2元彩票大乐透走势图连线|2元彩票双色球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fsalp.com.cn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奉獻精神題材感人搞笑小品《舍小
不忘初心廉政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部隊退役轉崗題材小品劇本《老兵
國慶等節日娛樂演出搞笑小品《人
不忘初心相關題材演講稿《四講四
社保服務題材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銀行卡安全宣傳教育相聲劇 8-6
煙草公司音樂快板劇本《宣 8-5
拒絕毒品小品,校園禁毒小品 8-4
贊揚醫護人員醫德正能量音 8-3
關于老師不收禮不收紅包最 8-2
有關搬遷的劇本,拆除違章搭 7-31
迎新生活動小品,迎新晚會小 7-30
司法調解糾紛案例劇本《司 7-29
提供偽造虛假材料證明文件 7-27
軍旅小品劇本搞笑新兵小品 7-26
醫院溫暖搞笑小品題材,醫院 7-24
適合郵政的幽默情景劇,郵政 7-23
關于城鎮居民養老保險好處 7-22
道路橋梁施工小品劇本(良心 7-20
中國農科院題材小品《灌溉 7-19
建筑公司活動劇本《我們的 7-18
最新銀行防詐騙搞笑小品劇 7-17
最新最搞笑關于國慶正能量 7-16
轉學小品劇本,同學之間互相 7-15
關于中秋節思念家鄉親人超 7-13
與公司食堂有關的小品劇本 7-12
部隊題材改革強軍正能量小 7-11
爆笑古裝宮廷小品劇本,古裝 7-10
部隊軍營八一建軍節強軍精 7-9
非法占用土地小品《知錯能 7-8
關于紅領巾的小品,少先隊知 7-5
教師節小品,教師節老師小品 7-4
中鐵五局年會小品劇本(深深 7-3
勞動模范,致富能手小品(鎮 7-2
團隊正能量感人情景劇劇本 7-1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其他電影劇本 > 《似水年華》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其他電影劇本   會員:SHLGDXgwj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2/24 13:52:58     最新修改:2019/2/25 9:58:54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fsalp.com.cn 
《似水年華》
作者:文木君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似水年華》

 

夜晚 酒館

 

無名:老板,再來杯啤酒。(滿臉醉態)

 

老板:阿昭,給這位先生來一杯大碗茶。

 

昭兒:好的。

 

老板:先生,你酒喝得太多了,來杯茶醒醒酒。

 

無名:你到底愛不愛我?你說啊!你說我是不是有病,為了一個女人做的傻事讓自己與自己爭執!我要醉得不省人事,我要喝酒,因為我開心,你管我!

 

老板:你看看我,年輕時喝酒多了,一肚子的水分。(說著將大大的啤酒肚抬放在柜臺上)

 

無名:大叔,你可真~真幽默(mai)啊!

 

阿昭:你可真滑(gu)稽!你們男人喝酒不是為了理想就是愛情!

 

無名:那你猜猜我是為了什么,我是為了……

 

(無名醉倒,呼呼大睡)

 

(鏡頭轉到酒館門口的掛牌,掛牌上面寫道:零點酒館歡迎你)

 

夜晚 家中(阿木和阿麗即將分手,阿木顯得漫不經心,阿麗心中戀戀不舍)

 

(臥室一張面對窗臺的書桌,掛鐘滴滴地響,煙在燃燒,筆在揮動著,天漸漸灰將下來,陳木然看著窗外,開心地笑著,忽然間路燈亮了,家家戶戶燈火通明)

 

獨白: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 ,我似乎再也沒有見過真正的黑夜

 

閃回 夏日傍晚 街道老樹下,幾個孩子啃著西瓜,旁邊的狗在啃著西瓜皮,樹上的知了叫個不停(“孤獨”二字的畫面)

 

蘇麗珍:你真的打算回鄉下住?(推開門,打開燈)

 

陳木然:難道你要一起嗎?(阿木沒有轉頭,一邊低頭寫作,一邊回道)

 

蘇麗珍:我想去尋找我的父親,跟著你回鄉下我想你會嫌我是個累贅,你一向是個獨來獨往的人!

 

陳木然:那也挺好!

 

蘇麗珍:你過兩天過生日,過完生日再走吧。

 

陳木然:前些日子我不是剛剛過過生日,怎么又要過?

 

蘇麗珍:陰歷和陽歷兩個生日嘛,過生日還不開心嘛。

 

蘇麗珍:對了,你走了真的不會再回來了嗎?

 

陳木然:或許吧,謝謝這段期間你的陪伴,很開心認識你。

 

陳木然:我出門去了。

 

蘇麗珍:你換身衣服再出去,每次穿那么邋遢干嘛,胡子拉碴的,頭發也不剪,像個山賊。

 

陳木然:隨便啦。

 

夜晚 街道

 

(陳木然在街道邊邊走邊喝酒,他突然停下來,倚著燈柱,看著地面上自己的影子,周圍的人來人往,零點酒館的鐘聲響起)

 

路人:老公,你看我今天剛剛買的手表,德國最新生產的手表,你看看怎么樣?

 

路人:你的眼光不錯哦,這種類型的手表啊,它的蓋子是采用……

 

路人:真的啊!

 

(路人情侶笑著消失)

 

夜晚 零點酒館

 

老板:零點酒館歡迎你,請問你要喝點什么?

 

陳木然:既然又來到了酒館,那就再喝一杯威士忌。

 

老板:阿昭,給這位客人來一杯威士忌

 

阿昭:先生,你的威士忌!

 

(陳木然望著杯中的茶慢慢睡著,老板走到門口)

 

老板:今晚累得夠嗆,歡迎大家來玩,找個位置隨便做,屋里可比外面亮堂多了。

 

(音樂響起,音樂代替敘事)

 

(陳木然趴在柜臺,漸漸醒過來,阿昭坐在柜臺一角看著酒館)

 

陳木然:小姐,請問幾點了?

 

阿昭;凌晨三點鐘。你看墻上的鐘。

 

老板:你說什么?沒聽清楚,再說一遍。

 

無名:我注意那個服務員好久了,你是老板,送個人情,你幫幫忙牽個線。

 

老板:為什么選我?

 

無名:因為你是她老板啊。

 

老板:因為我是她老板,所以你選我?

 

無名:是啊!

 

老板:大點聲音,我耳朵不好。

 

無名:所以我選你,你覺得我怎么樣?

 

老板:我打死你,你這個變態,敢打我女兒的注意。

 

無名 :阿昭,他是你爸爸啊,這杯酒我先干了,你隨意哦。

 

阿昭:爸,你干嘛打客人啊?

 

老板:昭兒,剛剛你沒聽到“我選你”嘛,哎呀,你離他有多遠就多遠,記得啊。

 

陳木然:謝謝你的茶。

 

老板: 不客氣,年輕人。

 

老板:歡迎各位來到“零點酒館”,后天是我的女兒的生日,一如既往地歡迎大家來酒館消遣,酒水全免。

 

陳木然:好巧,我也是后天的生日。

 

無名:阿昭,我喜歡的是你,不是你爸爸。

 

顧客甲:那我們是不是舉辦個舞會(唱歌(夜太美,盡管再危險,總有人黑著眼眶熬著夜)),大家一起夜夜笙歌,哇哦,逍遙自在的生活何時休啊。

 

顧客乙:我們可以舉辦一個半夜情侶舞會,大家各自在舞會上找到自己的伴侶,豈不美哉!

 

老板:這個提議不錯,就這么說定了,后天零點時刻,不見不散。

 

(眾顧客散去,遠方微微出現微光,五點鐘的鐘聲響起)

 

阿昭:你是有心事嗎?先生。

 

老板;阿昭,你這孩子,別瞎問。年輕人,天亮了,趕快回家吧,家人總該著急了。

 

(陳木然走到門口)

 

陳木然:對了,下次可不可以不要稱我先生,我的名字叫做陳木然。

 

閃回 白天 池塘邊

 

陳喬:你畫的是……?

 

陳木然:剛剛在陽臺邊曬太陽的是你嗎?

 

陳喬:是啊。

 

陳木然:所以說嘛。

 

陳喬:所以說畫的是我,是嗎?

 

陳木然:嗯嗯。

 

陳喬:我就說嘛,看第一眼感覺就是我,真的是我呀。

 

日出前 街道

 

(阿木獨自一人坐在街道邊,凌晨五點鐘,打掃馬路的人已經開始清理昨天一天的垃圾,早早地包子店便開門了,阿木望著屋子后面的晨光)

 

獨白:剛剛突然發現第一次我不是在酒館酒醉,而是在酒館酒醒!我順著那位姑娘手指的方向看著掛鐘,我問我自己:時針,分針,秒針,哪一個最重要?我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問自己這樣的問題?可能當時我的頭腦如同放電影般一秒一秒地逆時針轉動著,所以我認為秒針是最重要的!

 

出版社

 

(阿木今天拿著剛寫的小說到出版社,出版社很破舊,出版社的老板坐在里面抽著煙,他的桌子上堆著一堆稿件,他看完這一份,隨手把它扔在地上或者壓在煙缸下面)

 

出版社:今天又是什么稿件?

 

陳木然:最新的短篇小說《水面的愛情》。

 

出版社:嗯,聽名字貌似有點兒意思,你放這兒,找個檔期刊登一下,登刊費120

 

陳木然:好的,謝謝。

 

出版社:沒什么事你可以走了,下一位。(將稿子壓在了煙灰缸下面,旋即掉到地上)

 

陽臺

 

(陳木然點燃一根煙,用嘴吹著煙直至煙被吹完,旁邊的茶杯的茶葉沉在杯底,看著突然下起的小雨,蘇麗珍站在門口看著)

 

蘇麗珍:少抽點兒煙,你就是不聽。

 

陳木然:我們“試談”多久了?

 

蘇麗珍:三年零一個禮拜了。

 

陳木然:明天就不要再見面了吧。

 

蘇麗珍:你說可以就可以啊。

 

陳木然: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蘇麗珍:那~那我先出去買菜了,今天晚上想吃點什么?(阿木沒有回答,阿麗獨自一個人出去了)

 

(阿木靠近窗臺往下看了樓下的阿麗,隨后又繼續抽煙)

 

街道

 

(蘇麗珍在街道走著,在街角處停下掩面痛哭)

 

獨白:原來愛情是不可以試一試的,時間久了,真的會動心。我們從不相識到相戀,然后再恢復正常,三年的時候如同夢一樣。

 

閃回 站牌

 

路人:小妹妹,你在等車嗎?

 

蘇麗珍:是啊!

 

路人:這個點了,車子早就沒有了,旅館倒還是有的,你需要嗎?

 

蘇麗珍:請問住一晚多少錢?

 

路人:價錢嘛?好商量,先上去再說。

 

蘇麗珍:行。

 

閃回 巷弄

 

(一群壞人把蘇麗珍和路人圍住)

 

壞人:你是想要留下她一個人,還是陪她一起呢?

 

路人:和我搶人,你有膽量就來試試看,小妹妹,別怕。

 

壞人:小妹妹,你可別認為他是什么好人,他心里說不定正對你打著小算盤呢?

 

陳木然:你們干什么,朗朗星月之下想謀財害命嗎?放開他們,要不然我報警了。

 

壞人:又出來一個多事的,老子先把你干掉,給我打。

 

(一番打斗場面)

 

警察:舉起手來,一群無良少年盡鬧事。

 

壞人:快跑!

 

陳木然:你沒事吧,我扶你起來。等我一下!

 

陳木然:站住,放下你手中的包!

 

路人:大哥,出來混的,要不一人一半。

 

陳木然:警察,這兒還有人!

 

閃回 室內

 

陳木然:秋姨,還有空房間嗎?

 

秋姨:你來的正巧,還剩最后一間。

 

蘇麗珍:謝謝你,阿姨。

 

秋姨:叫我秋姨就好了。

 

陳木然:快進來吧。

 

蘇麗珍:謝謝你!

 

陳木然:我住你隔壁,有什么事情叫我一聲就好了,你今晚先在這里住下來。

 

菜市場

 

秋姨:蘇麗珍,來買菜啊!

 

蘇麗珍:是的啊,秋姨,今天阿木生日。

 

秋姨:那你代我向他說一聲,祝他生日快樂。

 

蘇麗珍:謝謝秋姨。

 

秋姨:我還等著喝你們倆的喜酒了,我先回家了,你慢慢買。

 

蘇麗珍:好的,秋姨。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和陳木然都希望你的到來。

 

酒館

 

(阿昭在房間睡覺)

 

阿昭:爸爸!爸爸!你不要走!

 

老板:阿昭,爸爸在這兒呢?不怕不怕。

 

阿昭:我又夢到爸爸走的那一天了,媽媽也不要我了,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他們都離開我。

 

(阿昭的眼淚不自主流了下來)

 

老板:不是還有我在你身邊嘛,有我陪著你呢,你想吃點什么,我上街給你買。

 

阿昭:嗯嗯。

 

(門關上,阿昭拿出畫板,畫紙上面是未完成的畫)

 

閃回 圖書館

 

陳喬:你畫的是水中的人影嗎?

 

陳木然:嗯,你怎么知道呢?

 

陳喬:我猜的啊!上次在池塘邊我就猜到了。

 

陳木然:那是我在池塘邊的第好多天了。

 

陳木然:陳喬,你怎么了,眼眶紅紅的。

 

陳喬:阿木,給你一個機會,完整地畫我一遍。

 

陳木然:真的是你,每天坐在陽臺邊,陽光正好的時候。

 

陳木然:好啊,那你不要動哦!

 

獨白:有一種美好的愛情真的可以像水一般渙散,沒有大海的波濤洶涌的壯觀,它常常發生在相戀之前,原來,愛情中最美好的往往在愛情發生前。難道真的是他?

 

十一 傍晚 室內

 

(阿木和阿麗在吃飯)

 

蘇麗珍:上午買菜時碰見了秋姨,她說她希望喝到我們的喜酒。

 

蘇麗珍:不可能了吧。

 

陳木然:謝謝你陪我度過了這幾年。

 

蘇麗珍:許個愿吧,傍晚時候許愿是最靈驗的。

 

蘇麗珍:你還記得當初第一次面對面聊天嗎?我問你,一個作家怎么打起架來像個山賊一樣兇悍?

 

閃回 室內

 

蘇麗珍:昨天晚上真的是謝謝你了,為什么你一個作家打起架來像不要命一樣?

 

陳木然:有一次老舍在酒館喝酒時,他和七八個人打起來了,最后你猜結果怎么著?

 

蘇麗珍:老舍是誰啊?

 

陳木然:老舍是一個作家,一個能夠寫出赤裸裸的現實的作家。

 

蘇麗珍:那他肯定輸了啊。

 

陳木然:是的啊,他晚上睡覺像戴了一個熊貓眼罩呢。那也未必,我不就打贏了啊。

 

陳木然:據說當時老舍說自己打架真的是拼了命去打,最后竟也和那幾個人打成了個平手,你說厲害不厲害。

 

蘇麗珍:轉眼之間三年過去了,昨天我還想著以后的種種,原來時間并不是一個保鮮柜,愛情終究還是丟了。

 

陳木然:最終我們仍舊在各自的時間線上獨自前行。

 

蘇麗珍:你看看你,和你在一起時間長了,我說話也便得文縐縐了,相處這么長時間從來沒有見過你真正笑過一次,總是一副孤獨的樣子,你不是還有我嗎?

 

蘇麗珍:陳木然,你還記得,我做了一道青菜燒竹筍,你當時給這道菜起名叫做“青菜是寶,片片白條”,然后你又給我講到……

 

陳木然:不要說了。(拍桌子)

 

陳木然:我這樣的人不適合和你在一起,我承認我的錯,其實我一直是“試一試”的心態,我一無所有,你跟著我干嘛,到底干嘛!

 

蘇麗珍:阿木,你不要這樣,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辦。

 

陳木然:對不起。

 

(敲門聲)

陳木然:秋姨,快進來坐。

 

秋姨:剛剛在路上碰阿麗,阿麗說今天是你生日,我特地訂了一個生日蛋糕,帶我這個老人一起過生日不知道行不行。

 

陳木然:秋姨,你這是哪里話,快坐。

 

陳木然:我先出去一趟,阿麗,我待會兒回來。

 

秋姨:哎,阿木~

 

(門關上)

 

十二 傍晚 街道

 

出版社店員:阿木,又去喝酒啊!(出版社店員在打掃垃圾)

 

陳木然:不喝了,我出來逛一逛。(看見垃圾桶中的自己的稿子,上面有煙頭燙過的痕跡)。

 

出版社店員:那干脆煙也不要抽了,年輕人,學我們小孩子抽什么煙。

 

(陳木然看著煙,搖搖頭)

 

十三 夜晚 街道

 

(無名拿著鮮花走過,陳木然與無名相對而行)

 

無名:今天晚上將花送給阿昭,不要問我花兒為什么這樣紅,因為今夜的你,花兒才會這般紅(唱調)

 

(陳木然與無名相撞)

 

陳木然:不好意思,你的花,我陪你重買一份吧。

 

無名:沒關系沒關系,我身上帶錢了,要不可以一起走。

 

陳木然:沒問題。

 

無名:我好想在哪兒見過你,應該是在~在“零點酒館”,是嗎?

 

陳木然:我晚上正有去“零點酒館”之意。

 

無名:那真是太beautiful了,我也是,我們先去花店再買束花,然后一道去“零點酒館”。

 

陳木然:你喜歡酒館老板的女兒?

 

無名:是啊,在我失戀的第一天我去這家酒館喝酒,我便喜歡上了她,你說巧不巧。

 

陳木然:加油。

 

無名:看你感覺不開心啊!

 

陳木然:為什么?

 

無名:因為經常不開心的人對于別人不開心更敏感,好比經常受傷的傷口對于撒在上面的一丁點兒鹽都感到疼呢。

 

陳木然:嗯?所以說,我是傷口,那么誰是鹽呢?

 

無名:哎呀,不要糾結我說的話合不合邏輯了,誰是鹽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你說對不對!

 

陳木然:我更像個爛人,徹徹底底的爛人一個!

 

無名:哎呀,不要這么自暴自棄嘛,來,你一起跟我做,一二三,深呼吸,人生如此美好。

 

無名: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陳木然;沒感覺。

 

無名:你要用心感受自己的話從心中慢慢升騰,順著你的氣管,最后從天靈蓋上面噴薄而出,你再用心來一次,一二三,深呼吸,人生如此美好。

 

無名:現在感覺怎么樣?

 

陳木然:有一點點感覺。

 

無名:是的吧,下次不開心就這樣做,心情好包治百病呢。

 

十四 室內

 

秋姨:陳木然這個混球,氣我我了,他回來看我怎么教訓他。

 

秋姨:阿麗啊,想放聲哭就哭出來吧,別憋在心里面。

 

蘇麗珍:為什么,為什么時間留給人的總是回憶,痛苦的回憶?

 

秋姨:阿麗啊,過去的終究會過去的,好好收拾打扮一下,晚上我們出去走一走。

 

蘇麗珍:秋姨!(抱著秋姨)

 

十五 街道

 

(秋姨和蘇麗珍在街道走,陳木然和無名在花店買花)

 

秋姨:阿麗啊,接下來打算做什么?

 

蘇麗珍:秋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你一定要教教我怎么留住阿木,沒有他我真的不行啊!

 

秋姨:要我說,男人嘛,多的是,但是你只有一個啊,可別因為陳木然那個混蛋讓自己折磨自己。

 

店員:三十五塊錢。

 

無名 :好的,謝謝。

 

無名:壞掉的這朵你先幫我拿著吧。

 

秋姨(心理獨白):好,為了讓蘇麗珍死心,看來必須這樣了。

 

秋姨:蘇麗珍,你看那是誰?阿木呀,站在在花店門口那個。

 

蘇麗珍:嗯,是阿木!

 

秋姨:阿麗,你先別喊他,我們先看看阿木在做什么,原來如此,現在我終于知道阿木為什么和你分手了?

 

蘇麗珍:為什么?

 

秋姨:因為他愛上了別的男人。

 

蘇麗珍:啊!秋姨,不會吧,我和阿木在一起這么久,應該不會的。

 

秋姨:阿麗,你看到旁邊那位了嗎?他那天晚上在酒館還想要非禮酒館老板呢。

 

蘇麗珍:那我現在去問阿木是不是真的。

 

秋姨:不要著急,今天晚上我帶你去酒館你就自然明了了。

 

秋姨:阿木啊,好巧,你這是要去哪兒?

 

陳木然:秋姨,麻煩你平時多多照顧阿麗,過幾天我就回鄉下了。

 

陳木然:阿麗,剛剛是我太過分了,但是我們真的不合適,我需要的是一位……哎,我一無所有,什么都給不了你。

 

無名:我們快走吧。

 

秋姨:走走走,趕緊走,小基佬。

 

無名:喂,干嘛說人家是基佬。

 

秋姨:呦呦呦,還不能說啊。

 

秋姨:阿木,我們先走了,祝你們倆玩的開心。

 

十六 街道

 

陳木然:我家里還有點事情要做,你自己先去酒館吧。

 

無名:那好。

 

十七 家中

 

(陳木然獨自一人在家,坐在書桌邊,煙在燃燒,茶杯中的茶葉翻涌,鐘表的滴滴答答聲)

 

獨白:我常常認為,我和她是兩顆擦肩而過的星球,瞬間擦出的火花溫暖了彼此,同樣的,湮滅也是在一瞬間。

 

(陳木然看著厚厚的稿子)

 

閃回 鄉下

 

(陳木然跪在父母面前)

 

陳木然:爸,媽,對不起,兒子不孝,沒能順利完成學業。

 

鄰居:這孩子,好好的大學突然不上了,成天想著搞藝術。

 

父親:你走吧,翅膀大了,想去哪兒飛就去哪兒吧。

 

獨白:人們總是喜歡將自己比喻天空的小鳥,因為它在天空飛翔得很自在,有一天,我問我自己為什么鳥巢要建在樹上,筑在風中,后來有一天我在池塘邊發現,不是所有的鳥巢都在樹上,都在空中的,有些鳥兒的天地并不是空中,而在小小的一方水面上。

 

(陳木然換上蘇麗珍剛剛洗凈曬干的衣服,他望著熨得整整齊齊的衣服發呆了)

 

閃回 家中

 

蘇麗珍:你看看你啊,胡子拉擦的,腿毛幾十年不剪,頭發留那么長,衣服的褶子也不知道用熨斗燙一下,整個人像個山頂洞人。

 

陳木然:你看看你,眼睛那么大,眉毛那么直,鼻子那么大,嘴巴也那么大。

 

蘇麗珍:你眼瞎嘍,我明明眼睛那么小,眉毛那么灣,鼻子那么小,嘴巴也那么小。

 

陳木然:所以我眼瞎啊!

 

蘇麗珍:不過像你這樣獨特的人真的讓人忍不住愛上你。

 

陳木然:不過像你這般美麗的人我也不忍心不愛你。

 

蘇麗珍:我眼瞎愛上了你。

 

陳木然:我也是。

 

蘇麗珍:親親。

 

(陳木然苦澀地笑著回憶)

 

(關門聲)

 

十八 酒館

 

(老板在擦拭酒館的桌子、鐘表等等)

 

無名:老板大人,阿昭在哪兒呢?

 

老板:把所有的桌子和裝飾品都擦一遍(老板將抹布扔給無名)

 

無名:哦!

 

阿昭:叔叔,我今天穿這件衣服怎么樣?

 

老板:阿昭啊,叔叔其實也挺舍不得你的,你暫且先不要回家好不好?

 

阿昭:我覺得在這兒每天很開心,我再也不想見到他們,雖然~時常會想到他們。

 

老板:我也很想念我的女兒,可是她很小就失蹤了。

 

阿昭:叔叔,你別哭啊,不是還有我一直在你身邊嗎?也謝謝一直以來你的照顧。

 

老板:阿昭,你今天是最美的。

 

阿昭:爸爸,我們出去準備準備吧。

 

老板:好啊!

 

老板:小子,事情做得怎么樣了?

 

無名:老板,我在認真做啊,是不是我做完了你就愿意把阿昭許配給我。

 

阿昭:爸,他說什么?他說你要把我許配給他!

 

老板:阿昭,你別聽她他瞎說,這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老板:神經!

 

無名:咦,這不是阿昭的照片嗎?好美,嘿嘿嘿,我自己留一張。

 

十九 街道

 

陳世:喂!

 

畫外音:陳警官,我們找到你的女兒陳喬了!在一個叫作“零點酒館”的地方!

 

陳世:好的,感謝你們的幫助!

 

畫外音:不客氣!

 

陳世(心理獨白)如果現在直接去把女兒接回來,那估計她多半死活不回來,看來必須想個辦法!

 

陳世:好,就這么辦,一箭雙雕我可真是太聰明了!我現在就打電話給霖霖!

 

二十 教室

 

(周霖在看晚自習,在班級講臺前坐著發呆,最近因為陳喬的事一臉疲憊)

 

獨白:沒事的,陳喬自己在外面過一陣子便會回來的!

 

(手機鈴聲響起)

 

學生:老師,你的手機響了。

 

周霖:什么事?(周霖看了一眼來電的是陳世)

 

二十一 酒館

 

老板:歡迎大家今天晚上來到“零點酒館”,今天晚上的情侶舞會正式開始。

 

二十二 酒館門口

 

無名:嘿嘿嘿嘿嘿,美麗的玫瑰花(《玫瑰玫瑰我愛你》音樂響起)

 

(陳世和周霖結伴而過)

 

無名:嗚嗚嗚,我什么時候才可以挽起阿昭的手呢?

 

二十三 酒館內

 

秋姨:阿麗,坐在那兒多無聊啊,過來一起跳舞。

 

蘇麗珍:秋姨,不用了,我想喝點兒酒。

 

秋姨:阿麗,看我的。

 

(秋姨跳舞時腳滑了)

 

老板:秋姨啊,你真是越老越風騷啊,當心閃著腰啊!

 

秋姨:你這個老頭子又想來揩我油。

 

老板:那我反過來讓你揩一下好了。

 

秋姨:過來一下,你幫我個忙……

 

老板:那沒問題。

 

(阿木走向柜臺旁的阿昭)

 

無名:老板,阿昭呢?

 

老板:送阿昭鮮花啊,我看你這么有誠意,我就先考驗考驗你。我和你說,其實啊,喜歡阿昭的人有好多呢?你看看,酒館里面只要沒有舞伴的心里都對我家阿昭打小九九呢?

 

無名:老板,這兒貌似都沒有伴侶哎。

 

老板:所以說啊,你的競爭對手太強了,接下來我給你一個考驗,你待會兒沖向阿昭,記住,一定要沖過去,如果你有勇氣沖過去,你就邁出了第一步。

 

無名:老板大人,太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了。

 

老板:然后你再……

 

無名:啊,阿昭,我喜歡你,我沖過來了。

 

(阿木趕快沖上去,陳木然和無名抱著跌倒在地)

 

老板:哎呦呦,我早就知道你是你是~

 

無名(內心獨白):我先把其他競爭對手趕走,然后向阿昭表明一切。

 

無名:是啊,沒有錯。那又怎么樣,你看什么看,別以為你塊頭大我就會把阿昭讓給你。

 

客人1:別別過來。

 

客人2:你,你不要過來哦!

 

無名:怎么了,怕了,怕被我傳染愛死病啊!

 

客人:什么?你有愛死病!

 

客人:老板,我我下次再來玩啊,我先回家哄老婆了。

 

客人:我~我媽還等我回家吃飯呢!

 

(鏡頭轉給阿木和阿昭,阿昭蹲下身來扶阿木起來然后坐在柜臺)

 

阿昭:阿木,你怎么樣?

 

(阿木看著阿昭穿的白裙子,他的思緒一下子拉到了從前)

 

閃回 教室

 

老師:本學期我們班級新來一位同學打架歡迎。

 

(陳喬穿著白裙子走進教室)

 

陳喬:大家好,我的名字叫陳喬,很高興認識大家。

 

老師:陳木然同學,課堂之上坐在倒數第二排還敢夢游,現在我罰你站在外面思過。

 

同學:陳木然,老師在叫你呢?你在畫什么啊,那么神秘的曲線。

 

陳木然:哦~哦,歡迎歡迎,很高興認識你。

 

(哄笑聲)

 

陳木然:當然是上帝創造出來的最美麗的曲線,神經。

 

阿昭:阿木!阿木!(阿昭用手在阿木眼前左右揮一揮)

 

陳木然:哦~哦,沒什么大事,我先出去一趟。

 

無名:阿昭,我有話和你說,我還有東西要送給你。

 

阿昭:你不要過來啊!我和你無親無故為什么要聽你講話?

 

無名:阿昭,你聽我說嘛,其實啊!

 

無名:阿昭,你別走啊,別走啊!

 

無名:老板,現在怎么辦啊,現在阿昭完全誤會我了。

 

老板:你自己看著辦嘍!

 

老板:敢和我搶女人,沒門兒。(老板一邊走向秋姨,一邊說)

 

秋姨:阿麗,你現在該相信了吧,哎,想不到陳木然小小年紀,竟然~

 

獨白:難道阿木真的是秋姨說的那樣才和我分手的?

 

二十四 街道

 

(陳木然奔跑著)

 

二十五 家中

 

(陳木然找出曾經的一幅畫)

 

獨白:難道真的是她?

 

二十六 酒館

 

(陳世和周霖跳著舞蹈)

 

老板:哇,真是一對神仙情侶啊,完美的轉身,天衣無縫的配合。

 

老板:好,我宣布,今天晚上最佳情侶得主是這~

 

老板:請問二位怎么稱呼?

 

陳世和周霖:不認識!

 

阿昭:爸,剛剛無名好像~

 

陳世和周霖:小喬。

 

阿昭:啊,爸,媽。

 

陳世:小喬,爸爸知道你一個人受了很多苦!

 

周霖:小喬,媽媽知道自己對不起你!

 

陳世:我一定不會再讓你受委屈,現在和我走。

 

周霖:媽媽知道自己平時關心你太少了,是媽媽錯了,和媽媽回去吧。

 

陳世和周霖:我們最好還是按照計劃來,要不然陳喬不會和我們走的。

 

周霖:陳喬,過來,媽媽和你說件事,我和你爸爸已經復合了,和我們回家吧。

 

陳世:是啊,和我們回家吧,爸爸媽媽再也不離開你了。

 

阿昭:真的嗎?

 

老板:阿昭,趕快和你父母回家吧。

 

阿昭:我會想你的,叔叔。

 

老板:真沒想到你們是阿昭的父母,你們怎么當父母的,就這樣把阿昭從身邊帶走了。

 

陳世周霖:阿昭?

 

周霖:哦!謝謝你這幾個月對阿昭的照顧。

 

陳世周霖:陳喬,先和我們回賓館吧。

 

阿昭:叔叔,我明天還會再來的。

 

二十七 街道

 

(阿木奔跑著)

 

二十八 酒館

 

陳木然:叔叔,阿昭人呢?

 

老板:剛剛和他爸媽走了。

 

陳木然:去哪兒了?

 

老板:去賓館了。

 

秋姨:阿木,你留下來陪陪阿麗吧,你真的很過分哎,你知不知道阿麗多么愛你啊!

 

秋姨:我先回家了。

 

老板:等等,MUSIC

 

(《你到底愛不愛我》音樂響起)

 

(老板走向秋姨唱道)

 

秋姨:我到底是不愛你的,我先走了。

 

陳木然:阿麗,對不起,我太自我了,我~我對自己的未來根本沒有信心。

 

老板:你們兩個慢慢聊,我先睡覺去了,丟一樣東西就等著每天晚上來看酒館吧。

 

蘇麗珍:沒關系啊,你有你特別的喜好,我無權干涉。

 

陳木然:這幾年來我一直一事無成,曾經我自嘲要成為一個三流的作家,現在感覺文章都快寫不下去了。

 

蘇麗珍:我看你是比三流更下流的作家,但愿你不要染上愛死病。

 

陳木然:啊?我雖然喝酒,抽煙,偶爾賭賭錢雅雅興致,我從來不包小姐,更別說做基佬了。

 

蘇麗珍:現在好了,明天你就走了。

 

蘇麗珍:可我還是舍不得你。(阿麗終于忍不住又痛哭)

 

(由近景切換到遠景,畫面漸漸淡出)

 

哥兩好,三星照,四喜財……你輸了,喝,哈哈哈哈……

 

(掛鐘在滴滴作響)

 

二十九 賓館

 

(陳喬坐在賓館的陽臺邊,陳世周霖在另一間室內)

 

陳世:女兒跟我走!

 

周霖:憑什么,女兒難道不應該跟我嗎?當初要不是你拋棄我們兩個人,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陳世:霖霖,你就原諒我嘛,我當初也只是想“試一試”而已呀,可誰知道……

 

周霖:試一試?你當是過家家啊!而且我告訴你,我已經為陳喬找了一位新爸爸。

 

周霖:自打我認識你,你就永遠沒個正經!

 

陳世:什么?算你狠。

 

陳世:不過我和你說,你和他不會有好結果的。

 

周霖:是嗎?我也想試一試看看。

 

陳世:不用試了,我已經試過了。

 

周霖:啊!我可真是沒想到,這幾年來,你的改變那么大。

 

陳世:哎呀,你搞錯了。我的意思是我和她已經~

 

周霖:那你不用想了,女兒跟定我了。

 

(陳世倒兩杯紅酒)

 

陳世:那我們坐下來慢慢聊,你說說女兒跟著你有什么好?

 

三十 酒館

 

(陳木然和蘇麗珍喝倒在柜臺,老板睡醒了)

 

老板:你們這群年輕人,喝醉了便醒了,醒了不久又喝醉了。

 

(蘇麗珍迷迷糊糊醒過來了)

 

蘇麗珍:叔叔,早啊!

 

老板:還不早呢,你看看鐘。

 

蘇麗珍:老板,拜托你一件事。

 

老板:直接說吧,能幫的一定盡力做。

 

蘇麗珍:請你不要叫醒他,讓他睡吧,如果他醒來,替我和他說一聲,讓他好好地回家,回家之后也要一直好好的。

 

老板:年輕人嘛,我當初處于這個年紀的時候,一樣地在愛情與自由、理想與現實之間掙扎,掙扎得越厲害,越痛苦,越會喝更多的酒,抽更多的煙。

 

蘇麗珍:我還記得最初和他在一起的時候。

 

閃回 家中

 

蘇麗珍:阿木,你以后想做什么啊?

 

陳木然:我以后想讓你每天讀我的稿子。

 

蘇麗珍:那我不就沒有空工作了嘛。

 

陳木然:但是我就想讓你讀我的稿子啊,你不需要工作,這樣生活多快樂啊,不要為生活所累。

 

獨白:那時候感覺他像個孩子一樣!

 

蘇麗珍:叔叔,謝謝你,他醒了別忘了我托你轉達的話。

 

三十一 酒館門口

 

老板:路上小心啊,回家喝杯茶醒醒酒。

 

蘇麗珍:我走了,叔叔。

 

(阿麗走后,老板獨自一個人坐下來,一會兒看看鐘,一會兒看看睡著的阿木,一會兒又看看門外)

 

獨白:剛剛睡醒總覺得酒館少了什么,阿昭或許不會來了吧。

 

老板:一個人,一個酒館,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人。(無奈地搖搖頭)

 

三十二 街道

 

獨白:我知道我現在只能不斷地安慰自己,一切的經歷無果時,其實經歷中遇到的人、事才是最值得珍藏一生的。

 

三十三 賓館

 

(陳世周霖兩人盤坐在床上,四目相對,氣喘吁吁)

 

周霖:我們還要爭論到什么時候?

 

陳世:我記錄了你方的不利條件,你看看哦!第一,作為教師,你哪里有很多的時間照顧陳喬;第二,作為教師,你哪里有很多的錢撫養陳喬;第三,作為教師,你已經有如此多的孩子等待著你去拯救,女兒交由你撫養萬分不妥;最后一條,因為你是一個人,撫養孩子困難重重,所以孩子暫時由我撫養,等你找到了愿意和你一起撫養的人再交由你撫養。好,本方發言完畢,現在輪到反方發言。

 

周霖:我方沒有發言內容,但是我告訴你,休想復合。

 

陳世:為了孩子的未來,為了你,也為了我,你不要走啊,有話好好談,怎么二話不說就走了呢。

 

三十四 黎明 賓館

 

(陳喬趴在床上,望著窗外隱隱約約的晨光)

 

閃回 班級門口

 

陳世:陳喬,我要你下次不準和那個窮小子在一起。

 

陳喬:為什么?爸,你不可以這樣。

 

陳世:還有~我和你媽媽離婚了,待會兒你媽媽來接你去外地其他學校。

 

(陳喬從辦公室跑出)

 

(隔壁房間沉重的關門聲,陳世的摔酒瓶的聲音)

 

(阿昭從賓館跑出)

 

三十五 黎明 賓館走道

 

周霖:陳喬,你要去哪兒來?

 

陳喬:不要你們管!

 

三十六 黎明 酒館

 

(阿木醒了,環顧四面發現沒有人)

 

獨白:阿麗呢?阿昭呢?

 

老板:阿木,你醒了啊。

 

陳木然:叔叔,阿麗人呢?

 

老板:她早就走了,她還順帶讓我給你捎句話,她希望你好好地回家,回家后也要好好的。

 

陳木然:那她有沒有說她去哪兒了?

 

老板:這個倒是沒說。

 

老板:來,喝杯茶,解解酒。

 

陳木然:叔叔,那阿昭呢?

 

老板:阿昭啊,她和她父母回家了。

 

陳木然:原來阿昭并不是你的女兒。

 

老板:那可別怎么說,怎么說她也是我干女兒,沒有了阿昭酒館怪冷清的。

 

陳木然:那我在哪兒應該能找到她?

 

老板: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陳木然:謝謝你了,叔叔,可以借根煙嗎?

 

老板:你們這些年輕人,一言不合就抽煙喝酒,一根煙,一杯酒,一生就沒有了。

 

(陳木然望著墻上的掛鐘,望著茶杯中翻騰的茶葉)

 

(無名跑進來)

 

無名:老板,阿昭呢?我要和她說清楚。

 

老板:她已經走了,估計再也不會回來。

 

無名:完了,完了,未戀先失。

 

老板:哎,阿昭本來不是我的女兒,只是那天……

 

閃回 酒館

 

獨白:那天晚上 ,所有人都走光了,我看見她坐在柜臺的角落處,一個人趴在哪兒喝酒。

 

老板:姑娘,酒館快打烊了。

 

阿昭:我不想回家。

 

老板:不回家家人該著急了。

 

阿昭:我沒有家。

 

老板:那你家人呢?

 

阿昭:我不愛他們了。

 

獨白:那天清晨,我猜她多半是喝醉了,和她講話總是對不上調兒,然后我就暫時留她在酒館。

 

無名:怪不得怪不得,你看看阿昭,你看看你,一個長相鬼斧神工,一個美得巧奪天工,我早該想到的,要不然也不會被你耍。

 

老板:拿過來,哦,原來你偷阿昭的照片。

 

無名:不是偷的,明明是那天擦裝飾品品時在一個花瓶中看到的,然后我就~

 

老板:那你還說不是偷,你是不是又對照片做了不該做的事。

 

無名:怎么會呢?阿昭那么清純,就算我脫光了在她面前,我也不會有非分之想的。

 

老板:神經,拿過來。

 

(照片被撕毀,老板和無名跌倒在地,陳木然拿起一片照片看)

 

獨白:難道真的是陳喬!

 

陳木然:老板,我先走了。

 

三十七 街道

 

(陳木然跑跑停停,車輛來來回回,加快敘事節奏)

 

秋姨:阿木!阿木!站住!

 

陳木然:秋姨,有什么事?

 

秋姨:阿麗在家收拾東西準備走了,你現在去追她還來得及啊!

 

陳木然:秋姨,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三十八 賓館

 

陳木然:請問今天有沒有這位姑娘來過?

 

店主:沒見過!

 

三十九 賓館

 

陳木然:請問……

 

店主:沒有!

 

四十 街道

 

(陳木然一人獨自在街道上走著)

 

四十一 家中

 

(蘇麗珍在寫信,寫完信將陳木然的衣服重新熨燙一遍)

 

獨白:阿木,謝謝這三年多來你的照顧,風要走,我怎么挽留呢?現在是2001年十二月八號早上八點一刻鐘,我的鐘表永遠地停留在這一刻了。

 

獨白:阿木,衣服一個星期燙一次才不會起褶子,如果你嫌麻煩,我特意請秋姨有空幫你把衣服熨一熨。

 

四十二 街上

 

(陳木然在街上走著)

 

(《四季》伴奏響起)

 

四十三 酒館

 

(老板在喝酒)

 

老板:阿昭,再也不會回來了。

 

阿昭:叔叔,一大早你怎么就在喝酒啊!

 

老板:阿昭,阿昭啊,我以為不回來了。

 

阿昭:怎么會呢?我說過我一定會回來的。

 

老板:你出去,出去!

 

阿昭:叔叔,干嘛趕我出去啊!

 

阿昭:叔叔,你怎么了?

 

老板:我想我女兒了。

 

阿昭:我不是在這兒嘛。

 

老板:我不是說你,我是說她。

 

老板:其實我年輕的時候,有過一個女兒,只是后來,我把她弄丟了!

 

老板:所以,你在酒館的時候我就特別開心,你走了,酒館也變得索然無味了。

 

阿昭:叔叔,你記得她身上有沒有明顯的特征,或許能找得到。

 

老板:這么多年了,茫茫人海怎么找呢?我記得她的后背有一個胎記。

 

阿昭:應該找得到的,叔叔,你放心。

 

老板:剛剛阿木來過酒館找你。

 

阿昭:阿木現在在哪兒呢?

 

老板:出去了,估計還在街上吧。

 

老板:阿昭啊,我一個人坐會兒,你去找他吧。

 

四十四 街道

 

(阿木遠遠地望著陳喬)

 

陳木然:真的是你嗎?

 

陳喬:真的是你嗎?

 

陳木然:跟我走!

 

(阿木拉著陳喬的手跑動著)

 

四十五 欄桿旁

 

陳喬:真的沒有想要在這兒遇見你。

 

陳木然:這一路說來話長。

 

陳喬:你現在做什么?

 

陳木然:我現在寫稿子!

 

陳喬:記得你以前喜歡畫畫呢?

 

陳木然:是啊!我最近寫了一部短片小說《水面的愛情》,要不要看一下。

 

陳喬:可以啊!

 

(阿木翻開稿子的第一頁)

 

四十六 家門口

 

媽媽:阿木,記得早點回來啊!

 

陳木然:媽,我知道了。

 

四十七 街道

 

(阿木騎著單車,背著畫板)

 

四十八 公園池塘邊

 

(陳木然穿穿梭梭走到池塘邊放下畫架,看著湖面)

 

四十九 欄桿邊

 

陳木然:我還記得那天池塘的魚兒,如果不是那些魚游來游去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或許就不會注意到倒映在水面的你的影子了。

 

陳喬:那也許就不會有后來的事了。

 

陳木然:那個時候我常常有寫日記的習慣。

 

閃回 家中

 

(陳木然在書桌前寫日記)

 

獨白:清風徐來,水波不興,魚兒一會兒“魚戲蓮葉東”,一會兒“魚戲蓮葉南”,一會兒“魚戲蓮葉西”,一會兒“魚戲蓮葉北”,突然魚兒沖向蓮葉中的一片白色倒影中……

 

陳喬:池塘邊,初相見,游魚繡羅裙,春風醉清水,漣漪朵朵。

 

陳喬:想不到你的文采那么好!

 

陳木然:那你再繼續往下看。

 

五十 教室

 

阿新:暑假終于結束了,好困啊!

 

阿新:阿蒙,你怎么又胖了?

 

阿新:別打,別打,下手輕點,你不是胖,你是壯,壯壯。

 

阿新:陳木然,中午放學后,我們一起去看畫展呀,薩爾瓦多·達利的畫展。

 

陳木然:好啊!

 

阿新:陳木然,怎么開學第一天你像丟了魂兒似的。

 

畫外音:老師來了,老師來了!

 

老師:今天班級來了一位新同學,大家歡迎!

 

五十一 校園

 

阿新:阿木,你跑這么快干嘛!

 

陳木然:阿新,今天我媽做了我最愛吃的土豆泥,我先回家了,下次去看畫展吧!

 

五十二 街道

 

(阿木在街上騎著車)

 

警察:停車!停車!前面是紅燈沒看見嗎?

 

陳木然:叔叔,很抱歉哈,剛剛沒注意!

 

五十三 家中

 

(阿木匆匆走進臥室找出那天池塘邊畫的畫)

 

獨白:水面的人影怎么和她如此相像,難道真的是她?

 

五十四 欄桿旁

 

陳喬:我記起來了,當時你一個人傻傻的站了起來,說了句:“歡迎歡迎,很高心認識你”

 

陳喬:對了,那天你在畫什么啊?

 

陳木然:其實那天也沒畫什么,感覺像夢游一樣,馬克筆在紙上滑呀滑,一團亂糟糟的曲線。

 

陳喬:我看看你下面寫了什么。

 

五十五

 

阿新:阿木,快下來啊!

 

陳木然:好的,快了!

 

陳木然:媽,我和阿新出去了。

 

媽媽:阿木,外面下雨了,帶把傘!

 

陳木然:我帶了,媽,我走了!

 

陳木然:阿新,阿蒙人呢?

 

阿新:他說他今天家里有事!

 

陳木然:哦,那我們走吧!

 

阿新:阿木,雨越下越大了,你帶傘了嗎?

 

陳木然:帶了!

 

阿新:我沒帶!

 

陳木然:這雨越下越大了,我們兩人打一把傘!

 

阿新:啊!阿木,你說什么?我沒聽清楚。

 

陳木然:我說我們先趕快騎到那兒吧!

 

五十六 室外

 

阿新:我的天啊,下雨天,竟然有那么多的人來看畫展,這隊要排到啥時候啊!

 

陳木然:這是薩爾瓦多·達利的畫第一次在全國各地展出,來的人自然不少了。

 

阿新:我們先去后面排隊吧!

 

陳木然:阿新,這傘你先打著,我去買幾包紙。

 

陳木然:好的,那你過馬路小心點啊!

 

五十六 馬路

 

(陳喬從出租車中出來)

 

陳喬:謝謝叔叔!

 

司機:姑娘,外面雨大,你注意安全。

 

(阿木從馬路這邊到那邊,陳喬從馬路那邊到這邊)

 

五十七 隊列

 

路人甲:我剛剛就站在這兒的,剛才只是去了趟廁所。

 

路人乙:你有什么證據?

 

路人甲:你這人,還講不講理!

 

路人乙:沒人替你作證,你就不可以站在這兒!

 

阿新:過分!

 

阿新:弟弟,你怎么走錯地方了,我一直站在這兒啊!

 

路人乙:哦,哦,我這記性!

 

阿新:無理!

 

(陳喬從對面走過來)

 

阿新:那不是班級剛轉來的新同學嗎?

 

路人丙:喂,前面的人,你們還走不走?

 

阿新:位置你先幫我留著,我去去就來。

 

五十八 隊列外

 

阿新:嗨,好巧,你也來看畫展。

 

陳喬:請問你是?

 

阿新:哦,我們是一個班級的,我叫做阿新。

 

陳喬:哦,我叫陳喬。

 

阿新:我記得。

 

阿新:你沒帶傘,要不進來一起打吧。

 

陳喬:沒事的,不用了,謝謝你啦!

 

阿新:你看著雨,越下越大,趕快進來吧。

 

陳喬:那好,謝謝你。

 

五十九 馬路邊

 

(阿木站在馬路邊,看著馬路對面的景象)

 

獨白:阿新怎么會和她在一起。

 

司機:喂,走路不長眼睛啊,有沒有看到車子啊!

 

六十 隊列

 

陳木然:阿新!

 

阿新:阿木,你回來啦!快進來吧。

 

(陳木然看著依然很長的隊伍,似乎明白了什么)

 

陳喬:你和阿新是朋友呀,我叫陳喬,你好,謝謝你們的傘,用紙把頭發擦一擦吧。

 

陳木然:阿新,剛剛我媽打電話來說,家里有點事情,今天我看不了了,你和陳喬去看吧。

 

六十一 欄桿

 

陳喬:你當時想錯了!

 

陳木然:小說畢竟不是完全真真實實的,虛構的成分還是很多的。

 

陳喬:所以你是順著最后的結果一步步往前構思。

 

陳木然:繼續往下面看一看。

 

六十二 家中

 

(陳木然躺在床上,放有那日在池塘的畫的畫板放在窗前,窗外一輪明月,云朵忽聚忽散)

 

(陳木然翻身起來趴在床上打開日記本)

 

獨白:我現在很想知道我畫的人是不是她,我現在仿佛患上了“少年維特的煩惱”。那天下午,魚兒懸浮,我心招搖,湖面的藍天中分明多了一朵白云,從高樓的倒影中探出頭來,微風拂過,如同白蓮花婀娜擺動。

 

 

(天空漸漸明亮,阿木一夜未眠)

 

獨白:那我中午再去池塘,如果上天眷顧這段緣分,那就再讓我見到她。

 

六十三 池塘

 

(阿木來到池塘,一會兒倒影又出現了)

 

獨白:那天,倒影只出現了一會兒,然后便不見了,我看到水面的游魚慢慢沉下去,我想我找個機會直接問你便好了,我去了書館。

 

(獨白的時候畫面漸漸過渡到現實的欄桿旁)

 

六十四 欄桿

 

陳木然:你還記得那個書館嗎?

 

陳喬:我記得啊,那個書館有三層,它的構造模仿了明朝虞素臣建造的書樓,上下共分為三層,每一層上各有一個匾式,分別作不同用途。第一層的額匾上有四字云:與人為徒,第一層更側重于古今的作家;第二層的額匾上有四字云:與古為徒,第二層更側重于作品的古典性;第三層的額匾上有四字云:與天為徒,第三層主要供讀者讀書自習之用。

 

陳木然:想不到這些年過去了,你還記得那么清楚。

 

陳喬:其實并沒有什么會被遺忘,記憶的盒子總是冷不丁地跳出來曾經的某一個片段,每一個片刻重新閃入腦中的幾率并沒有很大差別。

 

陳木然:人總是帶著點記憶活著的。

 

六十五 池塘邊

 

(阿木望著空空無也的池塘,打開筆記本放在畫板上)

 

獨白:同樣的巖石伏在青草邊,同樣的太陽懸掛在頭頂,同樣的幽靜,我凝望一方蓮葉叢中,不一樣的是沒有蓮葉叢中的一片白了,“心上人是水中影”。

 

六十六 書館

 

(陳木然在路上推著車子,將單車停在門口)

 

同學甲:嗨嘍,來看書啊!

 

同學乙:阿木,我先回去了!

 

(阿木在書館的一樓轉著)

獨白:在書館這樣迷宮般的地方,我常常會迷路,有那么一瞬間,我竟分不清現實與小說。

 

(陳木然上樓,陳喬站在書架旁看書,阿新從后面走來)

 

阿新:陳喬,好巧啊,你在看書啊!

 

陳喬:阿新!我是剛剛才到。

 

阿新:你在看什么書?

 

陳喬:《十二樓》,你呢?

 

阿新:我是來送人禮物的,順便找幾本小說看一看。

 

阿新:陳喬,花送你!

 

獨白:這樣會不會太唐突了。

 

陳喬:阿新。

 

陳喬:其實我~一直把你當做朋友。

 

陳木然:陳喬,你的眼眶怎么紅了,我是不是太魯莽了,真的很對不起啊!

 

陳喬:不是的,阿新,不關你的事。

 

(阿木和阿新的眼光交接一刻)

 

阿新:陳喬,我~我先去一趟洗手間。

 

六十七 書架旁

 

陳木然:陳喬,好巧啊,在這兒能碰見你。

 

陳喬:阿木,你也來看書啊。

 

陳木然:是啊,剛剛在公園寫生,發現沒有什么可描摹的,便來書館看看書。

 

陳喬:,那天真的很對不起,我本來不應該~,要不然你也不會衣服濕透透。

 

陳木然:沒事的,對了,你在看什么書啊!

 

陳喬:《十二樓》,我可以觀賞你畫的畫嗎?

 

陳木然:可以啊!

 

陳喬:你畫的是池塘,池塘中有游魚、蓮葉,還有水中的人影。

 

陳木然:你怎么覺得是水中的人影?

 

陳喬:因為白色的衣服我覺得很熟悉。

 

閃回 教室

 

陳喬:大家好,我叫陳喬,很高心認識大家。

 

陳木然:陳喬,那我可以照著你的樣子補全這張畫嗎?

 

陳喬:好啊!

 

陳喬:給我看看你寫的是什么?

 

陳喬綠樹陰濃夏日長,樓臺倒影入池塘。

水晶簾動微風起,并最南來一味涼。

 

陳木然:陳喬,這幅畫送給你了,她本身就是為你而作的。

 

陳喬:真的嗎?那我送你本書吧,《十二樓》。

 

陳木然:好啊,那我先回家了。

 

陳喬:拜拜。

 

(陳喬眼眶流出眼淚,阿新走過來)

 

阿新:陳喬!陳喬!你怎么了?

 

陳喬:阿新,我先回家了。

 

六十八 傍晚 街道

 

(陳木然騎著車)

 

陳木然:耶!

 

獨白:我記得她的樣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兩道彎彎如彎月的眉毛是用太陽色勾勒而成,鉤動著他懸空的心,一身的潔白是用白云色調配而成,再熏以芙蓉的幽香,深夜常常暗香浮動,魚兒在裙裾四圍嬉戲,裙擺在水面轉著圈兒。

 

六十九 欄桿

 

陳木然:那一刻我真正體會到何謂“起情氛無心露影”。

 

陳喬:很多情都是不經意間流入你心中的一股流水,然后匆匆流走。

 

閃回 校園

 

陳木然:校長找你會有什么事呢?

 

陳喬:不知道呢?去了就知道了。

 

校長:進來。

 

陳喬:我進去了!

 

(陳世和校長站在一起)

 

陳世:陳喬,爸爸和你說件事,你不要生氣。

 

陳世:我和你媽媽離婚了!

 

陳喬:為~為什么?你們一直不是好好的嘛,干嘛無緣無故要離婚?

 

校長:一時半會說不清楚,還有你以后再也不要和那個窮小子在一起了,還有我去外地工作了,你和你媽媽也會搬到外地。

 

陳喬:為什么這么突然的告訴我,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絕對不會和陳木然分開。

 

校長:陳喬,這件事情由不得你!

 

(陳喬跑出辦公室,《中學時代》響起)

 

七十 操場

 

(下著雨,阿木在跑步,陳喬蹲在角落獨自哭泣,《中學時代》響起)

 

獨白:他們說,想要哭的時候跑步將身上的水分蒸發,便沒有眼淚流了,我感覺我身上的水分一滴一滴從身上流下,如同過往的一幕幕從我心中消逝,我的心更并沒有好受些,反而愈加難受。

 

獨白:那天下午,我和陳喬一起做了最后一件事情,我決定將我的日記埋在學校的梧桐樹下,我們找來了鐵鍬,鏟子,將日記本放在了盒子中,深埋在樹下的泥土中,碰巧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日記本渾身上下濕透了,好像流淚了一樣,我們一起一寸一寸地蓋上泥土。后來,陳喬來信說,她現在有寫日記的嗜好,我也時常來樹下坐一坐,但是不久我便退學了。

七十一 欄桿

 

陳木然:你還記得你送我的《十二樓》嗎?

 

陳喬:我記得。

 

陳木然:后來我再一次去相遇的池塘邊寫生。

 

閃回 池塘邊

 

(阿木來到池塘邊,支起畫架,打開日記本)

 

(阿木翻開《十二樓》)

 

獨白:沒關系,我已經在畫紙上永恒地留下了她,我這樣安慰自己道。我以為將日記埋在樹下便會將記憶塵封,我過分天真了,我的日記本依舊時不時想起她,我的筆還是離不開她。我的眼睛注視著水面的太陽,時間從水面的太陽的緩緩移動中,我時不時抬頭眺望高樓,希冀還可以覓得她的倩影。

 

陳木然:你知道嗎?你送我的《十二樓》中的第一篇叫做“合影樓”。

 

陳喬:我記得。

 

陳木然:后來,我抽空寫《水面的愛情》,斷斷續續地寫了很久,中途放棄過幾次,直到有一天,我翻開你送的《十二樓》細細地看,再次下定決心將它寫完。

 

陳喬:這些年過去了,想不到你記得這么深。

 

陳木然:后來我獨自一人去看了薩爾瓦多·達利畫展。

 

閃回 畫廊

 

(陳木然獨自一人在畫廊看畫展,凝望著薩爾瓦多·達利的《記憶的永恒》)

 

獨白:我看著薩爾瓦多·達利的《記憶的永恒》,我漸漸明白,原來記憶真的可以永恒的,時間如同流水一般繞著鐘表轉著圈兒,有時候,我望著鐘表,我知道記憶一直在秒針上流動著,更多的時間我們并不會想起,但是一旦想起,我們竟會很長時間忘記時針和分針的存在。

 

七十二 欄桿

 

陳喬:你后來退學是因為什么?

 

陳木然:原因很多。

 

閃回 學校

 

陳木然:阿新!阿新!你站住!為什么你突然躲著我!我們之間到底有什么不能說的!

 

(阿新跑開)

 

閃回 阿蒙家

 

阿蒙:阿蒙,阿蒙,你到底在不在家?如果你在家的話你就出來見我?干嘛總是躲著我。

 

陳木然:我不知道為什么?他們突然一聲不吭,無聲無息地便從我的生活中隱匿了!

 

陳木然:我知道家里已經快供不起我上學了,我干脆退學,我和他們說,我不想學美術了,于是我……

 

閃回 家中

 

陳木然:爸,媽,對不起,我不想上學了,你們就讓我一個人去外面闖吧!

 

爸爸:好!你這個兔崽子,現在翅膀硬了,你現在就給我走!

 

(阿木跑開)

 

(阿木走在家鄉的小道上,《四季》音樂響起)

 

陳木然:我真的沒有想到到我們還會再見面!

 

陳喬:分別久了,便會重逢的。

 

陳木然:你怎么會在“零點酒館”?

 

陳喬:說來也話長。

 

七十三 公司

 

老板:請問我的“零點酒館”如果賣掉的話,大概能賣多少錢?

 

客服:你稍等一下!先喝杯茶。

 

老板:哦,好的,好的!

 

客服:我剛剛幫你查了一下,你的酒館屬于比較偏僻的地方了,而且營業額也不是很多,估計賣不了多少錢!

 

老板:每天來我酒館的多是常客,所以也沒有掙很多錢,大家圖的就是開心,現在酒館人越來越少了,我也打算回老家去安度晚年了,所以請你幫幫忙,盡快將我的酒館賣出去。

 

客服:大叔,這樣吧,你先回家,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

 

老板:好的,那謝謝你了!

 

七十四 街道

 

(老板獨自一人在街上走著)

 

七十五 酒館

 

(墻上的鐘擺滴滴答答,老板在門口,鐘擺的玻璃殼上映著他的身影,老板環顧著四周)

 

閃回 酒館

 

老板:姑娘,昨晚你喝多了,說了些胡話!你不回家家人現在肯定很著急。

 

阿昭:叔叔,你這兒收零工嗎?我想在這兒打工!其實我沒有家人,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在外面的。

 

老板:我這人不收零工的。

 

老板:要不這樣吧,我這兒有一間空房間,你每天給我幫幫忙,然后你就住在這兒。

 

阿昭:真的嗎?那太好了,謝謝了,叔叔!

 

老板: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阿昭:叔叔,你叫我阿昭就可以了!

 

七十六 欄桿

 

陳木然:所以你從那以后就一直呆在酒館?

 

陳喬:是的啊,叔叔人特別好,待我就像待自己的女兒一樣。

 

陳木然:他沒有妻子和子女嗎?

 

陳喬:前不久叔叔說起他曾經有一個女兒,后來女兒有一天突然失蹤了,他只記得她的女兒后背有一個胎記,不過那么多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

 

陳喬:阿木,我先回賓館了,你要多保重。

 

陳木然:陳喬,我們還有可能見面嗎?

 

陳喬:嗯,你看,現在是2001年十二月九號早上九點五十二分,我們上一次見面是在1999年的校園,說不定下一次我們又會在什么地點什么時候遇見呢?

 

陳喬:阿木!謝謝你還記得過去,我希望你好好地以后。

 

七十七 街道

 

(阿木在街上走著)

 

獨白:僅僅在兩天之內,有兩個女人對我說:“希望你以后好好的”,同樣的,她們在說完這句話之后,我們或許永遠地不會再見面了。

 

(阿木走在街道上,老板坐在酒館里,陳喬在路上往旅館跑著,蘇麗珍在家中打開門,背上行李)

 

(《至此流連各天涯》響起)

 

七十八 街道

 

(阿木在街上走著,路過出版社)

 

報社老板:把這些來稿都拿出去退掉!照這個樣子下去,我們報社遲早要倒閉。

 

工作人員:老板,其實吧,我覺得有些寫得蠻好的,比如這篇吧,以《十二樓》中的“合影樓”為原型寫的小說,還有這篇小說,將目前報社處境的困難以及投稿者與報社之間的利益關系寫得蠻真實的。

 

報社老板:現在與以前大不同了呀,現在報社的生存都是一個問題,更別提報社自己出錢為那些作者出版了!我做了這么多年的報社,報社是如何一步步沒落下去的,我心里最清楚不過了。

 

(一個投稿人走進來)

 

投稿人:老板,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肯出錢,你就肯幫我出版嘍!好!,既然這樣,我出二十萬,將我的這本《悲傷之城》出版。我在這本書中,主要想探討人在社會環境下,如何以自我毀滅的方式來反抗社會的。你覺得怎么樣?

 

工作人員:無論投稿人付多少錢,我們報社都是要多次審核,只有通過審核才可以出版!

 

投稿人:你是嫌錢少嗎?好!那我再出二十萬!

 

報社老板:小刀啊,這些稿件你拿出去扔掉吧。我和這位先生談一談出版合作的事情!

 

工作人員:老板!哎!

 

(工作人員拿著一堆稿子走到街上的垃圾桶旁,站在那兒,阿木看著那些即將被扔進垃圾桶的稿子)

 

閃回 傍晚 家中

 

(阿木在書桌前寫作,蘇麗珍站在門口)

 

蘇麗珍:阿木,吃晚飯啦!

 

陳木然:我沒有胃口,你先吃吧,不要等我了。

 

蘇麗珍:那你待會兒再寫嘛,你快看看我今天晚上做了什么菜。

 

陳木然:我說了你自己先吃,我還有稿子要寫!下次我在寫作的時候不要煩我!

 

蘇麗珍:那好吧,我先把晚飯保溫,你慢慢寫!

 

(阿木出去吃飯)

 

陳木然:我們先吃飯吧!阿麗!剛剛對不起,我對你亂發脾氣了。

 

蘇麗珍:那讓我看看你寫的稿子?

 

陳木然:等等,阿木!我讀給你聽,好不好!

 

蘇麗珍:好啊!

 

陳木然:你聽哦!

 

陳木然:我愛你!

 

閃回 陽臺

 

(阿木和阿麗依偎在一起,《夏夜晚風》響起)

 

七十九 街道

 

(投稿人走出來,臉上帶著笑容,工作人員瞥了一眼,又看看即將丟進垃圾桶的,收回了手,騎上了自行車)

 

工作人員:老板,出版社即使再窮也該有最后的堅持啊,可能我不在其位不懂其受,但是我知道出版社如果連最后的原則都沒有了,與其行尸走肉,那倒不如~

 

報社老板:我就問你,你還想不想干了?就算我們不收他們的錢,他們依然會有很多途徑出版一些盜版書籍!

 

工作人員:老板,對不起,我做不下去了!我現在就一家一家把稿子退給他們,我要告訴他們,他們一定會實現自己的理想的!

 

(工作人員跑出來,陳木然沖向那個投稿人扭打一團,工作人員沖上去)

 

投稿人:小子,你想干嘛?想打架嗎?你可別找打!

 

工作人員:別打了,你快走!快走!

 

投稿人:你個小子,敢幫他打老子,等著被你老板炒魷魚吧!

 

工作人員:去啊!現在讓你看看人是如何自我毀滅的!

 

八十 樓下

 

蘇麗珍:秋姨,我走了,你要多保重!

 

秋姨:阿麗,你真的決定離開阿木嗎?其實上次那件事是我騙你的,陳木然根本沒有喜歡男的那回事。

 

蘇麗珍:秋姨,其實我知道你是為了讓我對阿木死心才騙我的,現在我對阿木死心了,我也該走了!

 

秋姨:蘇麗珍,你等阿木回來再走吧,說不定他只是一時腦熱發糊涂了才要和你分手的。

 

蘇麗珍:或許他現在已經在老家了,如果我們還有可能,昨天晚上~,我們不再有可能了,我很了解阿木。

 

蘇麗珍:秋姨,請你幫我把這封信轉交給阿木!

 

(阿麗獨自一人走著)

 

獨白:昨天晚上,我等了一個晚上,我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挽留,我也沒有等到他開口,曾經有一天我對著奶茶,問阿木。

 

閃回 家中

 

蘇麗珍:阿木,你說如何才可以讓奶茶不過期呢?

 

陳木然:你把奶茶放在冰箱里冷藏,不要碰它,就好嘍!

 

蘇麗珍:阿木,我發現了一種比放在冰箱冷藏更好地不讓奶茶過期的方法。

 

陳木然:什么方法?

 

蘇麗珍:你看,喝掉它就可以啦,嗝,雖然有一絲絲苦。

 

獨白:那個時候我笑阿木不認真,放在冰箱里依然會被細菌侵蝕,即使沒有細菌也就自己慢慢腐爛,現在我笑我自己天真,與它在一起三年了,它最后在我身體中變質腐爛了,我的身體感到一種撕裂感,那種由內而外的。

 

八十一 酒館

 

(電話響)

 

老板:你好請問哪位?

 

客服:請問是賣酒館的嗎?

 

老板:嗯嗯,是的是的。

 

客服:有人愿意出二十萬買下你的酒館,人差不多晚上的時候他們會過去!

 

老板:好的好的,謝謝你,我一直都在酒館。

 

(阿木跑進酒館)

 

老板:阿木,你的臉怎么回事?你先坐這兒,我去給你拿藥水!

 

老板:你打架了?怎么那么不小心?

 

陳木然:被狗咬了!叔叔,還有酒嗎?

 

老板:你現在還想著喝酒,我可真是搞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不過看在你以后可能再也喝不到我的酒館的酒了,我就再請你喝一杯!

 

陳木然:喝一杯怎么行,我要喝十杯!

 

老板:你看看你,還沒有喝呢就說胡話了。

 

陳木然:我沒有說胡話,我很清醒,不信我證明給你看!

      

陳木然: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以后可能就喝不到你的酒館的酒了,你說,到底為什么,為什么說我以后可能再也喝不到你酒館的酒了,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我要走了!

 

老板:年輕人,你又喝多了,我的酒館不該是你醉的地方,應該是你醉醒的地方!

 

老板:我去給你拿杯醒酒茶!

 

(周霖路過酒館)

 

周霖:老板,你好,請問陳喬有沒有在這兒?

 

老板:你是昨天晚上的那位,你是陳喬的媽媽!

 

周霖:我是她媽媽,這幾個月謝謝你對她的照顧!今天早上她突然跑出去,轉眼間人就沒影了!

 

老板:我這個老頭真是搞不懂你們父母怎么做的?剛剛離開酒館人又不見了,阿昭能去哪兒呢?

 

周霖:是我們不好,我們以為騙陳喬我和他爸爸和好了,她就會回來!一定是昨天晚上陳喬聽到我和她爸爸又在爭吵,知道我們和好是騙她的!老板,你知不知道陳喬平時都去哪兒?

 

陳木然:阿姨,陳喬應該回家了,你放心!

 

周霖:你怎么知道?

 

陳木然:阿姨,你還記得我嗎?陳木然!我剛剛在路上碰巧遇見了陳喬。

 

閃回 街道

 

陳木然:陳喬,好巧啊,你去哪兒?

 

陳喬:好久不見啊,陳木然,我回賓館啊,爸爸和媽媽在賓館,他們好不容易找到我,剛剛沒和他們說一聲就出來了,這會兒他們該著急了!

 

陳木然:我估計陳喬現在在擔心你去了哪兒了呢!

 

周霖:想不到在這兒見到你!最近還好嗎?

 

陳木然:挺好的,打算在酒館再呆兩天便回老家過些日子。

 

周霖:阿木,其實我心中一直有個疑惑?為什么當時你和陳喬分手后不久你便退學了?

 

陳木然:其中緣由有很多吧,老師!后來我迷戀上了文學,對于我們這些窮人來說,喜歡上藝術是一件要命的事,我們總要不得已地做一些事情。

 

周霖:你畫畫也是很好的!想想有點可惜了。

 

陳木然:一路上走來,可惜的事情太多了,前一秒,這一秒,后一秒,都有遺憾的事情發生或即將發生,我現在靠寫一寫稿子養活自己。

 

周霖:我先回賓館了,阿木,謝謝你!

 

陳木然:老師,慢走,我祝福你們家庭美滿!

 

老板:阿木,你怎么認識阿昭,你又怎么認識阿昭媽媽的?怎么那么巧,短短兩天之內竟然那么巧!

 

獨白:所有的事情都在兩天內發生了,我自己都沒有想到在回老家之前發生了那么多事,現在的,過去的,事情一下子攢在一起打在我身上,像拳頭一樣!

 

陳木然:和阿昭認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還是在……。

 

八十二 賓館

 

陳世:這便是當年爸爸和媽媽分開的原因!爸爸心里很后悔,但是我現在無論做什么她都不會回來了?我該怎么辦?

 

陳喬:爸爸,如果你還深愛著媽媽的話,我相信媽媽一定能夠感受得到!

 

陳世:陳喬,爸爸對不起你,讓你和媽媽一直在受苦!

 

陳喬:我也常常讓媽媽擔心!我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還像小時候一樣惹媽媽傷心!

 

陳世:沒事!寶貝!爸爸一定會讓我們一家人再一次團聚的!

 

陳喬:其實我已經離家兩個多月了,兩個月來我一直住在開“零點酒館”的叔叔家,是叔叔好心收留了我,他待我就像親身女兒一樣。爸爸,我一直很想你!

 

陳喬:爸爸,我想去酒館和叔叔告別,我答應他我還會回酒館的。

 

陳世:好的,我們現在就去吧!

 

八十三 街道

 

陳喬:爸,你看,是媽!

 

陳喬:媽!

 

周霖:陳喬,你跑去哪兒了,讓我到處在找你!

 

陳喬:我和爸爸在賓館啊!

 

陳世:陳喬已經愿意和我們一起回家了!

 

周霖:回家也是該跟我回家!和你有什么關系。

 

陳世:霖霖,我不是已經幫你分析過了,你一個人沒有那么多精力和時間照顧陳喬,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啊!

 

周霖:陳喬現在已經長大了,并不需要我操很多心了!

 

陳世:那陳喬消失的這幾個月你怎么說呢?你一個人也會很累的,我會心疼的!

 

周霖:哦,你現在把陳喬離家出走怪在我頭上啦,我們當初分開是你有錯在先,我和陳喬發生任何事情與你沒有關系!你的心疼已經不值錢了!

 

陳世:我現在不是后悔了嘛!

 

陳喬:媽,你們就別吵了,你就原諒爸爸這一次吧,你們一起陪我去酒館和叔叔告別。

 

陳喬:媽媽,走啊!(陳喬拉著周霖的手)

 

八十四 酒館

 

陳木然:這就是我和陳喬以前的事了。

 

老板: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阿木,你也不要太沉溺于它的悲傷中。

 

陳木然:過去了那么長時間,往事再回首,其實我心里并沒有當時的痛徹心扉,更多的是一絲絲遺憾和更多的釋然了。

 

老板;你能想通那就很好了,無論做什么事,只要不留遺憾就好了。

 

陳木然:有時候讓愛情結束的并不是一場多么大的車禍,有時候一粒小石子便可以讓愛情脫離軌道,正好像愛情來得毫無理由一樣,愛情結束地也毫無預兆,我們又能怎么辦呢?

 

老板:阿木,要不要再喝點?

 

陳木然:有人請我喝酒,我是來者不拒的。

 

老板:來,喝一杯,世事參透都入酒。

 

陳木然:叔叔,挺羨慕這個小酒館的,將來我如你一般老了,就回家鄉開個酒館,牌子上面寫道:醉醒酒館。

 

老板:我的酒館小是小了點,但是人情味十足。

 

老板:阿木,今天你就多喝點,待會兒酒館就不在了。

 

陳木然:不在了?為什么?你看,酒館不是好好的嘛,怎么會不在了呢?

 

老板:我把酒館賣了!我回家鄉安度晚年了。大不了我在家鄉再開一個酒館!

 

陳木然:好端端的酒館干嘛賣了呢?我可真是搞不懂你。我還想著以后天天來你這兒喝酒呢!

 

老板:這會兒人該來了!

 

閃回 街道

 

(買酒館的人走向酒館)

 

阿蒙:媽,就是這家酒館了!

 

阿蒙媽媽:請問酒館的老板在嗎?

 

老板:我就是這家酒館的老板,請問你們是來買酒館的嗎?

 

阿蒙:叔叔,我們是來買酒館的。

 

陳木然:阿蒙,怎么會那么巧!

 

陳木然;叔叔,你說巧不巧,小說里的人物這兩天都讓我遇見了!我到底是在現實還是小說中?

 

阿蒙:叔叔,請問他是?

 

老板:他是陳木然!

 

阿蒙:哦~,真的是好巧啊,阿木!想不到這么久沒見面你一眼便認出了我,我差一點沒認出你來!

 

陳木然:那倒是,男大十八變,越變越狼狽!你能認出我個鬼哦!

 

阿蒙:媽,我和阿木去那兒坐會兒聊聊天,你和叔叔先談酒館的事情!

 

陳木然:叔叔,酒館千萬不要賣!

 

阿蒙:阿木,現在混得怎么樣?你和叔叔是什么關系啊,干嘛還讓他不要賣酒館?

 

陳木然:就這樣嘍,平時靠著點手上功夫勉強養活自己!

 

阿蒙:阿木,怎么你現在做起這行了?

 

陳木然:我做哪行?我憑自己的小小才華吃的飯!

 

阿蒙:你自己不是說了嘛,盜竊這一行!

 

陳木然:我說你可真是驢腦袋,我說的是筆桿子!

 

阿蒙:哦,哦~,我還以為,對不起啊,阿木,錯怪你了!

 

阿蒙:還有,阿木啊,當年突然不理你的事情,你別再放在心上了!

 

陳木然:阿蒙,真心話,如果我仍舊耿耿于懷的話,我不會向你打招呼,或者我直接上去就踢你一腳,打你一拳了。莫名其妙的事情多得多了,不見得全都要問個理由!

 

阿蒙:那我們喝點!

 

陳木然:你等著,我去拿酒來!

 

老板:那么說好,明天你再來,我把酒館轉讓給你!

 

陳喬:叔叔!

 

阿昭:阿昭,你怎么又回來了啊?爸爸媽媽好不容易找到你,下次你可別再離家瞎跑!

 

陳喬:叔叔,我這次來是專門和你道別的!

 

阿蒙媽媽:好巧,這幾天你不在家,我沒想到會在這兒碰見你,你過來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阿蒙媽媽:你不在家的這幾天,我想明白了,直到剛剛我看到你緊緊握著她的手,現在我徹徹底底死心了,留得住你的人留不住你的心,我認了!離婚協議書我已經辦好了,如果你執意走,請你簽個字,也好讓我解脫!

 

阿蒙媽媽:當初我以下流手段逼迫你和我結婚,希望你忘掉它!讓我在你的心中留一個好印象!我認識你是一個美麗的錯誤,我不愿再讓這個錯誤繼續下去了。

 

周霖:陳喬是絕對不會跟你和她走到,你想都別想!門都沒有!

 

陳世:謝謝你的理解!

 

陳世:陳喬是不會跟我走,你今天必須跟我走,我還愛你!霖霖!曾經的我有一個愛你的機會,可是我沒有珍惜,現在我悔于沒有機會愛你,如果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想好好愛你!

 

阿蒙媽媽:對了,這家酒館我已經買下來了,我把它交由你來打理,如果你打理地不好,我不會再讓你有機會愛她的!

 

陳喬:叔叔,你把酒館賣了?

 

叔叔:我老了,打理不動酒館了,回老家安度殘年了!(老板走到酒館角落獨自坐下來)

 

八十五 樓下

 

(秋姨獨立一人坐在那兒,起身跑向酒館)

 

八十六 酒館

 

(阿木起身跑向家)

 

阿蒙:阿木,你去哪兒?

 

八十七 酒館

 

秋姨:阿木人呢?

 

陳喬:他剛剛跑出去了!

 

秋姨:在這節骨點上,找不到他人,我先回家看看!

 

八十八 家中

 

(阿木推開門)

 

陳木然:阿麗!阿麗!

 

(阿木走進房間)

 

陳木然:阿麗,你別玩捉迷藏了!

 

(陳木然望著桌上停止轉動的鐘表,秋姨敲門進來)

 

秋姨:阿木,這是蘇麗珍給你的信!

 

(陳木然翻開信看著,從家中跑出來,奔向車站)

 

八十九 車站

 

(阿麗站在車站)

 

陳木然:阿麗,能否再給我兩分鐘的時間?

 

蘇麗珍:好!

 

陳木然:這兩天,我慢慢發現,我的一切與你息息相關,我再也離不開你!說來也可笑,當天是我執意要分開,現在我執意要挽回你!

 

(阿木慢慢撥動鐘表)

 

陳木然:蘇麗珍,我們重新來過可好!

 

蘇麗珍:陳木然,我想回家!

 

陳木然:我帶你回家!

 

(陳木然拉著蘇麗珍的手往回走)

 

九十 家中

 

(陳木然在書桌前寫作)

 

獨白:我望著桌子上面的鐘,我記得曾經有一天我問我自己:時針,分針,秒針哪一個重要?我依然不知道答案,我唯一知道的是,記憶藏在秒針中,我們時常不在意,卻偶爾會闖入腦海中,未來在分針上走著,不急不慢地等我們,而時針上轉動著的是現在,現在才是我們最珍貴的年華,而最珍貴的年華往往轉得很快,因為每當它轉一圈,便日出日落一次。(隨著日出日落的不斷切換,陳木然在變化著)

 

蘇麗珍:陳木然,吃飯啦!

 

老板:陳木然,趕快來吃飯,吃完飯陪我去酒館喝兩杯!

 

獨白:說來也奇怪,那天來買酒館的人第二天沒有來,或許她也不清楚她說的明天是哪一天的明天。

 

 

人物簡析:

陳木然:在一所小城市靠寫稿為生的人,多愁善感,理想主義者,對于不理想的現實懷有些許憤懣的三流獨立寫作人,三年前認識了蘇麗珍,現在他執意與阿麗分開,他對于現實與愛情感到深深的絕望,常常獨自出去喝酒,一天晚上在酒館喝酒,遇到了高中時相戀的陳喬,時間一下子被拉回幾年前,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前不久他剛剛寫完《水面的愛情》,接著便遇到了陳喬,一系列的事情讓他重新思索……

 

蘇麗珍:孤兒,獨自一人來小城市晚上遇到劫匪,碰巧陳木然路過,二人相識,隨后兩人在一起呆了三年,度過了“試談”的三年,兩人一起走過了三年,面對陳木然的分開,她極力挽回后依舊無果,她想回家,獨自一人去車站,可是又不知道家在哪兒?最后陳木然已經知道酒館老板就是蘇麗珍的親身父親……

 

陳喬(阿昭):高中時父母離異,和母親轉去外地,隨后與陳木然分開,離家幾個月一直在酒館度過,遇到了陳木然,時間被來回以前……

 

無名:酒館的一位顧客,看上去傻傻呆呆地,失戀后的第一天晚上在酒館看到陳喬便喜歡上了陳喬……

 

老板:開一家“零點酒館”,獨自一人生活著,從前有一個女兒后來失蹤了,在阿昭陪伴自己的幾個月之后,阿昭和父母一起離開酒館,心想回家安度晚年,打算把酒館買了,孤獨,失落,年長……

陳世:陳喬的爸爸,高中時與妻子周霖離婚,后來悔恨不已,極力想要挽回曾經的感情……

 

周霖:陳喬的媽媽,與陳世離婚后,與陳喬在一起生活……

 

阿蒙:陳木然高中時的好朋友,陳喬的爸爸與阿蒙的媽媽結婚后,阿蒙并不喜歡新的家庭,極力躲避陳喬和陳木然兩個人……

 

阿新:陳木然高中時好友

 

秋姨:房東,為人和善,獨自一個人生活……

 

出版社老板:為了維持生計,不得不做一些違背職業道德的事情……

 

小刀:出版社的工作人員,對于不道德的現象憤懣不平,最后離職……

 

百字梗概:

對愛情和理想絕望的主人公在“零點酒館”喝酒,碰巧遇到高中時相戀的陳喬,記憶被拉回以前,面對著這幾天發生的種種事情,他慢慢思索……最后跑去車站挽回與自己度過三年的蘇麗珍。

 

《似水年華》

 

夜晚 酒館

 

無名:老板,再來杯啤酒。(滿臉醉態)

 

老板:阿昭,給這位先生來一杯大碗茶。

 

昭兒:好的。

 

老板:先生,你酒喝得太多了,來杯茶醒醒酒。

 

無名:你到底愛不愛我?你說啊!你說我是不是有病,為了一個女人做的傻事讓自己與自己爭執!我要醉得不省人事,我要喝酒,因為我開心,你管我!

 

老板:你看看我,年輕時喝酒多了,一肚子的水分。(說著將大大的啤酒肚抬放在柜臺上)

 

無名:大叔,你可真~真幽默(mai)啊!

 

阿昭:你可真滑(gu)稽!你們男人喝酒不是為了理想就是愛情!

 

無名:那你猜猜我是為了什么,我是為了……

 

(無名醉倒,呼呼大睡)

 

(鏡頭轉到酒館門口的掛牌,掛牌上面寫道:零點酒館歡迎你)

 

夜晚 家中(阿木和阿麗即將分手,阿木顯得漫不經心,阿麗心中戀戀不舍)

 

(臥室一張面對窗臺的書桌,掛鐘滴滴地響,煙在燃燒,筆在揮動著,天漸漸灰將下來,陳木然看著窗外,開心地笑著,忽然間路燈亮了,家家戶戶燈火通明)

 

獨白: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 ,我似乎再也沒有見過真正的黑夜

 

閃回 夏日傍晚 街道老樹下,幾個孩子啃著西瓜,旁邊的狗在啃著西瓜皮,樹上的知了叫個不停(“孤獨”二字的畫面)

 

蘇麗珍:你真的打算回鄉下住?(推開門,打開燈)

 

陳木然:難道你要一起嗎?(阿木沒有轉頭,一邊低頭寫作,一邊回道)

 

蘇麗珍:我想去尋找我的父親,跟著你回鄉下我想你會嫌我是個累贅,你一向是個獨來獨往的人!

 

陳木然:那也挺好!

 

蘇麗珍:你過兩天過生日,過完生日再走吧。

 

陳木然:前些日子我不是剛剛過過生日,怎么又要過?

 

蘇麗珍:陰歷和陽歷兩個生日嘛,過生日還不開心嘛。

 

蘇麗珍:對了,你走了真的不會再回來了嗎?

 

陳木然:或許吧,謝謝這段期間你的陪伴,很開心認識你。

 

陳木然:我出門去了。

 

蘇麗珍:你換身衣服再出去,每次穿那么邋遢干嘛,胡子拉碴的,頭發也不剪,像個山賊。

 

陳木然:隨便啦。

 

夜晚 街道

 

(陳木然在街道邊邊走邊喝酒,他突然停下來,倚著燈柱,看著地面上自己的影子,周圍的人來人往,零點酒館的鐘聲響起)

 

路人:老公,你看我今天剛剛買的手表,德國最新生產的手表,你看看怎么樣?

 

路人:你的眼光不錯哦,這種類型的手表啊,它的蓋子是采用……

 

路人:真的啊!

 

(路人情侶笑著消失)

 

夜晚 零點酒館

 

老板:零點酒館歡迎你,請問你要喝點什么?

 

陳木然:既然又來到了酒館,那就再喝一杯威士忌。

 

老板:阿昭,給這位客人來一杯威士忌

 

阿昭:先生,你的威士忌!

 

(陳木然望著杯中的茶慢慢睡著,老板走到門口)

 

老板:今晚累得夠嗆,歡迎大家來玩,找個位置隨便做,屋里可比外面亮堂多了。

 

(音樂響起,音樂代替敘事)

 

(陳木然趴在柜臺,漸漸醒過來,阿昭坐在柜臺一角看著酒館)

 

陳木然:小姐,請問幾點了?

 

阿昭;凌晨三點鐘。你看墻上的鐘。

 

老板:你說什么?沒聽清楚,再說一遍。

 

無名:我注意那個服務員好久了,你是老板,送個人情,你幫幫忙牽個線。

 

老板:為什么選我?

 

無名:因為你是她老板啊。

 

老板:因為我是她老板,所以你選我?

 

無名:是啊!

 

老板:大點聲音,我耳朵不好。

 

無名:所以我選你,你覺得我怎么樣?

 

老板:我打死你,你這個變態,敢打我女兒的注意。

 

無名 :阿昭,他是你爸爸啊,這杯酒我先干了,你隨意哦。

 

阿昭:爸,你干嘛打客人啊?

 

老板:昭兒,剛剛你沒聽到“我選你”嘛,哎呀,你離他有多遠就多遠,記得啊。

 

陳木然:謝謝你的茶。

 

老板: 不客氣,年輕人。

 

老板:歡迎各位來到“零點酒館”,后天是我的女兒的生日,一如既往地歡迎大家來酒館消遣,酒水全免。

 

陳木然:好巧,我也是后天的生日。

 

無名:阿昭,我喜歡的是你,不是你爸爸。

 

顧客甲:那我們是不是舉辦個舞會(唱歌(夜太美,盡管再危險,總有人黑著眼眶熬著夜)),大家一起夜夜笙歌,哇哦,逍遙自在的生活何時休啊。

 

顧客乙:我們可以舉辦一個半夜情侶舞會,大家各自在舞會上找到自己的伴侶,豈不美哉!

 

老板:這個提議不錯,就這么說定了,后天零點時刻,不見不散。

 

(眾顧客散去,遠方微微出現微光,五點鐘的鐘聲響起)

 

阿昭:你是有心事嗎?先生。

 

老板;阿昭,你這孩子,別瞎問。年輕人,天亮了,趕快回家吧,家人總該著急了。

 

(陳木然走到門口)

 

陳木然:對了,下次可不可以不要稱我先生,我的名字叫做陳木然。

 

閃回 白天 池塘邊

 

陳喬:你畫的是……?

 

陳木然:剛剛在陽臺邊曬太陽的是你嗎?

 

陳喬:是啊。

 

陳木然:所以說嘛。

 

陳喬:所以說畫的是我,是嗎?

 

陳木然:嗯嗯。

 

陳喬:我就說嘛,看第一眼感覺就是我,真的是我呀。

 

日出前 街道

 

(阿木獨自一人坐在街道邊,凌晨五點鐘,打掃馬路的人已經開始清理昨天一天的垃圾,早早地包子店便開門了,阿木望著屋子后面的晨光)

 

獨白:剛剛突然發現第一次我不是在酒館酒醉,而是在酒館酒醒!我順著那位姑娘手指的方向看著掛鐘,我問我自己:時針,分針,秒針,哪一個最重要?我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問自己這樣的問題?可能當時我的頭腦如同放電影般一秒一秒地逆時針轉動著,所以我認為秒針是最重要的!

 

出版社

 

(阿木今天拿著剛寫的小說到出版社,出版社很破舊,出版社的老板坐在里面抽著煙,他的桌子上堆著一堆稿件,他看完這一份,隨手把它扔在地上或者壓在煙缸下面)

 

出版社:今天又是什么稿件?

 

陳木然:最新的短篇小說《水面的愛情》。

 

出版社:嗯,聽名字貌似有點兒意思,你放這兒,找個檔期刊登一下,登刊費120

 

陳木然:好的,謝謝。

 

出版社:沒什么事你可以走了,下一位。(將稿子壓在了煙灰缸下面,旋即掉到地上)

 

陽臺

 

(陳木然點燃一根煙,用嘴吹著煙直至煙被吹完,旁邊的茶杯的茶葉沉在杯底,看著突然下起的小雨,蘇麗珍站在門口看著)

 

蘇麗珍:少抽點兒煙,你就是不聽。

 

陳木然:我們“試談”多久了?

 

蘇麗珍:三年零一個禮拜了。

 

陳木然:明天就不要再見面了吧。

 

蘇麗珍:你說可以就可以啊。

 

陳木然: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蘇麗珍:那~那我先出去買菜了,今天晚上想吃點什么?(阿木沒有回答,阿麗獨自一個人出去了)

 

(阿木靠近窗臺往下看了樓下的阿麗,隨后又繼續抽煙)

 

街道

 

(蘇麗珍在街道走著,在街角處停下掩面痛哭)

 

獨白:原來愛情是不可以試一試的,時間久了,真的會動心。我們從不相識到相戀,然后再恢復正常,三年的時候如同夢一樣。

 

閃回 站牌

 

路人:小妹妹,你在等車嗎?

 

蘇麗珍:是啊!

 

路人:這個點了,車子早就沒有了,旅館倒還是有的,你需要嗎?

 

蘇麗珍:請問住一晚多少錢?

 

路人:價錢嘛?好商量,先上去再說。

 

蘇麗珍:行。

 

閃回 巷弄

 

(一群壞人把蘇麗珍和路人圍住)

 

壞人:你是想要留下她一個人,還是陪她一起呢?

 

路人:和我搶人,你有膽量就來試試看,小妹妹,別怕。

 

壞人:小妹妹,你可別認為他是什么好人,他心里說不定正對你打著小算盤呢?

 

陳木然:你們干什么,朗朗星月之下想謀財害命嗎?放開他們,要不然我報警了。

 

壞人:又出來一個多事的,老子先把你干掉,給我打。

 

(一番打斗場面)

 

警察:舉起手來,一群無良少年盡鬧事。

 

壞人:快跑!

 

陳木然:你沒事吧,我扶你起來。等我一下!

 

陳木然:站住,放下你手中的包!

 

路人:大哥,出來混的,要不一人一半。

 

陳木然:警察,這兒還有人!

 

閃回 室內

 

陳木然:秋姨,還有空房間嗎?

 

秋姨:你來的正巧,還剩最后一間。

 

蘇麗珍:謝謝你,阿姨。

 

秋姨:叫我秋姨就好了。

 

陳木然:快進來吧。

 

蘇麗珍:謝謝你!

 

陳木然:我住你隔壁,有什么事情叫我一聲就好了,你今晚先在這里住下來。

 

菜市場

 

秋姨:蘇麗珍,來買菜啊!

 

蘇麗珍:是的啊,秋姨,今天阿木生日。

 

秋姨:那你代我向他說一聲,祝他生日快樂。

 

蘇麗珍:謝謝秋姨。

 

秋姨:我還等著喝你們倆的喜酒了,我先回家了,你慢慢買。

 

蘇麗珍:好的,秋姨。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和陳木然都希望你的到來。

 

酒館

 

(阿昭在房間睡覺)

 

阿昭:爸爸!爸爸!你不要走!

 

老板:阿昭,爸爸在這兒呢?不怕不怕。

 

阿昭:我又夢到爸爸走的那一天了,媽媽也不要我了,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他們都離開我。

 

(阿昭的眼淚不自主流了下來)

 

老板:不是還有我在你身邊嘛,有我陪著你呢,你想吃點什么,我上街給你買。

 

阿昭:嗯嗯。

 

(門關上,阿昭拿出畫板,畫紙上面是未完成的畫)

 

閃回 圖書館

 

陳喬:你畫的是水中的人影嗎?

 

陳木然:嗯,你怎么知道呢?

 

陳喬:我猜的啊!上次在池塘邊我就猜到了。

 

陳木然:那是我在池塘邊的第好多天了。

 

陳木然:陳喬,你怎么了,眼眶紅紅的。

 

陳喬:阿木,給你一個機會,完整地畫我一遍。

 

陳木然:真的是你,每天坐在陽臺邊,陽光正好的時候。

 

陳木然:好啊,那你不要動哦!

 

獨白:有一種美好的愛情真的可以像水一般渙散,沒有大海的波濤洶涌的壯觀,它常常發生在相戀之前,原來,愛情中最美好的往往在愛情發生前。難道真的是他?

 

十一 傍晚 室內

 

(阿木和阿麗在吃飯)

 

蘇麗珍:上午買菜時碰見了秋姨,她說她希望喝到我們的喜酒。

 

蘇麗珍:不可能了吧。

 

陳木然:謝謝你陪我度過了這幾年。

 

蘇麗珍:許個愿吧,傍晚時候許愿是最靈驗的。

 

蘇麗珍:你還記得當初第一次面對面聊天嗎?我問你,一個作家怎么打起架來像個山賊一樣兇悍?

 

閃回 室內

 

蘇麗珍:昨天晚上真的是謝謝你了,為什么你一個作家打起架來像不要命一樣?

 

陳木然:有一次老舍在酒館喝酒時,他和七八個人打起來了,最后你猜結果怎么著?

 

蘇麗珍:老舍是誰啊?

 

陳木然:老舍是一個作家,一個能夠寫出赤裸裸的現實的作家。

 

蘇麗珍:那他肯定輸了啊。

 

陳木然:是的啊,他晚上睡覺像戴了一個熊貓眼罩呢。那也未必,我不就打贏了啊。

 

陳木然:據說當時老舍說自己打架真的是拼了命去打,最后竟也和那幾個人打成了個平手,你說厲害不厲害。

 

蘇麗珍:轉眼之間三年過去了,昨天我還想著以后的種種,原來時間并不是一個保鮮柜,愛情終究還是丟了。

 

陳木然:最終我們仍舊在各自的時間線上獨自前行。

 

蘇麗珍:你看看你,和你在一起時間長了,我說話也便得文縐縐了,相處這么長時間從來沒有見過你真正笑過一次,總是一副孤獨的樣子,你不是還有我嗎?

 

蘇麗珍:陳木然,你還記得,我做了一道青菜燒竹筍,你當時給這道菜起名叫做“青菜是寶,片片白條”,然后你又給我講到……

 

陳木然:不要說了。(拍桌子)

 

陳木然:我這樣的人不適合和你在一起,我承認我的錯,其實我一直是“試一試”的心態,我一無所有,你跟著我干嘛,到底干嘛!

 

蘇麗珍:阿木,你不要這樣,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辦。

 

陳木然:對不起。

 

(敲門聲)

陳木然:秋姨,快進來坐。

 

秋姨:剛剛在路上碰阿麗,阿麗說今天是你生日,我特地訂了一個生日蛋糕,帶我這個老人一起過生日不知道行不行。

 

陳木然:秋姨,你這是哪里話,快坐。

 

陳木然:我先出去一趟,阿麗,我待會兒回來。

 

秋姨:哎,阿木~

 

(門關上)

 

十二 傍晚 街道

 

出版社店員:阿木,又去喝酒啊!(出版社店員在打掃垃圾)

 

陳木然:不喝了,我出來逛一逛。(看見垃圾桶中的自己的稿子,上面有煙頭燙過的痕跡)。

 

出版社店員:那干脆煙也不要抽了,年輕人,學我們小孩子抽什么煙。

 

(陳木然看著煙,搖搖頭)

 

十三 夜晚 街道

 

(無名拿著鮮花走過,陳木然與無名相對而行)

 

無名:今天晚上將花送給阿昭,不要問我花兒為什么這樣紅,因為今夜的你,花兒才會這般紅(唱調)

 

(陳木然與無名相撞)

 

陳木然:不好意思,你的花,我陪你重買一份吧。

 

無名:沒關系沒關系,我身上帶錢了,要不可以一起走。

 

陳木然:沒問題。

 

無名:我好想在哪兒見過你,應該是在~在“零點酒館”,是嗎?

 

陳木然:我晚上正有去“零點酒館”之意。

 

無名:那真是太beautiful了,我也是,我們先去花店再買束花,然后一道去“零點酒館”。

 

陳木然:你喜歡酒館老板的女兒?

 

無名:是啊,在我失戀的第一天我去這家酒館喝酒,我便喜歡上了她,你說巧不巧。

 

陳木然:加油。

 

無名:看你感覺不開心啊!

 

陳木然:為什么?

 

無名:因為經常不開心的人對于別人不開心更敏感,好比經常受傷的傷口對于撒在上面的一丁點兒鹽都感到疼呢。

 

陳木然:嗯?所以說,我是傷口,那么誰是鹽呢?

 

無名:哎呀,不要糾結我說的話合不合邏輯了,誰是鹽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你說對不對!

 

陳木然:我更像個爛人,徹徹底底的爛人一個!

 

無名:哎呀,不要這么自暴自棄嘛,來,你一起跟我做,一二三,深呼吸,人生如此美好。

 

無名: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陳木然;沒感覺。

 

無名:你要用心感受自己的話從心中慢慢升騰,順著你的氣管,最后從天靈蓋上面噴薄而出,你再用心來一次,一二三,深呼吸,人生如此美好。

 

無名:現在感覺怎么樣?

 

陳木然:有一點點感覺。

 

無名:是的吧,下次不開心就這樣做,心情好包治百病呢。

 

十四 室內

 

秋姨:陳木然這個混球,氣我我了,他回來看我怎么教訓他。

 

秋姨:阿麗啊,想放聲哭就哭出來吧,別憋在心里面。

 

蘇麗珍:為什么,為什么時間留給人的總是回憶,痛苦的回憶?

 

秋姨:阿麗啊,過去的終究會過去的,好好收拾打扮一下,晚上我們出去走一走。

 

蘇麗珍:秋姨!(抱著秋姨)

 

十五 街道

 

(秋姨和蘇麗珍在街道走,陳木然和無名在花店買花)

 

秋姨:阿麗啊,接下來打算做什么?

 

蘇麗珍:秋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你一定要教教我怎么留住阿木,沒有他我真的不行啊!

 

秋姨:要我說,男人嘛,多的是,但是你只有一個啊,可別因為陳木然那個混蛋讓自己折磨自己。

 

店員:三十五塊錢。

 

無名 :好的,謝謝。

 

無名:壞掉的這朵你先幫我拿著吧。

 

秋姨(心理獨白):好,為了讓蘇麗珍死心,看來必須這樣了。

 

秋姨:蘇麗珍,你看那是誰?阿木呀,站在在花店門口那個。

 

蘇麗珍:嗯,是阿木!

 

秋姨:阿麗,你先別喊他,我們先看看阿木在做什么,原來如此,現在我終于知道阿木為什么和你分手了?

 

蘇麗珍:為什么?

 

秋姨:因為他愛上了別的男人。

 

蘇麗珍:啊!秋姨,不會吧,我和阿木在一起這么久,應該不會的。

 

秋姨:阿麗,你看到旁邊那位了嗎?他那天晚上在酒館還想要非禮酒館老板呢。

 

蘇麗珍:那我現在去問阿木是不是真的。

 

秋姨:不要著急,今天晚上我帶你去酒館你就自然明了了。

 

秋姨:阿木啊,好巧,你這是要去哪兒?

 

陳木然:秋姨,麻煩你平時多多照顧阿麗,過幾天我就回鄉下了。

 

陳木然:阿麗,剛剛是我太過分了,但是我們真的不合適,我需要的是一位……哎,我一無所有,什么都給不了你。

 

無名:我們快走吧。

 

秋姨:走走走,趕緊走,小基佬。

 

無名:喂,干嘛說人家是基佬。

 

秋姨:呦呦呦,還不能說啊。

 

秋姨:阿木,我們先走了,祝你們倆玩的開心。

 

十六 街道

 

陳木然:我家里還有點事情要做,你自己先去酒館吧。

 

無名:那好。

 

十七 家中

 

(陳木然獨自一人在家,坐在書桌邊,煙在燃燒,茶杯中的茶葉翻涌,鐘表的滴滴答答聲)

 

獨白:我常常認為,我和她是兩顆擦肩而過的星球,瞬間擦出的火花溫暖了彼此,同樣的,湮滅也是在一瞬間。

 

(陳木然看著厚厚的稿子)

 

閃回 鄉下

 

(陳木然跪在父母面前)

 

陳木然:爸,媽,對不起,兒子不孝,沒能順利完成學業。

 

鄰居:這孩子,好好的大學突然不上了,成天想著搞藝術。

 

父親:你走吧,翅膀大了,想去哪兒飛就去哪兒吧。

 

獨白:人們總是喜歡將自己比喻天空的小鳥,因為它在天空飛翔得很自在,有一天,我問我自己為什么鳥巢要建在樹上,筑在風中,后來有一天我在池塘邊發現,不是所有的鳥巢都在樹上,都在空中的,有些鳥兒的天地并不是空中,而在小小的一方水面上。

 

(陳木然換上蘇麗珍剛剛洗凈曬干的衣服,他望著熨得整整齊齊的衣服發呆了)

 

閃回 家中

 

蘇麗珍:你看看你啊,胡子拉擦的,腿毛幾十年不剪,頭發留那么長,衣服的褶子也不知道用熨斗燙一下,整個人像個山頂洞人。

 

陳木然:你看看你,眼睛那么大,眉毛那么直,鼻子那么大,嘴巴也那么大。

 

蘇麗珍:你眼瞎嘍,我明明眼睛那么小,眉毛那么灣,鼻子那么小,嘴巴也那么小。

 

陳木然:所以我眼瞎啊!

 

蘇麗珍:不過像你這樣獨特的人真的讓人忍不住愛上你。

 

陳木然:不過像你這般美麗的人我也不忍心不愛你。

 

蘇麗珍:我眼瞎愛上了你。

 

陳木然:我也是。

 

蘇麗珍:親親。

 

(陳木然苦澀地笑著回憶)

 

(關門聲)

 

十八 酒館

 

(老板在擦拭酒館的桌子、鐘表等等)

 

無名:老板大人,阿昭在哪兒呢?

 

老板:把所有的桌子和裝飾品都擦一遍(老板將抹布扔給無名)

 

無名:哦!

 

阿昭:叔叔,我今天穿這件衣服怎么樣?

 

老板:阿昭啊,叔叔其實也挺舍不得你的,你暫且先不要回家好不好?

 

阿昭:我覺得在這兒每天很開心,我再也不想見到他們,雖然~時常會想到他們。

 

老板:我也很想念我的女兒,可是她很小就失蹤了。

 

阿昭:叔叔,你別哭啊,不是還有我一直在你身邊嗎?也謝謝一直以來你的照顧。

 

老板:阿昭,你今天是最美的。

 

阿昭:爸爸,我們出去準備準備吧。

 

老板:好啊!

 

老板:小子,事情做得怎么樣了?

 

無名:老板,我在認真做啊,是不是我做完了你就愿意把阿昭許配給我。

 

阿昭:爸,他說什么?他說你要把我許配給他!

 

老板:阿昭,你別聽她他瞎說,這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老板:神經!

 

無名:咦,這不是阿昭的照片嗎?好美,嘿嘿嘿,我自己留一張。

 

十九 街道

 

陳世:喂!

 

畫外音:陳警官,我們找到你的女兒陳喬了!在一個叫作“零點酒館”的地方!

 

陳世:好的,感謝你們的幫助!

 

畫外音:不客氣!

 

陳世(心理獨白)如果現在直接去把女兒接回來,那估計她多半死活不回來,看來必須想個辦法!

 

陳世:好,就這么辦,一箭雙雕我可真是太聰明了!我現在就打電話給霖霖!

 

二十 教室

 

(周霖在看晚自習,在班級講臺前坐著發呆,最近因為陳喬的事一臉疲憊)

 

獨白:沒事的,陳喬自己在外面過一陣子便會回來的!

 

(手機鈴聲響起)

 

學生:老師,你的手機響了。

 

周霖:什么事?(周霖看了一眼來電的是陳世)

 

二十一 酒館

 

老板:歡迎大家今天晚上來到“零點酒館”,今天晚上的情侶舞會正式開始。

 

二十二 酒館門口

 

無名:嘿嘿嘿嘿嘿,美麗的玫瑰花(《玫瑰玫瑰我愛你》音樂響起)

 

(陳世和周霖結伴而過)

 

無名:嗚嗚嗚,我什么時候才可以挽起阿昭的手呢?

 

二十三 酒館內

 

秋姨:阿麗,坐在那兒多無聊啊,過來一起跳舞。

 

蘇麗珍:秋姨,不用了,我想喝點兒酒。

 

秋姨:阿麗,看我的。

 

(秋姨跳舞時腳滑了)

 

老板:秋姨啊,你真是越老越風騷啊,當心閃著腰啊!

 

秋姨:你這個老頭子又想來揩我油。

 

老板:那我反過來讓你揩一下好了。

 

秋姨:過來一下,你幫我個忙……

 

老板:那沒問題。

 

(阿木走向柜臺旁的阿昭)

 

無名:老板,阿昭呢?

 

老板:送阿昭鮮花啊,我看你這么有誠意,我就先考驗考驗你。我和你說,其實啊,喜歡阿昭的人有好多呢?你看看,酒館里面只要沒有舞伴的心里都對我家阿昭打小九九呢?

 

無名:老板,這兒貌似都沒有伴侶哎。

 

老板:所以說啊,你的競爭對手太強了,接下來我給你一個考驗,你待會兒沖向阿昭,記住,一定要沖過去,如果你有勇氣沖過去,你就邁出了第一步。

 

無名:老板大人,太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了。

 

老板:然后你再……

 

無名:啊,阿昭,我喜歡你,我沖過來了。

 

(阿木趕快沖上去,陳木然和無名抱著跌倒在地)

 

老板:哎呦呦,我早就知道你是你是~

 

無名(內心獨白):我先把其他競爭對手趕走,然后向阿昭表明一切。

 

無名:是啊,沒有錯。那又怎么樣,你看什么看,別以為你塊頭大我就會把阿昭讓給你。

 

客人1:別別過來。

 

客人2:你,你不要過來哦!

 

無名:怎么了,怕了,怕被我傳染愛死病啊!

 

客人:什么?你有愛死病!

 

客人:老板,我我下次再來玩啊,我先回家哄老婆了。

 

客人:我~我媽還等我回家吃飯呢!

 

(鏡頭轉給阿木和阿昭,阿昭蹲下身來扶阿木起來然后坐在柜臺)

 

阿昭:阿木,你怎么樣?

 

(阿木看著阿昭穿的白裙子,他的思緒一下子拉到了從前)

 

閃回 教室

 

老師:本學期我們班級新來一位同學打架歡迎。

 

(陳喬穿著白裙子走進教室)

 

陳喬:大家好,我的名字叫陳喬,很高興認識大家。

 

老師:陳木然同學,課堂之上坐在倒數第二排還敢夢游,現在我罰你站在外面思過。

 

同學:陳木然,老師在叫你呢?你在畫什么啊,那么神秘的曲線。

 

陳木然:哦~哦,歡迎歡迎,很高興認識你。

 

(哄笑聲)

 

陳木然:當然是上帝創造出來的最美麗的曲線,神經。

 

阿昭:阿木!阿木!(阿昭用手在阿木眼前左右揮一揮)

 

陳木然:哦~哦,沒什么大事,我先出去一趟。

 

無名:阿昭,我有話和你說,我還有東西要送給你。

 

阿昭:你不要過來啊!我和你無親無故為什么要聽你講話?

 

無名:阿昭,你聽我說嘛,其實啊!

 

無名:阿昭,你別走啊,別走啊!

 

無名:老板,現在怎么辦啊,現在阿昭完全誤會我了。

 

老板:你自己看著辦嘍!

 

老板:敢和我搶女人,沒門兒。(老板一邊走向秋姨,一邊說)

 

秋姨:阿麗,你現在該相信了吧,哎,想不到陳木然小小年紀,竟然~

 

獨白:難道阿木真的是秋姨說的那樣才和我分手的?

 

二十四 街道

 

(陳木然奔跑著)

 

二十五 家中

 

(陳木然找出曾經的一幅畫)

 

獨白:難道真的是她?

 

二十六 酒館

 

(陳世和周霖跳著舞蹈)

 

老板:哇,真是一對神仙情侶啊,完美的轉身,天衣無縫的配合。

 

老板:好,我宣布,今天晚上最佳情侶得主是這~

 

老板:請問二位怎么稱呼?

 

陳世和周霖:不認識!

 

阿昭:爸,剛剛無名好像~

 

陳世和周霖:小喬。

 

阿昭:啊,爸,媽。

 

陳世:小喬,爸爸知道你一個人受了很多苦!

 

周霖:小喬,媽媽知道自己對不起你!

 

陳世:我一定不會再讓你受委屈,現在和我走。

 

周霖:媽媽知道自己平時關心你太少了,是媽媽錯了,和媽媽回去吧。

 

陳世和周霖:我們最好還是按照計劃來,要不然陳喬不會和我們走的。

 

周霖:陳喬,過來,媽媽和你說件事,我和你爸爸已經復合了,和我們回家吧。

 

陳世:是啊,和我們回家吧,爸爸媽媽再也不離開你了。

 

阿昭:真的嗎?

 

老板:阿昭,趕快和你父母回家吧。

 

阿昭:我會想你的,叔叔。

 

老板:真沒想到你們是阿昭的父母,你們怎么當父母的,就這樣把阿昭從身邊帶走了。

 

陳世周霖:阿昭?

 

周霖:哦!謝謝你這幾個月對阿昭的照顧。

 

陳世周霖:陳喬,先和我們回賓館吧。

 

阿昭:叔叔,我明天還會再來的。

 

二十七 街道

 

(阿木奔跑著)

 

二十八 酒館

 

陳木然:叔叔,阿昭人呢?

 

老板:剛剛和他爸媽走了。

 

陳木然:去哪兒了?

 

老板:去賓館了。

 

秋姨:阿木,你留下來陪陪阿麗吧,你真的很過分哎,你知不知道阿麗多么愛你啊!

 

秋姨:我先回家了。

 

老板:等等,MUSIC

 

(《你到底愛不愛我》音樂響起)

 

(老板走向秋姨唱道)

 

秋姨:我到底是不愛你的,我先走了。

 

陳木然:阿麗,對不起,我太自我了,我~我對自己的未來根本沒有信心。

 

老板:你們兩個慢慢聊,我先睡覺去了,丟一樣東西就等著每天晚上來看酒館吧。

 

蘇麗珍:沒關系啊,你有你特別的喜好,我無權干涉。

 

陳木然:這幾年來我一直一事無成,曾經我自嘲要成為一個三流的作家,現在感覺文章都快寫不下去了。

 

蘇麗珍:我看你是比三流更下流的作家,但愿你不要染上愛死病。

 

陳木然:啊?我雖然喝酒,抽煙,偶爾賭賭錢雅雅興致,我從來不包小姐,更別說做基佬了。

 

蘇麗珍:現在好了,明天你就走了。

 

蘇麗珍:可我還是舍不得你。(阿麗終于忍不住又痛哭)

 

(由近景切換到遠景,畫面漸漸淡出)

 

哥兩好,三星照,四喜財……你輸了,喝,哈哈哈哈……

 

(掛鐘在滴滴作響)

 

二十九 賓館

 

(陳喬坐在賓館的陽臺邊,陳世周霖在另一間室內)

 

陳世:女兒跟我走!

 

周霖:憑什么,女兒難道不應該跟我嗎?當初要不是你拋棄我們兩個人,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陳世:霖霖,你就原諒我嘛,我當初也只是想“試一試”而已呀,可誰知道……

 

周霖:試一試?你當是過家家啊!而且我告訴你,我已經為陳喬找了一位新爸爸。

 

周霖:自打我認識你,你就永遠沒個正經!

 

陳世:什么?算你狠。

 

陳世:不過我和你說,你和他不會有好結果的。

 

周霖:是嗎?我也想試一試看看。

 

陳世:不用試了,我已經試過了。

 

周霖:啊!我可真是沒想到,這幾年來,你的改變那么大。

 

陳世:哎呀,你搞錯了。我的意思是我和她已經~

 

周霖:那你不用想了,女兒跟定我了。

 

(陳世倒兩杯紅酒)

 

陳世:那我們坐下來慢慢聊,你說說女兒跟著你有什么好?

 

三十 酒館

 

(陳木然和蘇麗珍喝倒在柜臺,老板睡醒了)

 

老板:你們這群年輕人,喝醉了便醒了,醒了不久又喝醉了。

 

(蘇麗珍迷迷糊糊醒過來了)

 

蘇麗珍:叔叔,早啊!

 

老板:還不早呢,你看看鐘。

 

蘇麗珍:老板,拜托你一件事。

 

老板:直接說吧,能幫的一定盡力做。

 

蘇麗珍:請你不要叫醒他,讓他睡吧,如果他醒來,替我和他說一聲,讓他好好地回家,回家之后也要一直好好的。

 

老板:年輕人嘛,我當初處于這個年紀的時候,一樣地在愛情與自由、理想與現實之間掙扎,掙扎得越厲害,越痛苦,越會喝更多的酒,抽更多的煙。

 

蘇麗珍:我還記得最初和他在一起的時候。

 

閃回 家中

 

蘇麗珍:阿木,你以后想做什么啊?

 

陳木然:我以后想讓你每天讀我的稿子。

 

蘇麗珍:那我不就沒有空工作了嘛。

 

陳木然:但是我就想讓你讀我的稿子啊,你不需要工作,這樣生活多快樂啊,不要為生活所累。

 

獨白:那時候感覺他像個孩子一樣!

 

蘇麗珍:叔叔,謝謝你,他醒了別忘了我托你轉達的話。

 

三十一 酒館門口

 

老板:路上小心啊,回家喝杯茶醒醒酒。

 

蘇麗珍:我走了,叔叔。

 

(阿麗走后,老板獨自一個人坐下來,一會兒看看鐘,一會兒看看睡著的阿木,一會兒又看看門外)

 

獨白:剛剛睡醒總覺得酒館少了什么,阿昭或許不會來了吧。

 

老板:一個人,一個酒館,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人。(無奈地搖搖頭)

 

三十二 街道

 

獨白:我知道我現在只能不斷地安慰自己,一切的經歷無果時,其實經歷中遇到的人、事才是最值得珍藏一生的。

 

三十三 賓館

 

(陳世周霖兩人盤坐在床上,四目相對,氣喘吁吁)

 

周霖:我們還要爭論到什么時候?

 

陳世:我記錄了你方的不利條件,你看看哦!第一,作為教師,你哪里有很多的時間照顧陳喬;第二,作為教師,你哪里有很多的錢撫養陳喬;第三,作為教師,你已經有如此多的孩子等待著你去拯救,女兒交由你撫養萬分不妥;最后一條,因為你是一個人,撫養孩子困難重重,所以孩子暫時由我撫養,等你找到了愿意和你一起撫養的人再交由你撫養。好,本方發言完畢,現在輪到反方發言。

 

周霖:我方沒有發言內容,但是我告訴你,休想復合。

 

陳世:為了孩子的未來,為了你,也為了我,你不要走啊,有話好好談,怎么二話不說就走了呢。

 

三十四 黎明 賓館

 

(陳喬趴在床上,望著窗外隱隱約約的晨光)

 

閃回 班級門口

 

陳世:陳喬,我要你下次不準和那個窮小子在一起。

 

陳喬:為什么?爸,你不可以這樣。

 

陳世:還有~我和你媽媽離婚了,待會兒你媽媽來接你去外地其他學校。

 

(陳喬從辦公室跑出)

 

(隔壁房間沉重的關門聲,陳世的摔酒瓶的聲音)

 

(阿昭從賓館跑出)

 

三十五 黎明 賓館走道

 

周霖:陳喬,你要去哪兒來?

 

陳喬:不要你們管!

 

三十六 黎明 酒館

 

(阿木醒了,環顧四面發現沒有人)

 

獨白:阿麗呢?阿昭呢?

 

老板:阿木,你醒了啊。

 

陳木然:叔叔,阿麗人呢?

 

老板:她早就走了,她還順帶讓我給你捎句話,她希望你好好地回家,回家后也要好好的。

 

陳木然:那她有沒有說她去哪兒了?

 

老板:這個倒是沒說。

 

老板:來,喝杯茶,解解酒。

 

陳木然:叔叔,那阿昭呢?

 

老板:阿昭啊,她和她父母回家了。

 

陳木然:原來阿昭并不是你的女兒。

 

老板:那可別怎么說,怎么說她也是我干女兒,沒有了阿昭酒館怪冷清的。

 

陳木然:那我在哪兒應該能找到她?

 

老板: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陳木然:謝謝你了,叔叔,可以借根煙嗎?

 

老板:你們這些年輕人,一言不合就抽煙喝酒,一根煙,一杯酒,一生就沒有了。

 

(陳木然望著墻上的掛鐘,望著茶杯中翻騰的茶葉)

 

(無名跑進來)

 

無名:老板,阿昭呢?我要和她說清楚。

 

老板:她已經走了,估計再也不會回來。

 

無名:完了,完了,未戀先失。

 

老板:哎,阿昭本來不是我的女兒,只是那天……

 

閃回 酒館

 

獨白:那天晚上 ,所有人都走光了,我看見她坐在柜臺的角落處,一個人趴在哪兒喝酒。

 

老板:姑娘,酒館快打烊了。

 

阿昭:我不想回家。

 

老板:不回家家人該著急了。

 

阿昭:我沒有家。

 

老板:那你家人呢?

 

阿昭:我不愛他們了。

 

獨白:那天清晨,我猜她多半是喝醉了,和她講話總是對不上調兒,然后我就暫時留她在酒館。

 

無名:怪不得怪不得,你看看阿昭,你看看你,一個長相鬼斧神工,一個美得巧奪天工,我早該想到的,要不然也不會被你耍。

 

老板:拿過來,哦,原來你偷阿昭的照片。

 

無名:不是偷的,明明是那天擦裝飾品品時在一個花瓶中看到的,然后我就~

 

老板:那你還說不是偷,你是不是又對照片做了不該做的事。

 

無名:怎么會呢?阿昭那么清純,就算我脫光了在她面前,我也不會有非分之想的。

 

老板:神經,拿過來。

 

(照片被撕毀,老板和無名跌倒在地,陳木然拿起一片照片看)

 

獨白:難道真的是陳喬!

 

陳木然:老板,我先走了。

 

三十七 街道

 

(陳木然跑跑停停,車輛來來回回,加快敘事節奏)

 

秋姨:阿木!阿木!站住!

 

陳木然:秋姨,有什么事?

 

秋姨:阿麗在家收拾東西準備走了,你現在去追她還來得及啊!

 

陳木然:秋姨,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三十八 賓館

 

陳木然:請問今天有沒有這位姑娘來過?

 

店主:沒見過!

 

三十九 賓館

 

陳木然:請問……

 

店主:沒有!

 

四十 街道

 

(陳木然一人獨自在街道上走著)

 

四十一 家中

 

(蘇麗珍在寫信,寫完信將陳木然的衣服重新熨燙一遍)

 

獨白:阿木,謝謝這三年多來你的照顧,風要走,我怎么挽留呢?現在是2001年十二月八號早上八點一刻鐘,我的鐘表永遠地停留在這一刻了。

 

獨白:阿木,衣服一個星期燙一次才不會起褶子,如果你嫌麻煩,我特意請秋姨有空幫你把衣服熨一熨。

 

四十二 街上

 

(陳木然在街上走著)

 

(《四季》伴奏響起)

 

四十三 酒館

 

(老板在喝酒)

 

老板:阿昭,再也不會回來了。

 

阿昭:叔叔,一大早你怎么就在喝酒啊!

 

老板:阿昭,阿昭啊,我以為不回來了。

 

阿昭:怎么會呢?我說過我一定會回來的。

 

老板:你出去,出去!

 

阿昭:叔叔,干嘛趕我出去啊!

 

阿昭:叔叔,你怎么了?

 

老板:我想我女兒了。

 

阿昭:我不是在這兒嘛。

 

老板:我不是說你,我是說她。

 

老板:其實我年輕的時候,有過一個女兒,只是后來,我把她弄丟了!

 

老板:所以,你在酒館的時候我就特別開心,你走了,酒館也變得索然無味了。

 

阿昭:叔叔,你記得她身上有沒有明顯的特征,或許能找得到。

 

老板:這么多年了,茫茫人海怎么找呢?我記得她的后背有一個胎記。

 

阿昭:應該找得到的,叔叔,你放心。

 

老板:剛剛阿木來過酒館找你。

 

阿昭:阿木現在在哪兒呢?

 

老板:出去了,估計還在街上吧。

 

老板:阿昭啊,我一個人坐會兒,你去找他吧。

 

四十四 街道

 

(阿木遠遠地望著陳喬)

 

陳木然:真的是你嗎?

 

陳喬:真的是你嗎?

 

陳木然:跟我走!

 

(阿木拉著陳喬的手跑動著)

 

四十五 欄桿旁

 

陳喬:真的沒有想要在這兒遇見你。

 

陳木然:這一路說來話長。

 

陳喬:你現在做什么?

 

陳木然:我現在寫稿子!

 

陳喬:記得你以前喜歡畫畫呢?

 

陳木然:是啊!我最近寫了一部短片小說《水面的愛情》,要不要看一下。

 

陳喬:可以啊!

 

(阿木翻開稿子的第一頁)

 

四十六 家門口

 

媽媽:阿木,記得早點回來啊!

 

陳木然:媽,我知道了。

 

四十七 街道

 

(阿木騎著單車,背著畫板)

 

四十八 公園池塘邊

 

(陳木然穿穿梭梭走到池塘邊放下畫架,看著湖面)

 

四十九 欄桿邊

 

陳木然:我還記得那天池塘的魚兒,如果不是那些魚游來游去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或許就不會注意到倒映在水面的你的影子了。

 

陳喬:那也許就不會有后來的事了。

 

陳木然:那個時候我常常有寫日記的習慣。

 

閃回 家中

 

(陳木然在書桌前寫日記)

 

獨白:清風徐來,水波不興,魚兒一會兒“魚戲蓮葉東”,一會兒“魚戲蓮葉南”,一會兒“魚戲蓮葉西”,一會兒“魚戲蓮葉北”,突然魚兒沖向蓮葉中的一片白色倒影中……

 

陳喬:池塘邊,初相見,游魚繡羅裙,春風醉清水,漣漪朵朵。

 

陳喬:想不到你的文采那么好!

 

陳木然:那你再繼續往下看。

 

五十 教室

 

阿新:暑假終于結束了,好困啊!

 

阿新:阿蒙,你怎么又胖了?

 

阿新:別打,別打,下手輕點,你不是胖,你是壯,壯壯。

 

阿新:陳木然,中午放學后,我們一起去看畫展呀,薩爾瓦多·達利的畫展。

 

陳木然:好啊!

 

阿新:陳木然,怎么開學第一天你像丟了魂兒似的。

 

畫外音:老師來了,老師來了!

 

老師:今天班級來了一位新同學,大家歡迎!

 

五十一 校園

 

阿新:阿木,你跑這么快干嘛!

 

陳木然:阿新,今天我媽做了我最愛吃的土豆泥,我先回家了,下次去看畫展吧!

 

五十二 街道

 

(阿木在街上騎著車)

 

警察:停車!停車!前面是紅燈沒看見嗎?

 

陳木然:叔叔,很抱歉哈,剛剛沒注意!

 

五十三 家中

 

(阿木匆匆走進臥室找出那天池塘邊畫的畫)

 

獨白:水面的人影怎么和她如此相像,難道真的是她?

 

五十四 欄桿旁

 

陳喬:我記起來了,當時你一個人傻傻的站了起來,說了句:“歡迎歡迎,很高心認識你”

 

陳喬:對了,那天你在畫什么啊?

 

陳木然:其實那天也沒畫什么,感覺像夢游一樣,馬克筆在紙上滑呀滑,一團亂糟糟的曲線。

 

陳喬:我看看你下面寫了什么。

 

五十五

 

阿新:阿木,快下來啊!

 

陳木然:好的,快了!

 

陳木然:媽,我和阿新出去了。

 

媽媽:阿木,外面下雨了,帶把傘!

 

陳木然:我帶了,媽,我走了!

 

陳木然:阿新,阿蒙人呢?

 

阿新:他說他今天家里有事!

 

陳木然:哦,那我們走吧!

 

阿新:阿木,雨越下越大了,你帶傘了嗎?

 

陳木然:帶了!

 

阿新:我沒帶!

 

陳木然:這雨越下越大了,我們兩人打一把傘!

 

阿新:啊!阿木,你說什么?我沒聽清楚。

 

陳木然:我說我們先趕快騎到那兒吧!

 

五十六 室外

 

阿新:我的天啊,下雨天,竟然有那么多的人來看畫展,這隊要排到啥時候啊!

 

陳木然:這是薩爾瓦多·達利的畫第一次在全國各地展出,來的人自然不少了。

 

阿新:我們先去后面排隊吧!

 

陳木然:阿新,這傘你先打著,我去買幾包紙。

 

陳木然:好的,那你過馬路小心點啊!

 

五十六 馬路

 

(陳喬從出租車中出來)

 

陳喬:謝謝叔叔!

 

司機:姑娘,外面雨大,你注意安全。

 

(阿木從馬路這邊到那邊,陳喬從馬路那邊到這邊)

 

五十七 隊列

 

路人甲:我剛剛就站在這兒的,剛才只是去了趟廁所。

 

路人乙:你有什么證據?

 

路人甲:你這人,還講不講理!

 

路人乙:沒人替你作證,你就不可以站在這兒!

 

阿新:過分!

 

阿新:弟弟,你怎么走錯地方了,我一直站在這兒啊!

 

路人乙:哦,哦,我這記性!

 

阿新:無理!

 

(陳喬從對面走過來)

 

阿新:那不是班級剛轉來的新同學嗎?

 

路人丙:喂,前面的人,你們還走不走?

 

阿新:位置你先幫我留著,我去去就來。

 

五十八 隊列外

 

阿新:嗨,好巧,你也來看畫展。

 

陳喬:請問你是?

 

阿新:哦,我們是一個班級的,我叫做阿新。

 

陳喬:哦,我叫陳喬。

 

阿新:我記得。

 

阿新:你沒帶傘,要不進來一起打吧。

 

陳喬:沒事的,不用了,謝謝你啦!

 

阿新:你看著雨,越下越大,趕快進來吧。

 

陳喬:那好,謝謝你。

 

五十九 馬路邊

 

(阿木站在馬路邊,看著馬路對面的景象)

 

獨白:阿新怎么會和她在一起。

 

司機:喂,走路不長眼睛啊,有沒有看到車子啊!

 

六十 隊列

 

陳木然:阿新!

 

阿新:阿木,你回來啦!快進來吧。

 

(陳木然看著依然很長的隊伍,似乎明白了什么)

 

陳喬:你和阿新是朋友呀,我叫陳喬,你好,謝謝你們的傘,用紙把頭發擦一擦吧。

 

陳木然:阿新,剛剛我媽打電話來說,家里有點事情,今天我看不了了,你和陳喬去看吧。

 

六十一 欄桿

 

陳喬:你當時想錯了!

 

陳木然:小說畢竟不是完全真真實實的,虛構的成分還是很多的。

 

陳喬:所以你是順著最后的結果一步步往前構思。

 

陳木然:繼續往下面看一看。

 

六十二 家中

 

(陳木然躺在床上,放有那日在池塘的畫的畫板放在窗前,窗外一輪明月,云朵忽聚忽散)

 

(陳木然翻身起來趴在床上打開日記本)

 

獨白:我現在很想知道我畫的人是不是她,我現在仿佛患上了“少年維特的煩惱”。那天下午,魚兒懸浮,我心招搖,湖面的藍天中分明多了一朵白云,從高樓的倒影中探出頭來,微風拂過,如同白蓮花婀娜擺動。

 

 

(天空漸漸明亮,阿木一夜未眠)

 

獨白:那我中午再去池塘,如果上天眷顧這段緣分,那就再讓我見到她。

 

六十三 池塘

 

(阿木來到池塘,一會兒倒影又出現了)

 

獨白:那天,倒影只出現了一會兒,然后便不見了,我看到水面的游魚慢慢沉下去,我想我找個機會直接問你便好了,我去了書館。

 

(獨白的時候畫面漸漸過渡到現實的欄桿旁)

 

六十四 欄桿

 

陳木然:你還記得那個書館嗎?

 

陳喬:我記得啊,那個書館有三層,它的構造模仿了明朝虞素臣建造的書樓,上下共分為三層,每一層上各有一個匾式,分別作不同用途。第一層的額匾上有四字云:與人為徒,第一層更側重于古今的作家;第二層的額匾上有四字云:與古為徒,第二層更側重于作品的古典性;第三層的額匾上有四字云:與天為徒,第三層主要供讀者讀書自習之用。

 

陳木然:想不到這些年過去了,你還記得那么清楚。

 

陳喬:其實并沒有什么會被遺忘,記憶的盒子總是冷不丁地跳出來曾經的某一個片段,每一個片刻重新閃入腦中的幾率并沒有很大差別。

 

陳木然:人總是帶著點記憶活著的。

 

六十五 池塘邊

 

(阿木望著空空無也的池塘,打開筆記本放在畫板上)

 

獨白:同樣的巖石伏在青草邊,同樣的太陽懸掛在頭頂,同樣的幽靜,我凝望一方蓮葉叢中,不一樣的是沒有蓮葉叢中的一片白了,“心上人是水中影”。

 

六十六 書館

 

(陳木然在路上推著車子,將單車停在門口)

 

同學甲:嗨嘍,來看書啊!

 

同學乙:阿木,我先回去了!

 

(阿木在書館的一樓轉著)

獨白:在書館這樣迷宮般的地方,我常常會迷路,有那么一瞬間,我竟分不清現實與小說。

 

(陳木然上樓,陳喬站在書架旁看書,阿新從后面走來)

 

阿新:陳喬,好巧啊,你在看書啊!

 

陳喬:阿新!我是剛剛才到。

 

阿新:你在看什么書?

 

陳喬:《十二樓》,你呢?

 

阿新:我是來送人禮物的,順便找幾本小說看一看。

 

阿新:陳喬,花送你!

 

獨白:這樣會不會太唐突了。

 

陳喬:阿新。

 

陳喬:其實我~一直把你當做朋友。

 

陳木然:陳喬,你的眼眶怎么紅了,我是不是太魯莽了,真的很對不起啊!

 

陳喬:不是的,阿新,不關你的事。

 

(阿木和阿新的眼光交接一刻)

 

阿新:陳喬,我~我先去一趟洗手間。

 

六十七 書架旁

 

陳木然:陳喬,好巧啊,在這兒能碰見你。

 

陳喬:阿木,你也來看書啊。

 

陳木然:是啊,剛剛在公園寫生,發現沒有什么可描摹的,便來書館看看書。

 

陳喬:,那天真的很對不起,我本來不應該~,要不然你也不會衣服濕透透。

 

陳木然:沒事的,對了,你在看什么書啊!

 

陳喬:《十二樓》,我可以觀賞你畫的畫嗎?

 

陳木然:可以啊!

 

陳喬:你畫的是池塘,池塘中有游魚、蓮葉,還有水中的人影。

 

陳木然:你怎么覺得是水中的人影?

 

陳喬:因為白色的衣服我覺得很熟悉。

 

閃回 教室

 

陳喬:大家好,我叫陳喬,很高心認識大家。

 

陳木然:陳喬,那我可以照著你的樣子補全這張畫嗎?

 

陳喬:好啊!

 

陳喬:給我看看你寫的是什么?

 

陳喬綠樹陰濃夏日長,樓臺倒影入池塘。

水晶簾動微風起,并最南來一味涼。

 

陳木然:陳喬,這幅畫送給你了,她本身就是為你而作的。

 

陳喬:真的嗎?那我送你本書吧,《十二樓》。

 

陳木然:好啊,那我先回家了。

 

陳喬:拜拜。

 

(陳喬眼眶流出眼淚,阿新走過來)

 

阿新:陳喬!陳喬!你怎么了?

 

陳喬:阿新,我先回家了。

 

六十八 傍晚 街道

 

(陳木然騎著車)

 

陳木然:耶!

 

獨白:我記得她的樣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兩道彎彎如彎月的眉毛是用太陽色勾勒而成,鉤動著他懸空的心,一身的潔白是用白云色調配而成,再熏以芙蓉的幽香,深夜常常暗香浮動,魚兒在裙裾四圍嬉戲,裙擺在水面轉著圈兒。

 

六十九 欄桿

 

陳木然:那一刻我真正體會到何謂“起情氛無心露影”。

 

陳喬:很多情都是不經意間流入你心中的一股流水,然后匆匆流走。

 

閃回 校園

 

陳木然:校長找你會有什么事呢?

 

陳喬:不知道呢?去了就知道了。

 

校長:進來。

 

陳喬:我進去了!

 

(陳世和校長站在一起)

 

陳世:陳喬,爸爸和你說件事,你不要生氣。

 

陳世:我和你媽媽離婚了!

 

陳喬:為~為什么?你們一直不是好好的嘛,干嘛無緣無故要離婚?

 

校長:一時半會說不清楚,還有你以后再也不要和那個窮小子在一起了,還有我去外地工作了,你和你媽媽也會搬到外地。

 

陳喬:為什么這么突然的告訴我,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絕對不會和陳木然分開。

 

校長:陳喬,這件事情由不得你!

 

(陳喬跑出辦公室,《中學時代》響起)

 

七十 操場

 

(下著雨,阿木在跑步,陳喬蹲在角落獨自哭泣,《中學時代》響起)

 

獨白:他們說,想要哭的時候跑步將身上的水分蒸發,便沒有眼淚流了,我感覺我身上的水分一滴一滴從身上流下,如同過往的一幕幕從我心中消逝,我的心更并沒有好受些,反而愈加難受。

 

獨白:那天下午,我和陳喬一起做了最后一件事情,我決定將我的日記埋在學校的梧桐樹下,我們找來了鐵鍬,鏟子,將日記本放在了盒子中,深埋在樹下的泥土中,碰巧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日記本渾身上下濕透了,好像流淚了一樣,我們一起一寸一寸地蓋上泥土。后來,陳喬來信說,她現在有寫日記的嗜好,我也時常來樹下坐一坐,但是不久我便退學了。

七十一 欄桿

 

陳木然:你還記得你送我的《十二樓》嗎?

 

陳喬:我記得。

 

陳木然:后來我再一次去相遇的池塘邊寫生。

 

閃回 池塘邊

 

(阿木來到池塘邊,支起畫架,打開日記本)

 

(阿木翻開《十二樓》)

 

獨白:沒關系,我已經在畫紙上永恒地留下了她,我這樣安慰自己道。我以為將日記埋在樹下便會將記憶塵封,我過分天真了,我的日記本依舊時不時想起她,我的筆還是離不開她。我的眼睛注視著水面的太陽,時間從水面的太陽的緩緩移動中,我時不時抬頭眺望高樓,希冀還可以覓得她的倩影。

 

陳木然:你知道嗎?你送我的《十二樓》中的第一篇叫做“合影樓”。

 

陳喬:我記得。

 

陳木然:后來,我抽空寫《水面的愛情》,斷斷續續地寫了很久,中途放棄過幾次,直到有一天,我翻開你送的《十二樓》細細地看,再次下定決心將它寫完。

 

陳喬:這些年過去了,想不到你記得這么深。

 

陳木然:后來我獨自一人去看了薩爾瓦多·達利畫展。

 

閃回 畫廊

 

(陳木然獨自一人在畫廊看畫展,凝望著薩爾瓦多·達利的《記憶的永恒》)

 

獨白:我看著薩爾瓦多·達利的《記憶的永恒》,我漸漸明白,原來記憶真的可以永恒的,時間如同流水一般繞著鐘表轉著圈兒,有時候,我望著鐘表,我知道記憶一直在秒針上流動著,更多的時間我們并不會想起,但是一旦想起,我們竟會很長時間忘記時針和分針的存在。

 

七十二 欄桿

 

陳喬:你后來退學是因為什么?

 

陳木然:原因很多。

 

閃回 學校

 

陳木然:阿新!阿新!你站住!為什么你突然躲著我!我們之間到底有什么不能說的!

 

(阿新跑開)

 

閃回 阿蒙家

 

阿蒙:阿蒙,阿蒙,你到底在不在家?如果你在家的話你就出來見我?干嘛總是躲著我。

 

陳木然:我不知道為什么?他們突然一聲不吭,無聲無息地便從我的生活中隱匿了!

 

陳木然:我知道家里已經快供不起我上學了,我干脆退學,我和他們說,我不想學美術了,于是我……

 

閃回 家中

 

陳木然:爸,媽,對不起,我不想上學了,你們就讓我一個人去外面闖吧!

 

爸爸:好!你這個兔崽子,現在翅膀硬了,你現在就給我走!

 

(阿木跑開)

 

(阿木走在家鄉的小道上,《四季》音樂響起)

 

陳木然:我真的沒有想到到我們還會再見面!

 

陳喬:分別久了,便會重逢的。

 

陳木然:你怎么會在“零點酒館”?

 

陳喬:說來也話長。

 

七十三 公司

 

老板:請問我的“零點酒館”如果賣掉的話,大概能賣多少錢?

 

客服:你稍等一下!先喝杯茶。

 

老板:哦,好的,好的!

 

客服:我剛剛幫你查了一下,你的酒館屬于比較偏僻的地方了,而且營業額也不是很多,估計賣不了多少錢!

 

老板:每天來我酒館的多是常客,所以也沒有掙很多錢,大家圖的就是開心,現在酒館人越來越少了,我也打算回老家去安度晚年了,所以請你幫幫忙,盡快將我的酒館賣出去。

 

客服:大叔,這樣吧,你先回家,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

 

老板:好的,那謝謝你了!

 

七十四 街道

 

(老板獨自一人在街上走著)

 

七十五 酒館

 

(墻上的鐘擺滴滴答答,老板在門口,鐘擺的玻璃殼上映著他的身影,老板環顧著四周)

 

閃回 酒館

 

老板:姑娘,昨晚你喝多了,說了些胡話!你不回家家人現在肯定很著急。

 

阿昭:叔叔,你這兒收零工嗎?我想在這兒打工!其實我沒有家人,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在外面的。

 

老板:我這人不收零工的。

 

老板:要不這樣吧,我這兒有一間空房間,你每天給我幫幫忙,然后你就住在這兒。

 

阿昭:真的嗎?那太好了,謝謝了,叔叔!

 

老板: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阿昭:叔叔,你叫我阿昭就可以了!

 

七十六 欄桿

 

陳木然:所以你從那以后就一直呆在酒館?

 

陳喬:是的啊,叔叔人特別好,待我就像待自己的女兒一樣。

 

陳木然:他沒有妻子和子女嗎?

 

陳喬:前不久叔叔說起他曾經有一個女兒,后來女兒有一天突然失蹤了,他只記得她的女兒后背有一個胎記,不過那么多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

 

陳喬:阿木,我先回賓館了,你要多保重。

 

陳木然:陳喬,我們還有可能見面嗎?

 

陳喬:嗯,你看,現在是2001年十二月九號早上九點五十二分,我們上一次見面是在1999年的校園,說不定下一次我們又會在什么地點什么時候遇見呢?

 

陳喬:阿木!謝謝你還記得過去,我希望你好好地以后。

 

七十七 街道

 

(阿木在街上走著)

 

獨白:僅僅在兩天之內,有兩個女人對我說:“希望你以后好好的”,同樣的,她們在說完這句話之后,我們或許永遠地不會再見面了。

 

(阿木走在街道上,老板坐在酒館里,陳喬在路上往旅館跑著,蘇麗珍在家中打開門,背上行李)

 

(《至此流連各天涯》響起)

 

七十八 街道

 

(阿木在街上走著,路過出版社)

 

報社老板:把這些來稿都拿出去退掉!照這個樣子下去,我們報社遲早要倒閉。

 

工作人員:老板,其實吧,我覺得有些寫得蠻好的,比如這篇吧,以《十二樓》中的“合影樓”為原型寫的小說,還有這篇小說,將目前報社處境的困難以及投稿者與報社之間的利益關系寫得蠻真實的。

 

報社老板:現在與以前大不同了呀,現在報社的生存都是一個問題,更別提報社自己出錢為那些作者出版了!我做了這么多年的報社,報社是如何一步步沒落下去的,我心里最清楚不過了。

 

(一個投稿人走進來)

 

投稿人:老板,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肯出錢,你就肯幫我出版嘍!好!,既然這樣,我出二十萬,將我的這本《悲傷之城》出版。我在這本書中,主要想探討人在社會環境下,如何以自我毀滅的方式來反抗社會的。你覺得怎么樣?

 

工作人員:無論投稿人付多少錢,我們報社都是要多次審核,只有通過審核才可以出版!

 

投稿人:你是嫌錢少嗎?好!那我再出二十萬!

 

報社老板:小刀啊,這些稿件你拿出去扔掉吧。我和這位先生談一談出版合作的事情!

 

工作人員:老板!哎!

 

(工作人員拿著一堆稿子走到街上的垃圾桶旁,站在那兒,阿木看著那些即將被扔進垃圾桶的稿子)

 

閃回 傍晚 家中

 

(阿木在書桌前寫作,蘇麗珍站在門口)

 

蘇麗珍:阿木,吃晚飯啦!

 

陳木然:我沒有胃口,你先吃吧,不要等我了。

 

蘇麗珍:那你待會兒再寫嘛,你快看看我今天晚上做了什么菜。

 

陳木然:我說了你自己先吃,我還有稿子要寫!下次我在寫作的時候不要煩我!

 

蘇麗珍:那好吧,我先把晚飯保溫,你慢慢寫!

 

(阿木出去吃飯)

 

陳木然:我們先吃飯吧!阿麗!剛剛對不起,我對你亂發脾氣了。

 

蘇麗珍:那讓我看看你寫的稿子?

 

陳木然:等等,阿木!我讀給你聽,好不好!

 

蘇麗珍:好啊!

 

陳木然:你聽哦!

 

陳木然:我愛你!

 

閃回 陽臺

 

(阿木和阿麗依偎在一起,《夏夜晚風》響起)

 

七十九 街道

 

(投稿人走出來,臉上帶著笑容,工作人員瞥了一眼,又看看即將丟進垃圾桶的,收回了手,騎上了自行車)

 

工作人員:老板,出版社即使再窮也該有最后的堅持啊,可能我不在其位不懂其受,但是我知道出版社如果連最后的原則都沒有了,與其行尸走肉,那倒不如~

 

報社老板:我就問你,你還想不想干了?就算我們不收他們的錢,他們依然會有很多途徑出版一些盜版書籍!

 

工作人員:老板,對不起,我做不下去了!我現在就一家一家把稿子退給他們,我要告訴他們,他們一定會實現自己的理想的!

 

(工作人員跑出來,陳木然沖向那個投稿人扭打一團,工作人員沖上去)

 

投稿人:小子,你想干嘛?想打架嗎?你可別找打!

 

工作人員:別打了,你快走!快走!

 

投稿人:你個小子,敢幫他打老子,等著被你老板炒魷魚吧!

 

工作人員:去啊!現在讓你看看人是如何自我毀滅的!

 

八十 樓下

 

蘇麗珍:秋姨,我走了,你要多保重!

 

秋姨:阿麗,你真的決定離開阿木嗎?其實上次那件事是我騙你的,陳木然根本沒有喜歡男的那回事。

 

蘇麗珍:秋姨,其實我知道你是為了讓我對阿木死心才騙我的,現在我對阿木死心了,我也該走了!

 

秋姨:蘇麗珍,你等阿木回來再走吧,說不定他只是一時腦熱發糊涂了才要和你分手的。

 

蘇麗珍:或許他現在已經在老家了,如果我們還有可能,昨天晚上~,我們不再有可能了,我很了解阿木。

 

蘇麗珍:秋姨,請你幫我把這封信轉交給阿木!

 

(阿麗獨自一人走著)

 

獨白:昨天晚上,我等了一個晚上,我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挽留,我也沒有等到他開口,曾經有一天我對著奶茶,問阿木。

 

閃回 家中

 

蘇麗珍:阿木,你說如何才可以讓奶茶不過期呢?

 

陳木然:你把奶茶放在冰箱里冷藏,不要碰它,就好嘍!

 

蘇麗珍:阿木,我發現了一種比放在冰箱冷藏更好地不讓奶茶過期的方法。

 

陳木然:什么方法?

 

蘇麗珍:你看,喝掉它就可以啦,嗝,雖然有一絲絲苦。

 

獨白:那個時候我笑阿木不認真,放在冰箱里依然會被細菌侵蝕,即使沒有細菌也就自己慢慢腐爛,現在我笑我自己天真,與它在一起三年了,它最后在我身體中變質腐爛了,我的身體感到一種撕裂感,那種由內而外的。

 

八十一 酒館

 

(電話響)

 

老板:你好請問哪位?

 

客服:請問是賣酒館的嗎?

 

老板:嗯嗯,是的是的。

 

客服:有人愿意出二十萬買下你的酒館,人差不多晚上的時候他們會過去!

 

老板:好的好的,謝謝你,我一直都在酒館。

 

(阿木跑進酒館)

 

老板:阿木,你的臉怎么回事?你先坐這兒,我去給你拿藥水!

 

老板:你打架了?怎么那么不小心?

 

陳木然:被狗咬了!叔叔,還有酒嗎?

 

老板:你現在還想著喝酒,我可真是搞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不過看在你以后可能再也喝不到我的酒館的酒了,我就再請你喝一杯!

 

陳木然:喝一杯怎么行,我要喝十杯!

 

老板:你看看你,還沒有喝呢就說胡話了。

 

陳木然:我沒有說胡話,我很清醒,不信我證明給你看!

      

陳木然: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以后可能就喝不到你的酒館的酒了,你說,到底為什么,為什么說我以后可能再也喝不到你酒館的酒了,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我要走了!

 

老板:年輕人,你又喝多了,我的酒館不該是你醉的地方,應該是你醉醒的地方!

 

老板:我去給你拿杯醒酒茶!

 

(周霖路過酒館)

 

周霖:老板,你好,請問陳喬有沒有在這兒?

 

老板:你是昨天晚上的那位,你是陳喬的媽媽!

 

周霖:我是她媽媽,這幾個月謝謝你對她的照顧!今天早上她突然跑出去,轉眼間人就沒影了!

 

老板:我這個老頭真是搞不懂你們父母怎么做的?剛剛離開酒館人又不見了,阿昭能去哪兒呢?

 

周霖:是我們不好,我們以為騙陳喬我和他爸爸和好了,她就會回來!一定是昨天晚上陳喬聽到我和她爸爸又在爭吵,知道我們和好是騙她的!老板,你知不知道陳喬平時都去哪兒?

 

陳木然:阿姨,陳喬應該回家了,你放心!

 

周霖:你怎么知道?

 

陳木然:阿姨,你還記得我嗎?陳木然!我剛剛在路上碰巧遇見了陳喬。

 

閃回 街道

 

陳木然:陳喬,好巧啊,你去哪兒?

 

陳喬:好久不見啊,陳木然,我回賓館啊,爸爸和媽媽在賓館,他們好不容易找到我,剛剛沒和他們說一聲就出來了,這會兒他們該著急了!

 

陳木然:我估計陳喬現在在擔心你去了哪兒了呢!

 

周霖:想不到在這兒見到你!最近還好嗎?

 

陳木然:挺好的,打算在酒館再呆兩天便回老家過些日子。

 

周霖:阿木,其實我心中一直有個疑惑?為什么當時你和陳喬分手后不久你便退學了?

 

陳木然:其中緣由有很多吧,老師!后來我迷戀上了文學,對于我們這些窮人來說,喜歡上藝術是一件要命的事,我們總要不得已地做一些事情。

 

周霖:你畫畫也是很好的!想想有點可惜了。

 

陳木然:一路上走來,可惜的事情太多了,前一秒,這一秒,后一秒,都有遺憾的事情發生或即將發生,我現在靠寫一寫稿子養活自己。

 

周霖:我先回賓館了,阿木,謝謝你!

 

陳木然:老師,慢走,我祝福你們家庭美滿!

 

老板:阿木,你怎么認識阿昭,你又怎么認識阿昭媽媽的?怎么那么巧,短短兩天之內竟然那么巧!

 

獨白:所有的事情都在兩天內發生了,我自己都沒有想到在回老家之前發生了那么多事,現在的,過去的,事情一下子攢在一起打在我身上,像拳頭一樣!

 

陳木然:和阿昭認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還是在……。

 

八十二 賓館

 

陳世:這便是當年爸爸和媽媽分開的原因!爸爸心里很后悔,但是我現在無論做什么她都不會回來了?我該怎么辦?

 

陳喬:爸爸,如果你還深愛著媽媽的話,我相信媽媽一定能夠感受得到!

 

陳世:陳喬,爸爸對不起你,讓你和媽媽一直在受苦!

 

陳喬:我也常常讓媽媽擔心!我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還像小時候一樣惹媽媽傷心!

 

陳世:沒事!寶貝!爸爸一定會讓我們一家人再一次團聚的!

 

陳喬:其實我已經離家兩個多月了,兩個月來我一直住在開“零點酒館”的叔叔家,是叔叔好心收留了我,他待我就像親身女兒一樣。爸爸,我一直很想你!

 

陳喬:爸爸,我想去酒館和叔叔告別,我答應他我還會回酒館的。

 

陳世:好的,我們現在就去吧!

 

八十三 街道

 

陳喬:爸,你看,是媽!

 

陳喬:媽!

 

周霖:陳喬,你跑去哪兒了,讓我到處在找你!

 

陳喬:我和爸爸在賓館啊!

 

陳世:陳喬已經愿意和我們一起回家了!

 

周霖:回家也是該跟我回家!和你有什么關系。

 

陳世:霖霖,我不是已經幫你分析過了,你一個人沒有那么多精力和時間照顧陳喬,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啊!

 

周霖:陳喬現在已經長大了,并不需要我操很多心了!

 

陳世:那陳喬消失的這幾個月你怎么說呢?你一個人也會很累的,我會心疼的!

 

周霖:哦,你現在把陳喬離家出走怪在我頭上啦,我們當初分開是你有錯在先,我和陳喬發生任何事情與你沒有關系!你的心疼已經不值錢了!

 

陳世:我現在不是后悔了嘛!

 

陳喬:媽,你們就別吵了,你就原諒爸爸這一次吧,你們一起陪我去酒館和叔叔告別。

 

陳喬:媽媽,走啊!(陳喬拉著周霖的手)

 

八十四 酒館

 

陳木然:這就是我和陳喬以前的事了。

 

老板: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阿木,你也不要太沉溺于它的悲傷中。

 

陳木然:過去了那么長時間,往事再回首,其實我心里并沒有當時的痛徹心扉,更多的是一絲絲遺憾和更多的釋然了。

 

老板;你能想通那就很好了,無論做什么事,只要不留遺憾就好了。

 

陳木然:有時候讓愛情結束的并不是一場多么大的車禍,有時候一粒小石子便可以讓愛情脫離軌道,正好像愛情來得毫無理由一樣,愛情結束地也毫無預兆,我們又能怎么辦呢?

 

老板:阿木,要不要再喝點?

 

陳木然:有人請我喝酒,我是來者不拒的。

 

老板:來,喝一杯,世事參透都入酒。

 

陳木然:叔叔,挺羨慕這個小酒館的,將來我如你一般老了,就回家鄉開個酒館,牌子上面寫道:醉醒酒館。

 

老板:我的酒館小是小了點,但是人情味十足。

 

老板:阿木,今天你就多喝點,待會兒酒館就不在了。

 

陳木然:不在了?為什么?你看,酒館不是好好的嘛,怎么會不在了呢?

 

老板:我把酒館賣了!我回家鄉安度晚年了。大不了我在家鄉再開一個酒館!

 

陳木然:好端端的酒館干嘛賣了呢?我可真是搞不懂你。我還想著以后天天來你這兒喝酒呢!

 

老板:這會兒人該來了!

 

閃回 街道

 

(買酒館的人走向酒館)

 

阿蒙:媽,就是這家酒館了!

 

阿蒙媽媽:請問酒館的老板在嗎?

 

老板:我就是這家酒館的老板,請問你們是來買酒館的嗎?

 

阿蒙:叔叔,我們是來買酒館的。

 

陳木然:阿蒙,怎么會那么巧!

 

陳木然;叔叔,你說巧不巧,小說里的人物這兩天都讓我遇見了!我到底是在現實還是小說中?

 

阿蒙:叔叔,請問他是?

 

老板:他是陳木然!

 

阿蒙:哦~,真的是好巧啊,阿木!想不到這么久沒見面你一眼便認出了我,我差一點沒認出你來!

 

陳木然:那倒是,男大十八變,越變越狼狽!你能認出我個鬼哦!

 

阿蒙:媽,我和阿木去那兒坐會兒聊聊天,你和叔叔先談酒館的事情!

 

陳木然:叔叔,酒館千萬不要賣!

 

阿蒙:阿木,現在混得怎么樣?你和叔叔是什么關系啊,干嘛還讓他不要賣酒館?

 

陳木然:就這樣嘍,平時靠著點手上功夫勉強養活自己!

 

阿蒙:阿木,怎么你現在做起這行了?

 

陳木然:我做哪行?我憑自己的小小才華吃的飯!

 

阿蒙:你自己不是說了嘛,盜竊這一行!

 

陳木然:我說你可真是驢腦袋,我說的是筆桿子!

 

阿蒙:哦,哦~,我還以為,對不起啊,阿木,錯怪你了!

 

阿蒙:還有,阿木啊,當年突然不理你的事情,你別再放在心上了!

 

陳木然:阿蒙,真心話,如果我仍舊耿耿于懷的話,我不會向你打招呼,或者我直接上去就踢你一腳,打你一拳了。莫名其妙的事情多得多了,不見得全都要問個理由!

 

阿蒙:那我們喝點!

 

陳木然:你等著,我去拿酒來!

 

老板:那么說好,明天你再來,我把酒館轉讓給你!

 

陳喬:叔叔!

 

阿昭:阿昭,你怎么又回來了啊?爸爸媽媽好不容易找到你,下次你可別再離家瞎跑!

 

陳喬:叔叔,我這次來是專門和你道別的!

 

阿蒙媽媽:好巧,這幾天你不在家,我沒想到會在這兒碰見你,你過來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阿蒙媽媽:你不在家的這幾天,我想明白了,直到剛剛我看到你緊緊握著她的手,現在我徹徹底底死心了,留得住你的人留不住你的心,我認了!離婚協議書我已經辦好了,如果你執意走,請你簽個字,也好讓我解脫!

 

阿蒙媽媽:當初我以下流手段逼迫你和我結婚,希望你忘掉它!讓我在你的心中留一個好印象!我認識你是一個美麗的錯誤,我不愿再讓這個錯誤繼續下去了。

 

周霖:陳喬是絕對不會跟你和她走到,你想都別想!門都沒有!

 

陳世:謝謝你的理解!

 

陳世:陳喬是不會跟我走,你今天必須跟我走,我還愛你!霖霖!曾經的我有一個愛你的機會,可是我沒有珍惜,現在我悔于沒有機會愛你,如果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想好好愛你!

 

阿蒙媽媽:對了,這家酒館我已經買下來了,我把它交由你來打理,如果你打理地不好,我不會再讓你有機會愛她的!

 

陳喬:叔叔,你把酒館賣了?

 

叔叔:我老了,打理不動酒館了,回老家安度殘年了!(老板走到酒館角落獨自坐下來)

 

八十五 樓下

 

(秋姨獨立一人坐在那兒,起身跑向酒館)

 

八十六 酒館

 

(阿木起身跑向家)

 

阿蒙:阿木,你去哪兒?

 

八十七 酒館

 

秋姨:阿木人呢?

 

陳喬:他剛剛跑出去了!

 

秋姨:在這節骨點上,找不到他人,我先回家看看!

 

八十八 家中

 

(阿木推開門)

 

陳木然:阿麗!阿麗!

 

(阿木走進房間)

 

陳木然:阿麗,你別玩捉迷藏了!

 

(陳木然望著桌上停止轉動的鐘表,秋姨敲門進來)

 

秋姨:阿木,這是蘇麗珍給你的信!

 

(陳木然翻開信看著,從家中跑出來,奔向車站)

 

八十九 車站

 

(阿麗站在車站)

 

陳木然:阿麗,能否再給我兩分鐘的時間?

 

蘇麗珍:好!

 

陳木然:這兩天,我慢慢發現,我的一切與你息息相關,我再也離不開你!說來也可笑,當天是我執意要分開,現在我執意要挽回你!

 

(阿木慢慢撥動鐘表)

 

陳木然:蘇麗珍,我們重新來過可好!

 

蘇麗珍:陳木然,我想回家!

 

陳木然:我帶你回家!

 

(陳木然拉著蘇麗珍的手往回走)

 

九十 家中

 

(陳木然在書桌前寫作)

 

獨白:我望著桌子上面的鐘,我記得曾經有一天我問我自己:時針,分針,秒針哪一個重要?我依然不知道答案,我唯一知道的是,記憶藏在秒針中,我們時常不在意,卻偶爾會闖入腦海中,未來在分針上走著,不急不慢地等我們,而時針上轉動著的是現在,現在才是我們最珍貴的年華,而最珍貴的年華往往轉得很快,因為每當它轉一圈,便日出日落一次。(隨著日出日落的不斷切換,陳木然在變化著)

 

蘇麗珍:陳木然,吃飯啦!

 

老板:陳木然,趕快來吃飯,吃完飯陪我去酒館喝兩杯!

 

獨白:說來也奇怪,那天來買酒館的人第二天沒有來,或許她也不清楚她說的明天是哪一天的明天。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fsalp.com.cn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頻道www.fsalp.com.cn/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娛樂活動的地方,就有中國國際劇本網的身影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2元彩票大乐透走势图连线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