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元彩票大乐透走势图连线|2元彩票双色球
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微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fsalp.com.cn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禁毒宣傳題材相聲劇本《禁毒宣傳
黨慶國慶演出干部廉政搞笑小品《
婚宴酒店服務宣傳題材搞笑小品《
以珍惜美好生活為主題的小品(致富
子女幫父母找對象搞笑小品劇本(雙
禁止濫辦酒席的小品,濫辦酒席小品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禁止濫辦酒席的小品,濫辦酒 5-14
一個充愛心滿正能量的小品 5-13
銀行營銷案例情景劇,銀行產 5-11
最新最感人的母親節小品劇 5-9
農歷五月初五端午節喜劇小 5-8
有關學校后勤的情景劇劇本 5-5
醫院感人舞臺情景劇表演劇 4-24
宣傳銀行的小品劇本,銀行營 4-21
鄉鎮扶貧辦主任扶貧干部小 4-18
有關校園不良現象的小品劇 4-17
適合銀行行慶快板詞,適合銀 4-16
學校校園后勤音樂劇劇本《 4-16
搞笑校園小品劇本,校園搞笑 4-15
婆媳之間小品臺詞,婆媳關系 4-13
7月7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 4-10
與建黨建國有關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小品劇本 4-4
校園欺凌相關小品劇本,拒絕 4-3
校園欺凌小品,校園欺凌小品 4-3
黨員干部救災感人音樂劇劇 4-2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小品劇本 4-1
寺院寺廟小品,祈福消災法會 3-30
有關改革開放的小品,改革開 3-29
紅色題材小品,紅色主題小品 3-29
發生在小區裝修影響居民的 3-28
公務員題材詩朗誦,公務員朗 3-27
婦產科醫生超感人小劇本品 3-26
關于家風的情景劇劇本,關于 3-25
6月6日全國愛眼日小品劇本 3-23
6月5日世界環境日正能量小 3-22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微電影劇本 > 其它微電影劇本 > 真實的魅影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微電影劇本-其它微電影劇本   會員:袁浩201666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2/11 17:16:46     最新修改:2019/2/13 13:20:31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fsalp.com.cn 
真實的魅影
作者:袁浩(真名袁惠明)
中國國際劇本網微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外  盤山公路  下午

一輛客車蝸牛似地爬行在崇山峻嶺間。那是一輛車廂外前置發動機的“大鼻子”老舊客車。伴隨著嗡嗡的發動機轟鳴,老爺車吃力地沿著盤山公路攀爬著。車的前擋風玻璃右上方貼著行車起止地“雷音縣 —— 響水鎮”紙質標識。

公路狹窄不平,一邊是千仞絕壁,一邊是萬丈懸崖。其情其景驚險異常。

袁  毅:(畫外音)我是一個當了多年軍隊戰地記者的公安戰士,地道的無神論者。但一個親歷的靈異事件,讓我在之后的幾十年里都無法忘懷,也無法想通那是為什么?

內  客車里  下午

車廂擠得滿滿的。乘客有的昏昏欲睡,有的隔窗觀景。奉命進行外調的公安戰士袁毅和戰友周建啟挨坐在偏后座位上。靠窗的周建啟欣賞著窗外奇景。帶隊的袁毅則閉目思考著即將執行的任務。兩人各自斜挎著一個50式黃色軍用挎包。

袁  毅:(畫外音)1952年10月,我在朝鮮某戰役作戰地采訪時身負重傷后回國治療,之后轉業到家鄉雷音縣公安局做了公安戰士。

1954年8月的一天,我和戰友,同樣是轉業軍人的周建啟從縣局到百里之外一個叫響水鎮的偏遠古鎮搞人事外調,不想遇到了一件怪事,看見了一個凄慘的女子鬼魂,一個真實的魅影。

(推出片名)

真實的魅影

伴著袁毅的旁白,只見靠窗的乘客多被窗外險境吸引著驚嚇著。突然,客車往懸崖方向一搖,不少乘客嚇得驚叫起來。

眾乘客:啊……

(在畫面和畫外音中打出演員表)

外  山區公路  黃昏

客車這時跑在依然崎嶇不平的公路上。遠處紅彤彤的太陽已抵近云遮霧罩的山頂。跑了一段路后,客車抖動幾下熄火停了下來。

內  客車里  黃昏

50來歲的司機嘗試了幾次發動,但發動機吐吐幾下再沒聲了。袁毅不禁抬手看表,表針指著六點三十五分。他望望窗外,見太陽已隱沒在遠山之后不禁皺了皺眉頭。

周建啟:(對袁毅)好像斷油了。(對司機)哎,師傅,油箱不會空了吧?

司  機:斷什么油?不會!(自言自語地)唉,這老爺車呀,可真他娘的太難伺候了!看來又要當“山大王”咯。“山大王”哦“山大王” ……

他嘴里念叨著跳出駕駛室檢查發動機去了。

外  客車車頭  黃昏

司機打開引擎蓋檢查發動機,嘴里又念叨起來。

司  機:祖宗誒,你老人家哪里又不舒服了嗎嘛?

內  客車里  黃昏

乘客們躁動議論起來。不一會兒司機回到駕駛室試著發動車,只有電機嗚嗚了幾聲,發動機依然沒能點著。

周建啟:(對袁毅)見鬼!我去看看。

袁毅點了點頭。周建啟起身走向前面車門。

周建啟:哎,師傅,我下去瞧瞧。

司機側目質疑地看了看周建啟沒吭聲。女售票員也質疑地看著他沒動。

周建啟:(對司機)扳手改錐給我用一下。

司機不情愿地遞給周建啟修車工具。周建啟自己打開車門,邊下車邊安撫司機。

周建啟:放心吧師傅。我在部隊干了這行十幾年,遇到的麻煩也多得去了。

司  機:(若有所悟地)哦……

周建啟下車走到車頭,踏上前保險杠熟練地掀開引擎蓋。司機仍然不放心地跟上前與周建啟一道修理起引擎來。

袁  毅:(畫外音)那天要不是周建啟這個老汽車兵幫忙,我們真成“山大王”了。等客車磨蹭到響水古鎮時已是深夜。由于那里沒電,又逢月黑天,滿鎮一片漆黑。幸好我們很快找到一個叫響水客棧的住處。

外  響水客棧大門   深夜

一個沒有上漆的木牌掛在昏暗的客棧大門門楣上,在旁邊一盞馬燈昏暗的光線映照下,“響水客棧”四個黑字依稀可辨。

客棧旁邊響水河在微光中嘩嘩流淌。袁毅和周建啟在夜色中沿著河邊石板路走向客棧大門。兩人看到客棧標牌后松了一口氣。

周建啟:奶奶的!終于有地兒睡覺啦!

袁毅聽了會心一笑。他倆走到大門內右側登記室窗口登記入住。登記室里靠窗案桌上亮著一盞半明不暗的馬燈。

內  登記室窗口  深夜

負責登記的是身材瘦小,滿臉滄桑的陳老伯。他看著袁毅倆遺憾地搖了搖頭。

陳老伯:唉,兩位同志,對不住啦!你們來晚了。明天是大廟會,趕集的人多,客房都住滿了。抱歉……抱歉!

袁  毅:嘿嘿……老人家貴姓啊?

陳老伯:免貴姓陳。

袁  毅:哎,陳老伯,您看啊,我倆大老遠地來,人生地不熟的,麻煩您給想想辦法。您看這天黑得,叫我倆上哪兒找住處去?隨便給安排個地兒,能躺下就行。幫幫忙幫幫忙。

周建啟:是啊是啊。老人家,您想想辦法,想想辦法。

陳老伯聽后猶豫了一下詭異地告訴袁毅倆。

陳老伯:嗯……客房倒是還有一間,就是不太“干凈”,好久沒有客人住過了。

周建啟:(高興地)嗨,這就行了嘛!不干凈怕啥?我倆都是當兵的出生,戰壕里沒少睡過覺,不講究那些。

袁  毅:是是,能睡覺就行,衛生差點沒關系,老伯。

陳老伯見袁毅倆沒聽懂他的意思神色更加詭異地悄聲解釋,好像害怕驚動了誰似的。

陳老伯:誒,什么衛生不衛生的?那房間……鬧鬼,鬧鬼!懂了吧?傍晚時來過幾位,也是纏著我想辦法,聽我說明緣由后,瞧!都不敢住,走啦。

袁毅和周建啟聽了不禁相視一愣。

袁  毅:(畫外音)昏暗中乍聽如此,我心里不禁一掣,但馬上覺得這是扯淡。作了多年戰地記者的我骨子里就不相信有鬼神之類的東西。

周建啟:(不以為然地)呵呵……原來是這么回事啊?我倆都是當兵的出身,死人堆里沒少過個夜的人,還怕這個?

袁  毅:嗨,沒事沒事,就要那間房了。

周建啟:正好,要真有鬼來的話,我倆給您活捉了它!

陳老伯聽了他倆的話,重新打量起面前的這兩個人,目光在他倆的軍用挎包上停留了一下。

陳老伯:(自言自語)當過兵的人……嗯嗯……住吧住吧。

外  響水河畔  深夜

河邊垂柳暗影扶蘇,河中響水寒光閃爍。天空正中,一牙殘月掛在亂云叢中。

10  外  客棧大院  深夜

由于夜深客人們多入睡,客棧大院異常寂靜。陳老伯提著馬燈領著袁毅倆一會兒院壩一會兒廊道拐彎抹角地繞到側院深處的一個房門前打開門鎖,塞給袁毅一盒火柴。

陳老伯:床頭有燈,小心火燭啊。

袁  毅:放心放心。

陳老伯交涉完便回登記室去。袁毅倆目送著他,只見他的身影在墻壁上忽明忽暗的晃動著。

等他走遠,袁毅懷著略微忐忑的心情,嚓地劃亮火柴照了照門前的環境,黑洞洞地看不清多大的范圍,死寂得連他倆的呼吸聲都聽得清清楚楚。

周建啟取下門鎖把門輕輕一推,門嘎……嘎……嘎……地慢慢打開,隨之竄出一股霉味。他倆不由得迅速捂住鼻子。

周建啟:嚯,好大的霉味兒!

這時火舌燒著了袁毅的指尖,疼得他猛地一甩手。周建啟被他的舉動驚得一掣。

袁  毅:嘶……

周建啟:呀!怎么……怎么啦?

袁  毅:(畫外音)火光一滅,黑暗頓時箍得我倆透不過氣來。我驀地想到,陳老伯剛才說的那個鬼會不會就在身旁?想到這里,雞皮疙瘩剎那間爬滿了我的全身,心里不禁一陣發憷,不過瞬間回過神來。

袁  毅:沒什么!

他說著又嚓地劃燃火柴。微光中,兩人摸索著往屋里走。

11  內  客房  深夜

袁毅找到煤油燈點亮。伴隨搖曳的微光,他倆不約而同地打量起房間來。那房間是規則的長方形,有七八十平方米,整體呈凹字形擺放著四張老式大木床和一個當床頭柜的黑漆大香案。香案的漆皮斑駁陸離滄桑陰森。此外,靠門處兩側墻邊分別擺放著四個洗臉架和搪瓷洗臉盆。因為屋子寬東西少,整個房間顯得空空蕩蕩。

周建啟:(打哈欠)困死啦困死啦!

袁  毅:(取挎包)好熱!

兩人顧不得洗漱,謹慎地把挎包放在枕邊,脫下襯衣撣撣帳子里的蚊子后便熄燈上床就寢。

周建啟:哎……舒服。

袁  毅:太熱了!

12  登記室  深夜

陳老伯一手拿著冒煙的大煙桿,一手輪著大蒲扇閉目養神,不時深深吸上一口,再吐出濃濃的煙霧。

13  內  客房蚊帳里  深夜

曾經是戰地記者的袁毅因長期熬夜寫稿的緣故神經比較衰弱,加上暑熱難耐,輾轉反側難以入睡,耳邊卻響著周建啟的鼾聲。

14  外  客棧大院  深夜

四處黑咕隆咚一遍寂靜,只有夏蟲在斷斷續續地呢喃。袁毅穿著背心朝大門登記室摸黑走去。

15  內  登記室  深夜

陳老伯僅管正吸著葉子煙閉目養神,但仍然感覺到有人來了。當他看見是袁毅,頓時警覺起來。

陳老伯:(關切地)誒……怎么啦?

袁  毅:唉,睡不著。

陳老伯:哦……我還以為……他呢?

袁  毅:睡得正香呢。

16  外  客棧大院  深夜

寂靜的大院里時斷時續著夏蟲的鳴噪。黑暗的天空時隱時現著小星星。

17  內  登記室  深夜

袁毅邊與陳老伯下象棋邊與他聊天,不時地忘了走棋子。

袁  毅:哎,老人家,您說那屋子鬧鬼是怎么回事啊?

陳老伯:鬧鬼……嗯……你知道你們住的那間屋子原來是什么地方嗎?是供奉房主人祖先的香火房,陰氣重得很……

袁  毅:(若有所思地)哦……

陳老伯:這個大宅院可有些年頭了,從開始修建到陸陸續續擴建約莫有百十年吧,經歷了不止一戶人家。(提醒袁毅)哎,該你走了……

袁  毅:哦,對對,我走,我走。

陳老伯:這最后一戶主人姓李,也住了四代人吧。末尾一代主人叫李河清。這李家雖然很有錢,可偏偏男丁不旺,都是單傳。(提醒袁毅)誒誒……小心你的車……

袁  毅:哦哦,您講您講。

陳老伯:李家是遠近聞名的望族。最后那個主人李河清人稱李老爺。叫他李老爺呢不僅因為他是東家,還因為他是縣城里的一個什么官老爺。這人如果還活著的話,現在……快六十了吧。

袁  毅:還活著?被鎮壓了嗎?

陳老伯:沒有,跑咯……這個李老爺長期在百十里外的縣城里當官,父母健在的時候呢還不時回來住上個幾天,雙老過世后就很少回來咯。這都好幾年前的事咯。

(閃回)

18  內  李家大院(現客棧)  白天     

袁  毅:(畫外音)沒有妻子兒女嗎他?

陳老伯:(畫外音)哪能呢。人家那么有錢,哪里會缺老婆孩子,有兩房太太和兩個女兒呢。聽說是不待見大太太,所以不愛回家。

在袁毅和陳老伯的畫外音中呈現整個李家大院。這是一個有近百年歷史,不算太大,很不規則的三進大院。除了中軸線上的三座正廳房和后花園外,兩側還有被圍墻隔開,由月亮形、寶瓶形圍墻門連通的側院偏房。由于是不斷擴建的,這些小院偏房布局混亂,通道錯綜復雜。全部房屋共有二三十間,都建在四十來公分高的石階上。

其中,兩側院子里各有七八間屋子改成了客房。其余的不是堆放著雜物就是空著。沒有設置配套的廚房和餐廳。袁毅他們住的是側院深處的一個房間。整個大院用三四米高的青磚圍墻與外界分開。

19  內  中院飯廳  正午

大圓桌上擺著八九盤菜肴和一葷一素兩缽湯。李和清一家子正在用午餐。

身材微胖,器宇軒昂,滿臉慈祥的李河清端坐圓桌上方。在他左邊坐著體態肥胖,面帶假笑的大太太賈淑賢。右邊坐著身材苗條,面容如花的二太太方卉馨。此外還有他體態滾圓,面相邪惡的二女兒李勝娚和身材扁瘦,面相陰冷的二女婿吳天良。

桌旁站著懷抱一個幾個月大小男孩兒的丫鬟伶兒。小孩兒是李河清二女兒的兒子他的外孫。其她幾個老媽子和小丫鬟也伺立在飯廳里。

李老爺滿懷憐愛地給二太太方卉馨挑著各式葷菜往方卉馨碗里放。

李老爺:(溫柔地)來,雞肉……魚肉……卉馨哪,你可是一個嘴巴兩個人吃飯啊!可得多增加增加些營養,多吃點啊,這樣你們母子倆才能長得壯壯實實的,是不是?

方卉馨:(溫情地)謝謝老爺,我自己來。我只想吃點素的。

見此情景,飯桌上的其他人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接著,賈淑賢挑了幾樣素菜放到方卉馨碗里。

賈淑賢:(親熱地)。妹子,吃這些綠色兒的,爽口。哎呀,老爺誒,你們男人家沒懷過孩子是不知道,眼下你給我們家卉馨龍肝鳳掌她也是吃不下的。

卉馨啊,現在你要少吃多餐。吃完飯呢,你就去院子里走走,累了就回房好好睡個午覺。等你醒來后,我會叫廚娘把姐姐特地為你準備的鮑魚香菇湯送你屋里去。那可是稀罕物,我和老爺都難得嘗一回呢,嘖嘖嘖……鮮美得很,還一點兒都不膩,好吃好喝著呢。是不是呀老爺?

李老爺:(欣慰地)是是是。卉馨哪,你淑賢大姐說得對。鮑魚可是大海里出產的寶貝,離我們這兒有十萬八千里呢,難得得很哪!也不知你淑賢姐姐是怎么弄來的。真難為她一片苦心啊。

方卉馨:(動情地)姐姐您真好。謝謝姐姐!

賈淑賢:哎呀妹妹,說什么吶!不謝不謝!你喜歡吃我就叫下人多燉點給你吃,只要你能給我們家生個大胖小子,為李家續上香火,阿彌陀佛,我就謝天謝地啦。老爺,你也一定會記我的好,是不是呀,老爺?

李老爺:(拱手相謝)那還用說嗎!謝過夫人!謝謝,謝謝!

賈淑賢:老爺你問怎么弄來的?那就問問你女婿天良吧。

李老爺:(看著吳天良)哦……

吳天良:(恭敬地)嘿嘿……爹,我還不是按老娘的吩咐千方百計地去弄唄,反正沒少費事兒,不然我那交得了差呀。是不是呀老娘?

賈淑賢:是,是。能干,我的好女婿。(夾塊燉雞腿放到吳天良碗里)老娘賞你根雞腿兒,以后辦事好再跑快一點兒!

方卉馨看著那雞腿兒惡心了一下。

吳天良:(討好地)謝謝老娘!

他倆的言來語往,逗得滿桌子的人都笑了。

李勝娚:(撒嬌地)爹爹啊,這瘦猴兒給您女兒我辦事都沒那么盡心呢。

吳天良:誒……差矣差矣。你我兩口子是同輩,姨娘可是我們的長輩,能一樣嗎?何況是岳母大人的吩咐,我敢不盡心嗎?哈哈哈……

賈淑賢:你個小丫頭片子,還吃起你姨娘的醋來啦。

李老爺:來來來,爹爹也疼疼你這個寶貝女兒。

他說著把一塊燉雞翅放到李勝娚碗里。看到那雞翅,方卉馨忍不住要吐,捂住嘴巴起身就往屋外跑。李老爺和下人們連忙追上去攙扶著她。方卉馨站在屋檐邊吐了起來。李老爺輕拍著她的后背心疼得直搖頭

李老爺:卉馨哪,你吃進去的還沒有吐出來的多!這怎么好啊!

唉,瞧你呀,都瘦成什么樣子啦!唉……

(現實)

20  內  登記室  深夜

陳老伯:(感嘆地)可惜了,這對老少鴛鴦盡管千恩萬愛,結果還是夢幻一場。

袁  毅:(好奇地)夢幻一場?

陳老伯:可不。就一兩年功夫,那小的就跟人私奔了。真是世事難料啊!那方卉馨一走,這李老爺的心也就算是徹底死啦。自那以后,他就難得落屋咯。偌大的家業全丟給大太太一人管。沒辦法,大太太只好把二女兒兩口子接回家來幫忙。

袁  毅:(走炮)將!

陳老伯一愣,交換著棋子步伐試圖挽救老帥,但已無法救活棋局,于是兩手一攤。

陳老伯:沒轍了!

袁  毅:怪我怪我,一個勁兒催您講故事,讓您分心了。

陳老伯:呵呵呵……真謙虛,輸的我心里痛快。

袁  毅:哎,老人家,還是說說鬧鬼吧?

陳老伯:鬧鬼?哦哦……說遠了說遠了。(神色詭秘地)知道嗎小伙子,就在你們住的那個房間,已經有好幾撥客人半夜三更看到鬼啦,是個女鬼……真是嚇死個人了啦!

(閃回)

21  內  客房  深夜

就在周建啟睡的那張床上,一個男子蓋著被子靜靜地睡著。忽然,一個女子飄然而至,身著白色連衣裙,腳穿黑色高跟鞋,體態豐盈窈窕,頭發濃密微卷,容貌秀麗蒼白,神情凄楚哀傷。瞬間,睡夢中的男子身子扭動起來,接著騰地坐起身。當他看清床前女子的身影時嚇得驚叫起來。

男  子:啊……鬼!鬼……啊……

(現實)

22  內  客房  深夜

周建啟睡得死死的。

23  內  登記室  深夜

袁  毅:凡是住過那房間的人都看到過這女鬼嗎?

陳老伯:那倒沒有。唉,這你就不懂了年輕人,這種鬼物要“陽氣”弱的人才能看到。我見你倆是當過兵的人,年紀輕,“陽氣”旺,所以才敢讓你們去住。呵呵……我看你倆呀倒像鬼神近不了身的人。

袁  毅:呵呵……您老人家真有眼力,看我倆像鐘馗不成?(打哈欠)哎呀不行了老人家,我得睡覺去咯。您也睡會兒吧,半夜三更的不會有人來啦。

陳老伯:誒……這可不行,我還要巡夜呢。規定,這是規定。

袁  毅:那,我先睡覺去了。

陳老伯:睡去睡去。快四更了。棋藝不錯當兵的,有股子猛勁!

袁  毅:哪里哪里,姜還是老的辣嘛。

陳老伯:(找來一只手電筒訥……照著點,鐘馗老爺,別被小狐仙嚇著。

袁  毅:呵呵……不會不會,哪有鐘馗怕鬼的!

24  外  客棧大院  深夜

空曠的大院黑咕隆咚靜得瘆人。袁毅小心翼翼地照著道慢慢前行。突然,唰的一聲,驚得袁毅把手電光掃過去,見一棵大榕樹上的幾片樹葉搖晃著。袁毅明白那是鳥兒在挪窩便放下心來繼續前行。

突然又見前面兩個光點一閃一閃的,不由得停下腳步審視起來。僵持了一會,只聽嗖地一聲光點消失了。袁毅驚得一掣,但馬上看出那是一只貓,于是繼續拐彎抹角地再往客房走。

袁  毅:(心聲)奶奶的,還真慫包了!

25  內  客房  深夜

袁毅躡手躡腳地走到周建啟床前,掀開他的蚊帳照了照他的臉,見他睡得那么香甜不禁羨慕地苦笑了一下。他放下蚊帳輕輕回到自己床上靜靜躺倒,剛合上眼一會兒,突然聽到周建啟啊地一聲驚叫。

袁  毅:(吃驚地)怎么啦!

周建啟:(驚恐地)鬼!鬼!

袁毅聽了騰地坐起身,抓起手電打亮沖到周建啟床前猛地拉開蚊帳,只見周建啟拿著手槍呆坐在床上,滿臉驚惶,大汗淋漓。

袁  毅:(心聲)鬼!真有鬼?不,夢魘,是夢魘!

袁  毅:(拍拍周建啟的臉哎哎,醒醒,哪來的鬼?醒醒老兄!醒醒!

周建啟:(驚魂未定地)女……女的……

袁  毅:女的?

周建啟:女的……都來兩回了。

袁  毅:(畫外音)因為剛聽老伯講過女鬼的事,他的話頓時驚得我毛發豎立,臉皮發麻。

周建啟:剛……剛才還站在這……這里。

他邊說邊指自己和袁毅鋪位之間的空地。袁毅扭頭看過去,昏暗中似乎真有個女鬼站在那里。他唰地把手電光掃過去,幻影消失了。

袁  毅:誒誒誒,老兄,你魔怔了,別自己嚇唬自己。哪來的鬼?睡覺睡覺。

盡管心里有點發虛,袁毅畢竟不相信有什么鬼。他奪下周建啟的手槍放在他的枕邊,然后把他按倒睡下,之后回到自己床上重新躺倒,凝神想了想后摸出枕邊挎包里的手槍放到枕頭下。

26  外  大院  深夜

陰森的大院里,登記室陳老伯提著昏暗的馬燈巡著夜。

27  內  客房  深夜

袁毅已經睡著。這時,一個女子輕飄飄地走到他床邊,哀傷地看著蚊帳里的他,眼淚像斷線的珠子在臉上滾落。袁毅被她驚醒。盡管隔著蚊帳,光線陰暗,但他卻清楚地看到蚊帳外那女子站在自己床前,長相打扮一如陳老伯所言,頓時聯想到女鬼,于是唰地抓起手槍坐起身打開扳機隔著蚊帳向那女子瞄準。

袁  毅:(震驚地)誰?

他的叫聲把再次睡熟的周建啟驚醒。他也唰地抓起手槍坐起身撩開蚊帳尋找目標。

周建啟:(緊張地)她在哪兒?

袁毅聞聲撩開蚊帳用槍指著女仔剛才站立的地方。

袁  毅:剛才還在這兒!她又來了!

周建啟:(悄聲地)伙計,真的有那東西哦?

袁  毅:(悄聲地)看來老人家不是嚇唬我們的。

周建啟:是呀!我看的明明白白,不像是在做夢。

袁  毅:(畫外音)當晚,我們兩個大男人再也沒敢睡覺,點上油燈聊天壯膽,直到天亮。

28  內  響水客棧  白天

袁  毅:(畫外音)第二天,我們完成外調事項后,特意找到鎮公所領導介紹這樁怪事,得到高度重視。他們當即派了兩名工作人員配合我們進行實地調查。

在畫外音中,袁毅倆和鎮公所及客棧負責人等一行六人沿著七彎八拐的通道走到他們昨晚居住的那個偏僻間客房門前。那是典型的明清時期建筑。大門和墻壁全由木料制作。

29  內  客房  白天

袁毅一行開門進屋。盡管是白天,因采光不好客房依然很幽暗。他們仔細勘察客房,見那房間四壁是帶有杉木裙腳的石灰墻,屋頂是規整的小青瓦,地面由十五公分左右寬的木板鋪成,因為年代較久遠,有些地方已經朽損。

袁毅凝神觀看床頭那個黑漆大香案。它顯得特別詭異。恍惚中袁毅看見上面還供著幽幽的貢品,燃著裊裊的香蠟。自知出現了幻覺的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定了定神揉了揉眼睛,然后抬頭向上觀察,看到香案背后墻上掛著一塊斑駁陸離的黑漆大木匾,上書“香火永續”四個描金大字。

其他人東瞅瞅,西敲敲,有人還走到隔壁去檢查,但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突然,袁毅從地板發出的空洞聲聯想到下面是否會有玄機,便特意用腳跺了跺地板。地板發出咚咚的空響聲。

袁  毅:撬開看看。

其他人:對對對……撬開看看……是的是的,撬開看看……

袁  毅:老周,你去登記室把馬燈還有手電筒拿來。

周建啟:好。

袁毅在其他人幫助下,開始在他和周建啟昨晚睡的兩床之間地板上找了個縫隙撬了起來。當第一塊木板撬掉后,黑咕隆咚的地下竄出一股腐臭味,熏得靠近的人連忙捂住口鼻。

陰森的暗室呈現在腳下。原來,因為房屋建在石階上,地板下面隨墻基和一些承重石柱分割出了若干低矮空間,形成一個個沒有利用的暗室。這種結構的主要功能是防潮。

這時周建啟帶著馬燈手電回來了。等第二塊木板撬掉后,袁毅為了盡量減少破壞示意大家停止拆卸。

袁  毅:可以了。

他從周建啟手里拿過手電,屏著呼吸把頭探入三十來公分寬的開口下,借助手電光掃視下面的情況。這一看把他驚得目瞪口呆。在手電光柱里,只見兩米開外墻基處蜷縮著一個身著白色長裙的遺骸,一個慘白的骷髏正好幽幽地對視著他。

袁  毅:有人!

他下意識地縮回頭大叫一聲,把在場的人嚇得一陣慌亂。

其他人:真的嗎……看花眼沒有啊……

周建啟:我瞧瞧。

袁  毅:不用看了!繼續,繼續拆,往那邊!

他指著周建啟昨晚睡覺的床下地板說。大家七手八腳地挪開那床,加快速度撬地板。很快,地板被撬開了六七十公分。

袁  毅:停!

他說完打開手電跳下暗室。周建啟也點燃馬燈提著跟下去。他倆匍匐到那遺骸前,發現遺骸旁還有一個不太完整的小頭顱和一襲小兒衣物。他們小心翼翼地把全部遺骸遺物傳遞到地板上面,然后爬出暗室。

周建啟:(指著地板上的一大簇卷發驚嘆)天哪,是她,就是她!就是這頭發!

他的驚嘆又把大家驚得面面相覷。

袁  毅:(蹲下用手撥了撥那頭發不錯!就是她!

那是一簇濃濃的卷發,雖然蒙塵卻依然秀美黑亮,昭示著死者生前的時尚和年輕。

30  外  客棧院壩  白天

寬敞明亮的院壩中,袁毅等人小心翼翼地把遺骸和衣物轉移到這里,并按刑偵方式進行拼接擺放。周圍擠滿了看稀奇的群眾。

周建啟:(指著地上的遺物驚異地)就是這條連衣裙……還有這雙皮鞋,高跟皮鞋!

他的驚異聲引起在場群眾一陣騷動和一片竊竊私語。他們一個個使勁往圈子里擠,想看清里面地上的遺骸遺物。

周建啟所指的是一條白色絲質連衣裙,已經泛黃還有些暗斑,已被搬動時弄出了些破口。皮鞋幫子上長滿黃褐色霉斑。

裙邊那大人的骨架很高挑,頭顱上珍珠似的兩排牙齒特別整齊白亮,其生前的美貌由此可見一斑。可憐的小孩兒骨架已殘存無幾,頭顱上兩對米粒大的乳牙顯示著他的稚嫩可愛。 

面對此情此景,在場的人議論紛紛無不動容。

群  眾:太慘了……連嬰兒也不放過!可惜了……唉……

周建啟:這他媽的是誰干的?老子真想崩了他!奶奶的!

袁  毅:(畫外音·伴隨以上畫面)我們測繪登記完畢后,把發現的情況報告了鎮公所領導。他們當即決定成立專案組調查母子死因,同時聯系我們縣公安局,請求把我和周建啟留下,由我牽頭會同三名鎮公所干部和客棧經理等人開展偵破工作。

專案組辦公室就設在客棧,用了兩個房間。一間就是我們住過的客房,做遺骸遺物保存室。另一間在隔壁,做辦公室。

31  外  山區小村莊  白天

袁毅一行五人走進一個山區小村莊。他們邊走邊詢問一些見到的人,最終進了一家農戶的門。

32  內  農戶家  白天

農戶屋里有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大媽和兩個十幾歲的小孩子。那老大媽就是李家大院曾經的女傭王媽。他們用詫異的眼神迎接著進屋的袁毅一行。

袁  毅:(親切地)大娘您好!

王  媽:好好。

周建啟:大娘,您是鎮上原來李家大院的傭人王媽嗎?

房東大娘詫異地點點頭。

33  內  遺骸遺物室  白天

王媽驚異地觀察著拼接擺放在大香案上的遺骸和遺物,目光移過大人和小孩兒的頭顱,卷發,最終停留在那條長裙上呼吸急促地啜泣起來,眼淚撲簌簌地滾落在蒼老的臉頰上。

王  媽:(喃喃著)方姑娘哦……方姑娘誒……(突然雙手抓起小兒衣物失聲慟哭)小少爺呀……

在場的人聽著老人的慟哭聲各個搖頭唏噓起來。

袁  毅:老人家,您認出他們是誰了嗎?

王  媽:(抽泣著)這是李家二太太母子倆啊……天哪……天哪……怎么會是這樣啊……天哪……那個人面獸心的大太太……還污蔑你跟人……跟人私奔了……方姑娘……小少爺啊……你們……死得好冤啊……好慘啊……

(閃回)

34  外  雷音縣城馨苑會館  白天

會館大門門楣上高懸刻著“馨園會館”金色匾額。門內大院壩里,十幾張八仙桌座無虛席。人們正在興致勃勃地品茗觀戲。李家老爺李河清坐在離戲臺最近的桌子前,目不轉睛的盯著臺上的演出。

王  媽:(畫外音)李家是當地大戶,可惜男丁不旺,三代都是單傳。李老爺十五六歲時便外出求學讀書,接著愛上了一個漂亮的女學生。

35  外  雷音縣城大街上  白天

風華正茂的李和清與一個漂亮的女學生手挽手地在逛街和購物。

王  媽:(畫外音)不想二十三四時老太爺硬逼他娶了有錢有勢,可身材相貌都不好看的大太太賈淑賢。

36  內  李家大院  白天

張燈結彩的大院里熱熱鬧鬧。大堂里,俊朗的李和清在跟肥丑的大太太賈淑賢拜堂成親。兩人一個滿面春風,一個愁眉不展。

王  媽:(畫外音)由于不滿父母的包辦婚姻,李老爺二十六七歲生了兩個女兒后,不顧家人的反對到縣城獨自謀生還當上了官,從此就很少歸家也沒有再娶。

37  外  雷音縣城馨苑會館  白天

伴隨王媽的畫外音,大戲臺上正上演著《西廂記·長亭送別》。扮演旦角崔鶯鶯的就是方卉馨。他們的表演深深地吸引著臺下李和清等觀眾。

夫人云:張生和長老坐,小姐這壁坐,紅娘將酒來。張生,你向前來,是自家親眷,不要回避。俺今日將鶯鶯與你,到京師休辱末了俺孩兒,掙揣一個狀元回來者。

張生云:小生托夫人余蔭,憑著胸中之才,視官如拾芥耳。

和尚云:夫人主見不差,張生不是落后的人。

鶯鶯唱:(長吁科)〔脫布衫〕下西風黃葉紛飛,染寒煙衰草萋迷。酒席上斜簽坐的,蹙愁眉死臨侵地。

張生唱:〔小梁州〕我見他閣淚汪汪不敢垂,恐怕人知;猛然見了把頭低,長吁氣,推整素羅衣。

鶯鶯唱:〔幺篇〕雖然久后成佳配,奈時間怎不悲啼。意似癡,心如醉,昨宵今日,清減了小腰圍。

夫人云:小姐把盞者!(紅遞酒)(鶯鶯把盞科,張生吁科)

鶯鶯張生,我手里吃一盞者。

王  媽:(畫外音)直到五十多了,夫妻雙方的父母都去世了,李老爺沒了束縛,再加上盼望有個兒子傳宗接代,才娶了這個唱戲的姑娘方卉馨。過門的時候她才二十來歲,是戲班子的頭牌,長得跟天仙似的,心眼兒還特別好。

鶯鶯唱:〔上小樓〕合歡未已,離愁相繼。想著俺前暮私情,昨夜成親,今日別離。我諗知這幾日相思滋味,卻原來此別離情更增十倍。〔幺篇〕年少呵輕遠別,情薄呵易棄擲。全不想腿兒相挨,臉兒相偎,手兒相攜。你與俺崔相國做女婿,妻榮夫貴,但得一個并頭蓮,煞強如狀元及第。

(現實)

38  內  專案組遺骸遺物室  白天

袁毅邊聽王媽講述邊做著記錄。周建啟等專案組人員在一旁聚精會神地聽著。

王  媽:方姑娘在成親的時候來過這個大院,辦完喜事幾天后就隨李老爺回城里去了。一年多后因懷上孩子,在大太太的一再肯求下,李老爺才送她回大院養胎生孩子。

因為人長得好看,待人又和氣,下人們都很敬重她。大家明里叫她二太太,暗里都叫她方姑娘。她也喜歡大家這么叫她。

袁毅等專案組人員邊聽王媽的講述邊看方卉馨那森森白骨,無不露出惋惜的神情。

王  媽:回來幾個月后,她為李老爺生下個兒子,圓了李家續香火的迫切愿望。大喜之際,李老爺在孩子滿月的時候在大院張燈結彩熱鬧了好幾天。

39  內  李家大院  白天

張燈結彩的大院里,幾十桌宴席擺滿院壩。李家的親朋好友們酒酣興濃熱鬧非凡。滿面春風的李和清和同樣滿面笑容的賈淑賢在挨桌敬酒。方卉馨懷抱著襁褓中的兒子跟在他倆后面鞠躬致謝。

王  媽:(畫外音)孩子百日、周歲時又兩次大宴賓客隆重慶祝。可是……唉,好景不長,就在孩子滿周歲不久,李家就出大事了!都說方姑娘連同孩子被新來的年輕管事拐跑了。

(現實)

40  內  專案組遺骸遺物室  白天

專案組人員同情的目光隨著王媽的講述挪到了方卉馨白骨旁小少爺那慘白的小頭顱上。

王  媽:(悲痛地)老天爺呀,你怎么這么不開眼啊!這么好的姑娘,明明出水蓮花兒似的,干干凈凈一塵不染的,怎么就背上跟人私奔的黑鍋被人害死了啊!不開眼……你不開眼哪!

方姑娘,你死得好冤,好慘啊……是那個挨千刀的這么歹毒啊……

周建啟:(咬牙切齒地)該死!

其他人:太慘了……可惜了……歹毒……太歹毒了……

袁  毅:(一邊攙扶王媽走向隔壁專案組辦公室一邊輕聲安撫我們到旁邊辦公室慢慢說好嗎?

41  內  專案組辦公室  白天

周建啟:(遞給王媽一盞開水)老人家,別哭,您先別哭。我們一起想辦法揪出兇手好嗎?您仔細想想,在李家,誰會恨方姑娘,希望她死?誰可能是那個該死的兇手?

王  媽:(抽泣著)是大太太?不會啊。她對方姑娘很好啊。

袁  毅:怎么個好法?

王  媽:樣樣都好啊。老爺一向不會料理家務,是大太太為他和方姑娘操辦的婚禮,也是她好心接方姑娘回來養胎生孩子的。自從方姑娘回到大院,她對方姑娘一直很和氣很關心,像對自己女兒一樣,沒少為她操心。平時有誰說方姑娘的壞話,她還護著。等方姑娘生完孩子,她都累得大病了一場。

周建啟:誰說方姑娘壞話?說的什么壞話?

王  媽:比如有一天上午我和兩個丫頭去給大太太收拾臥房……

(閃回)

42  內  中院大太太臥室  早上

王媽和兩個小丫頭收拾著房間。這時臥室隔壁堂屋里傳來大太太貼身丫鬟伶兒的聲音。

伶  兒:(畫外音)太太,新管事是您派到二太太屋里去的嗎?

賈淑賢:(畫外音)死丫頭,男女授受不親。二太太孤兒寡母的,我派一個單身男人去她屋里干什么?孤男寡女的正好湊成一對兒不成?別給我瞎說,看我大嘴巴抽你!

伶  兒:(畫外音)我沒瞎說太太。我看那姓方的就是不檢點!新管事老往她屋里跑。我都看見好幾回了,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親著呢。我看他倆肯定有什么瓜葛。

賈淑賢:(畫外音)噓……死丫頭,看見了就看見了唄。家丑不可外揚懂嗎?知道就行了,不許給別人說去!不然小心你的皮!

伶  兒:(畫外音)您就菩薩心腸吧太太,萬一她姓方的弄出點兒花花事兒來,看您老人家怎么跟老爺交代!

賈淑賢:(畫外音)你個小蹄子,越說越來勁了啊,我掐死你!

伶  兒:(畫外音)唉喲……太太……伶兒不敢啦……

(現實)

43  內  專案組辦公室  白天

袁  毅:伶兒丫頭稱二太太是姓方的嗎?

王  媽:是。她是大太太多年的貼身丫頭,很張狂的,大家都不敢招惹她。

周建啟:肯定不是個好東西!

其他人:這就是狗仗人勢。

袁  毅:您覺得她說的是真話嗎?

王  媽:是不是真話……這個……當時我也搞不明白。

袁  毅:為什么?

王  媽:依我看,這方姑娘分明像剛打出井口的水,清清亮亮,干干凈凈的。可是……可是那個新來的管事就像伶兒丫頭說的那樣,確實老往她屋里跑,我也碰到過好幾回。特別是……

周建啟:特別是什么?

王  媽:那個新管事一遇到我們就顯得慌慌張張的。這是為什么呢?

袁  毅:那,方姑娘呢,也慌張嗎?

王  媽:方姑娘……倒不覺的,總是大大方方的。

袁  毅:能舉個例嗎,您親自碰到的?

王  媽:舉個例……比方說,小少爺出生后,大太太常常吩咐廚房的人給方姑娘燉下奶的湯。有一次,她叫我去廚房把燉好的豬蹄茭白湯給方姑娘送去,偏巧那個新管事又在方姑娘房里。

(閃回)

44  外  后院方卉馨臥室外  下午

王媽提著一罐湯走到方卉馨臥室門口。這時屋里傳出年輕管事甄曉仁的話音,因此趕忙停下腳步,不敢貿然進去,站在門口進退兩難。

45  內  方卉馨臥室  下午

年輕英俊的甄曉仁把一個用絲綢手絹包著的東西硬要送給方卉馨。方卉馨堅拒著。

甄曉仁:二太太……您就賞個臉吧。您知道嗎,我在城里的時候經常看您的戲,是您的忠實票友啊!可惜那時候我不可能表達對您的崇拜。

不想老天爺開了眼,讓我在這里遇見了您,給我補上了這個機會。方姑娘……哦,二太太,我沒有別的意思,也不敢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表達一個票友對您的崇拜而已。二太太……

方卉馨:快別說了甄管事,謝謝你看得起。心意我領了,東西我不能收。

甄曉仁:二太太,您就給您的忠實票友我一個機會吧。二太太……

46  外  方卉馨臥室外  下午

這時丫鬟伶兒來了,見王媽站在門口便大聲質問。

伶  兒:王媽,你站在那兒干啥?怎么不進去?

王媽聽到質問吃了一驚,面露焦急。

47  內  方卉馨臥室  下午

甄曉仁和方卉馨聽到屋外人聲都面露窘色。甄曉仁忙把手里的東西塞進方卉馨枕頭下,然后匆忙出屋。方卉馨想攔但已經來不及。甄曉仁到門口見到王媽和伶兒尷尬地趕緊低頭溜走。

伶  兒:他怎么又來了?

王媽焦急地直搖頭。

(現實)

48  內  專案組辦公室  白天

袁  毅:其他傭人也遇到過這種事嗎?

王  媽:(點點頭)嗯。只要去過方姑娘屋里的幾乎都遇到過。方姑娘一個人住在后院。大太太特別照顧她,吃飯或有什么好東西都派我們下人給她送去,也沒固定誰送,所以好些下人都去過她屋里。

周建啟:我看這是狐貍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其他人:蹊蹺……這個大太太什么意思……怎么老被人發現……

袁  毅:老人家,您覺得大太太是真的在關心方姑娘嗎?

王  媽:不知道……也許是吧……我在李家幾十年,伺候大太太的日子也不短。除了她女兒,還真沒見過大太太這么關心過一個人。

周建啟:怎么你們老撞見方姑娘和新管事在一起呢?

王  媽:是啊,我也曾經納悶過。也許去的人多了,撞到新管事在方姑娘那里的事也就多了。

袁  毅:大太太知道他們的事嗎?

王  媽:哪能啊!她多精啊,怎么可能不知道?還有多嘴的下人稟報過她呢。

周建啟:她沒有報復?

王  媽:到沒有。她還總是護著方姑娘,打招呼說家丑不可外揚,誰也不準張揚這事兒。之后對方姑娘還是那么好。這也真夠難為她的,這么寬宏大量的人少見啊,有幾個做正房的能容得下這種事啊,巴不得找借口整死對方才好呢!

其他人:不合常理……這里面肯定有什么文章……

袁  毅:哪,方姑娘知道別人背地里說她嗎?

王  媽:(遲疑地)方姑娘……她一心都在孩子身上,除了每天早上去給大太太請安就很少走出過后院,有的時候在院子里走一走,看看花臺里的花或者水池里的魚,心情好的時候哼哼戲文什么的。

周建啟:她初來乍到地,還不熟悉這里的人吧?

王  媽:是啊。她是新來的,時間又不長,和下人們比較陌生。要不是送東西,我們也不不好意思去她那里,所以她應該不清楚外面的人在說她些什么。

袁  毅:對了,方姑娘屋里沒有丫頭伺候嗎?

王  媽:沒有。剛來的時候有。大太太給她派了一個,就是她自己的那個貼身丫頭伶兒。后來不知怎么回事,那伶兒又回大太太屋里了,聽說是方姑娘從來沒用過丫頭,不習慣。我看是伶兒丫頭不盡心。這以后就沒再派丫頭給她了。

袁  毅:那,新管事會不會是大太太派去送東西什么的呢?

王  媽:不會吧?大太太不是說過男女授受不親,二太太孤兒寡母的,派一個單身漢去她屋里干什么嗎?再有,既然是大太太派去的,新管事見我們尷尬什么呢?

袁  毅:(心聲)是啊,不合常理。這個大太太看來到是仁慈寬厚,可方姑娘明明被害死在這個大院里,除了她又有誰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殺害方姑娘呢?難道是新管家謀財害命?

袁  毅:老人家,方姑娘身邊錢財多嗎?

王  媽:不多。

袁  毅:您怎么知道?

王  媽:(動情地)怎么知道……怎么知道……唉,多善良的人啊……就在方姑娘生下孩子不久,我男人病死了。

(閃回)

49  內  方卉馨臥室  下午

王媽提著送飯的竹籃走進屋子。方卉馨高興地迎上去。

方卉馨:王媽媽,您來了,辛苦您了。

王  媽:(苦笑著)哎……方姑娘,你餓了吧?

方卉馨:(開心地接過飯籃)不餓不餓。(見王媽眼睛紅紅的詫異起來)怎么……王媽媽,您哭過啦?

王  媽:(潸然淚下)沒什么。

方卉馨:(關切地)眼睛紅紅的。怎么了嘛王媽媽?您告訴我好嗎?

王媽聽了抽泣起來。方卉馨見狀焦急地把王媽扶到椅子上坐下,摸出自己的手絹替王媽擦眼淚。王媽怕臟了她的手絹連忙推開。方卉馨堅持給王媽擦眼淚。王媽感動得抱著方卉馨哭出聲來。

王  媽:(畫外音)我拗不過方姑娘的詢問,告訴她我們當家的生病抓藥和死后下葬欠了人家很多債。這幾天不斷有人上門討債。因為還不上人家,昨天房門都被藥鋪王掌柜的幾個兒子砸爛了。我們家一兒兩女個個窮的叮當響,這些債只能由自己來還,可我哪有那么多錢還賬啊。

伴隨王媽講述的畫面,方姑娘聽著聽著流下眼淚,然后翻箱倒柜地找出幾樣銀戒指、銀耳環之類值點錢的東西用手絹包好,塞到王媽手里。王媽推辭不要。方卉馨硬要給她。

方卉馨:拿去賣了還賬吧。王媽媽,我身邊沒帶什么錢,如果不夠,等老爺回來我再給他要點拿給您。

王  媽:(畫外音)你們看看,多好的人吶!好人為什么就沒有好報啊!

(現實)

50  內  專案組辦公室  白天

眾  人:是是,老人家。

專案組的人們一邊安慰王媽一邊搖頭嘆息。袁毅凝神思索起來。

袁  毅:(心聲)方姑娘是臨時回來居住的,自然不會帶多少錢財。新管事既然經常去她屋里對此不可能察覺不到。既然方姑娘沒什么錢財,謀財就說不過去。

還有,這個新管事敢于一而再再而三地糾纏方姑娘,被發現后竟然沒被驅逐或者受到處罰,這在家規森嚴的封建大家庭里說不過去啊。

袁  毅:老人家,您說那個年輕管事是新找來的,那是什么時候找來的,又是誰找來的呢?

王  媽:是小少爺滿月不久,二小姐一家帶過來的。

周建啟:二小姐一家帶過來的?

王  媽:是。

袁  毅:對啦,我聽說大太太生了兩個女兒是吧?

王  媽:嗯。

袁  毅:哪方姑娘失蹤時,她的兩個女兒都有孩子了吧?

王  媽:有。大小姐有兩個女兒。二小姐有一個兒子。肚子里還懷著一個。

袁  毅:方姑娘失蹤時二小姐的兒子多大?

王  媽:剛滿兩歲,比小少爺大幾個月。

袁  毅:兩個女兒當時住在這里嗎?

王  媽:大小姐出嫁后一直住在夫家。二小姐因為特別受大太太寵愛,加上出嫁又晚,所以常回來住。給小少爺辦滿月酒時,大小姐、二小姐夫婦都回來慶賀。幾天以后,二小姐兩口子就回到大院住了下來。

袁  毅:他們有什么說法嗎,二小姐回來住下?

王  媽:說是二小姐又懷上了,大太太不放心,住在一起好有個照應什么的。

周建啟:新管事就是跟隨他們進大院的吧。

王  媽:是,沒過多久他就來了。

袁  毅:二小姐夫婦住的哪間屋子呢?

王  媽:大太太房間對面原來老爺的書房里。

周建啟:她沒有自己的專門房間嗎?

王  媽:有。聽說他們住近點是為了方便互相照應。

袁  毅:二小姐夫婦對方姑娘怎么樣?

王  媽:看起來很不錯,很親熱的。盡管她比方姑娘還長幾歲,但她常常姨娘前姨娘后的叫著。老爺回來的時候,我還聽到過方姑娘當眾告訴他,說大太太和二小姐夫婦對她如何如何的好。老爺聽了很開心。

其他人:方姑娘太單純了……我看是別有用……心口蜜腹劍……

袁  毅:他們帶來新管事有什么說法嗎?

王  媽:(疑惑地)什么說法?

袁  毅:就是說帶他來干什么?

王  媽:有。說是老總管年紀大了,找個年輕的來培養,以后好接替老總管。

袁  毅:這個新管事是二姑爺家里的還是另找的?

王  媽:另找的。

袁  毅:您怎么這么肯定?

王  媽:新管事進門那天,大太太特意叫來全部下人與新管事見面,說新管事是她讓二姑爺百里挑一選來的,是個難得的青年才俊,李家未來的總管。

袁  毅:(點著頭)哦。還說些什么?

王  媽:她還說,老總管為李家操勞了一輩子,現在年紀這么大,早該歇息歇息了。她還告誡新管事要忠心不二,多向老總管請教,手要勤,腿要快,好好歷練,早點接班,不要負了李家的信任和希望。

周建啟:老人家,你覺得這新管事怎們樣?

王  媽:看上去不錯,年輕俊俏,聰明伶俐,說話做事也還得體。大太太叫我們下人要尊重他,服從他的差遣。其實,我們也覺得那人不錯,誰知到他那么不檢點呢。

袁  毅:老人家,您說您在李家都幾十年了是吧?

王  媽:是啊。我十六歲就進了李家,那時老爺才十三歲呢,一干就是四十來年,直到臨近解放老爺回來帶走家眷后我才離開。

袁  毅:那您對他們家里的事比較了解是吧?

王  媽:嗯,還算吧。

袁  毅:您剛才說李老爺不愿意娶大太太,除了相貌還有別的什么原因嗎?

王  媽:也許還嫌大太太歲數比他還大吧。

袁  毅:大多少?

王  媽:三歲多呢。老太爺說,“女大三,抱金磚。”我們老爺是個書生,長得一表人才,風度翩翩。大太太呢,不僅年紀偏大,唉,那長相呢也真不好說,胖呼呼的像個大冬瓜,只是家里有錢有勢。老太爺老太太可能就是看上了她的這一點,硬生生做了這門親。

我們老爺是個孝子,父母怎么說,他就只好怎么做,可心里不情愿啊。都說“強擰的瓜不甜”。老爺心里的苦我們當時都能看得出來,所以他早早地離開了家,二老去世后就再難回來了。

袁  毅:留下這么大的家業不管,他放心嗎?

王  媽:怎么不放心,有大太太呢。大太太多能啊,一直幫著老太爺管家理事兒。這老爺明白得很。有她管著,家業還會出啥事兒?

袁  毅:方姑娘失蹤那天大院里都有哪些人在?

王  媽:就方姑娘和我們這些下人。

周建啟:新管事不在?

王  媽:哦,新管事也在。

袁  毅:大太太他們呢?

王  媽:去二小姐婆家了。

袁  毅:當天去的嗎?

王  媽:不是,去好幾天了。

袁  毅:去干啥知道嗎?

王  媽:大太太走時交代過,說是二小姐婆家人叫他們回去給孫子過兩周歲生日,請親家母也去住幾天。沒成想就在這個時候李家出大事了。

袁  毅:為什么就認定方姑娘是跟新管事私奔了呢,就因為新管事去了幾次方姑娘屋里嗎?

王  媽:是,也不全是。

周建啟:還因為什么?

王  媽:還因為……在方姑娘屋里找到一個荷包,里面有一只翡翠手鐲,還有一張新管事寫給方姑娘的字條。

周建啟:(警覺地)字條?

袁  毅:在方姑娘屋里?什么位置?

王  媽:是。在床頭墊子下,說可能是他們走時遺忘的。

袁  毅:字條上寫的什么您知道嗎?

王  媽:知道。大太太趕回家后,專門召集全部下人過堂,審問方姑娘失蹤的事。好些人都說方姑娘肯定是跟新管家私奔了,那荷包里的東西就是他們忘記帶走的信物。大太太叫老總管把那張字條讀給她聽聽,所以大家就知道里面寫的什么了。

袁  毅:寫的什么呢?

王  媽:記不全了。大概是說他自己也是大戶人家子弟,還上過大學堂。因為父母逼婚離家出來找生計,不想來到李家遇到了自己崇拜多時的方姑娘,還知道了方姑娘的不幸婚姻,說這就是緣分。

他還說兩個人都是婚姻的受害者,又互相愛憐,因此他一定要找機會帶方姑娘逃出牢籠,去過真正的愛情生活。老總管還指著那字條說,上面還印有方姑娘的口紅。這真是叫人不得不信啊。

周建啟:(憤憤地)圈套!

王  媽:大太太聽了很是自責,說都怪自己,是自己叫二姑爺找來這個新管事的,沒成想引狼入室,害了老爺,害了李家。

她還說自己其實對二人的私情早有耳聞,都怪自己老糊涂了,生怕家丑外揚就統統壓了下去。自己也敲打過新管事,還想過辭退他,可是因為愛才,想觀察觀察再做決定,沒想到這么快就出事了,自己真是腸子都悔青了,不知道該怎么向老爺交代。

其他人:演戲……這老婆娘太狡猾了……是呀,真是處心積慮……

袁  毅:老爺回來后怎么說的?他信那字條嗎?

王  媽:他一個斯文書生,除了痛苦還能怎么說呢?起先他也懷疑過,背著大太太問我們下人,是不是真碰到過方姑娘和新管事私會。大家只好實情稟報。只有我忘不了方姑娘的恩情撒謊說沒碰到過。可是有那么多人還有字條作證……唉,當時老爺那痛心的樣子真是叫人心碎。李老爺真是命苦,方姑娘和小少爺可是他的命啊!

51  內  專案組遺骸遺物室  白天

方卉馨母子的森森白骨凄慘地躺著。所有衣物散發著無言的悲傷氣息。

52  內  專案組辦公室  白天

幾位鎮政府干部和專案組全體人員進行著案情分析會。陳老伯也應邀參加。袁毅分析著案情。

袁  毅:綜合我們前期的調查分析,我認為這是一起由李家大太太賈淑賢和她的二女兒夫婦為了爭奪家產和發泄嫉恨精心合謀的一起兇殺案。

我的理由是:

一、由于李河清李老爺為了逃避不幸的婚姻遠走它鄉,偌大的家業丟給了他的大太太賈淑賢獨自管理,久而久之,在賈淑賢心里家業就成了她的個人財產。不僅如此,她對丈夫的積怨也越來越深。

二、自二小姐生下一個男孩兒后,賈淑賢就把財產繼承權鎖定到這個寶貝外孫身上。這也是二小姐夫婦求之不得的。誰知李老爺又娶了房年輕漂亮的姨太太,還懷上了孩子。為此,賈淑賢不僅妒火中燒,還恐慌家產旁落。為了控制局面,她便千方百計地把方卉馨騙到身邊。

三、當方卉馨生下一個男孩兒后,大太太賈淑賢變動了殺機。因為,按封建大家族的規矩,李家產業將來應該由李老爺的獨子,也就是方卉馨所生兒子繼承。如果李家沒有這個男丁,家業才可以由李家女兒或者指定某位外孫繼承,而最佳人選自然又是作為男丁的二女兒之子,他們的外孫。

周建啟:說得對。

群  眾:有道理……應該是這樣……

袁  毅:深知這些規矩的賈淑賢母女和女婿為了爭奪家產也為了報復,挖空心思想出了一個欲取之先予之的詭計。他們由賈淑賢出面狐貍給雞拜年,極力把方姑娘騙回大院養胎生子,以便伺機而動。他們表面上對方姑娘的一切好都是為今后擺脫罪責施放的煙霧彈。

如果方卉馨生個女兒,他們也許會暫時給她母女留條活路,因為這對他們想要獨吞的家產威脅小一些,頂多被分走一小部分。如果方卉馨生個兒子,哪怕下一胎生個兒子,他們就必下殺手,以免家產落到與自己毫無血緣關系的人身上。

不幸的是,方卉馨果然生了個兒子,為此,賈淑賢氣得大病一場,就是表面上的累得大病了一場。為此,他們的殺戮就必不可免了!

周建啟:這個女人太狡猾,讓狠毒了。

其他人:是啊,裝得跟菩薩似地…‥其實是蛇蝎心腸…‥真是狠毒莫過婦人心哪……

袁  毅:為了做得天衣無縫,他們精心策劃了一出殺人不見血的瞞天過海把戲:一方面,他們釋放出無微不至關懷方姑娘的煙霧,另一方面雇來兇手即新管事制造與方姑娘有染的假象來誤導視聽。這一切把單純的方姑娘和傭人們都玩弄于股掌之中。

幾經鋪墊,到大太太賈淑賢那個小外孫滿兩周歲的時候,他們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于是以去二女婿吳天良家給外孫子過生日為名,先行離開是非之地以便擺脫干系,留下指令叫新管事幾天后在夜里勒死方卉馨母子,藏尸于供奉祖先牌位的密室地板下,并制造出把他們母子拐跑的假象。由于眾多人證物證俱在,李河清老爺子即使不信也無話可說了。

至于方卉馨的身影,或者說是鬼影,為什么會一再出現在隔壁房間她和兒子尸骸出現的地方,這著實是個難以解釋的謎。

陳老伯:這還用說嗎?冤魂不散!他們母子的冤魂不散哪!她是在請您們給她伸冤啊!

53  外  城外山地  白天

山腰里,荒草萋萋、墳塋隱隱。袁毅、周建啟等專案組人員肅立在一座新墳前。墓碑上鐫刻著“方卉馨母子之墓”。王媽流著眼淚蹲在墓碑前燒著紙錢。目睹裊裊香火,袁毅的思緒飛到了幾年前的雷音縣城“馨苑會館”。

54  內  雷音縣城“馨苑會館”  白天

在隱隱約約的新冢和香火的影像中,方卉馨當年在《西廂記·長亭送別》一折中扮演的崔鶯鶯那青春靚麗的容顏和婀娜多姿的身姿,與她在響水客棧客房夜晚那凄楚哀傷的魅影,反復交替地出現在袁毅的眼前。

袁  毅:(畫外音)斗轉星移幾十年過去了,多少紅塵往事早已煙消云散。可那個凄楚哀傷的魅影卻經常浮現在我的腦海里,令我唏噓疑惑。

那案件的真相因當事人的失蹤成了我們當時無法破解的迷團,而更大的謎團是那個我們親眼所見的魅影。這也許是一種超自然現象,終將有一天會得到科學的解釋。

(伴隨著袁毅的畫外音和以上影像打出職員表)

 

劇  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本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fsalp.com.cn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代寫微電影劇本
中國國際劇本網微電影劇本頻道(www.fsalp.com.cn/wdy)只要有文化娛樂活動的地方,就有中國國際劇本網的身影。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代寫小品 |編劇招聘 |投稿須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聲明 |聯系我們 |網站大記事 |廣告服務 |網站地圖 |劇本創作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2元彩票大乐透走势图连线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