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元彩票大乐透走势图连线|2元彩票双色球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fsalp.com.cn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揭電信詐騙犯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銀行幫扶脫困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老人防保健品騙局宣傳搞笑小品劇
創建文明城市題材搞笑小品《垃圾
幫扶鄉村創業致富題材情景劇《來
抗洪題材感人情景劇本《洪水無情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校園老師相聲臺詞劇本《最美教師》
武漢現不明原因肺炎治療全國戰勝肺
鄉鎮財政所干部小品劇本(中國好干部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桐江雨》(莆仙戲)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fsalp.com.cn/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woxinrutie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1/18 12:29:57     最新修改:2020/1/18 16:40:55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fsalp.com.cn 
戲曲劇本名:《《桐江雨》(莆仙戲)》
(原創劇本網)作者:蔡劍英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桐江雨

(改編自同名越劇舞臺劇及越劇電影《桐花淚》)

【劇情簡介】

    桐江岸邊的寡婦桐花與親兒大龍和養兒二龍相依為命。錢塘貴婦金夫人派奶娘尋兒到桐江,奶娘誤將大龍當作公子搶回金府。由于金夫人的嬌寵以及金大伯的教唆,四年之內忠厚老實的大龍變成紈绔子弟。桐花千里迢迢尋子送子到錢塘時,貪戀富貴的大龍忌恨二龍,央求金大伯想法讓自己留在金府。金大伯心懷不軌,贈送毒藥給大龍,叫大龍用毒酒害死二龍。事到臨頭,大龍于心不忍。金大伯之子金虎看見毒酒,當作美酒一飲而盡,當場死亡。金大伯誣陷二龍害死兒子,欲逼他一起去見官。大龍良心發現,承認放毒之事是自己所為,愿與大伯一同見官。二龍哀求親生母親金夫人搭救大龍,金夫人拗不過兒子的眼淚,答應了兒子的請求。金大伯與大龍對簿公堂時,金夫人出力找到的賣藥人當堂作證,真相終于大白。金大伯害人不成反害己,后果咎由自取。風波過后復歸平靜,桐花與大龍結伴回鄉,二龍依依送別…

 

【場次】

      第一場   桐花教子

      第二場   夫人逢喜

      第三場   大龍被搶

      第四場   夫人教子

      第五場   桐花尋子

      第六場   大龍變壞

      第七場   二龍回家

      第八場   大伯設謀

      第九場   兄弟宴會

      第十場   對簿公堂

      結  局   母子回鄉

 

【人物】

     桐  花——桐江岸邊的寡婦,有一親生兒子,后又撿到一嬰孩,一起撫養

                      長大。

     大  龍——桐花的親生兒子,出場時十二歲,后來是十六歲。

     二  龍——桐花的養子,與大龍同歲。

     金夫人——錢塘縣金老二的遺孀,家財萬貫,二龍的親生母親。

     奶  娘——金夫人家的仆人,二龍年幼時的奶娘。

     金羅漢——金家大伯,圖謀金夫人的財產,反而害死了兒子金虎。

     金  虎——金羅漢的兒子,與大龍、二龍同歲。

     賣藥人——賣老鼠藥給金羅漢。

     知  縣——錢塘縣令,審理“金虎之死”一案。

     丫頭、家丁、衙役若干。

 

第一場  桐花教子

            【幕啟。桐江岸邊,織布女桐花在簡陋的家中織布。

桐  花    (唱) 桐江岸邊風拂拂,

                         日夜織布梭不停。

                        丈夫不幸命早逝,

                         兩手要養三口人。 (起身,到門口向外張望)

                         大龍上岸去賣魚,

                         難為他,

                         窮人孩子早當家,

                         小小肩膀壓千斤。

                        代替爹爹幫扶娘,

                        照顧阿弟無怨言。

            (夾白) 日頭這么晚了,大龍去賣魚怎么還未轉回? (又向門外望

               了望)

            (接唱) 想起大龍兒——

                           桐花嘗遍苦菜心也甘。

                          好苗不怕風雨淋,

                          腳下有土便生根。

                          望只望,

                          幼苗長大成蒼松,

                          傲骨嶙嶙立世間。       

              【大龍手拎魚簍子高高興興上,進屋。

大  龍       娘親,孩兒回來了。

桐  花       大龍你回來了,快坐下歇歇。(接過兒子手中的魚簍子,放到角

                落)

大  龍       哎。(坐下,掏出錢)娘親,給,這是賣魚的錢。

桐  花      今日怎么比往常少?

大  龍     (霍地起身) 哼,都怨那個看起來很有錢的外鄉阿嬸,她欺侮孩兒

               年紀小,將魚價殺到很低。

桐  花      真是為富不仁!算了,以后不賣給她就是了。

大  龍      (點頭)嗯。(再摸衣兜)是了娘親,這里還有一包錢。 (遞上

                錢包)

桐  花      (接過)這錢是哪里來的?

大  龍      (放低音量) 地上撿的,是那個外鄉阿嬸買魚時掉下來的。

桐  花       撿來的東西為什么不還給人家?

大  龍       本來想追去還給她,后來再想一下,她欺侮小孩,孩兒很生氣,

                因此…因此就不還給她。

桐  花       哎呀大龍兒啊,不可這樣做人。

              (唱)  她殺魚價是她錯,

                           拾錢不還咱理虧。

                           快將原物還原主,

                           好言好語去賠禮。

大  龍       什么?要孩兒還給她,還要孩兒向她賠禮道歉?

桐  花       正是,快去。

大  龍       孩兒不去。

桐  花       大龍,你怎么不聽話了?

              【大龍仍然賭氣不去。

桐  花       大龍兒啊!

               (唱) 你爹生前常教誨,

                           莫貪便宜寧吃虧。

                           為人當學——

                           樹上白花江中清流,

                           清清白白光明磊落。

大  龍        這…

桐  花        一定要記住:別人的東西,就是金山銀山,也不可貪心。

大  龍        娘親,孩兒錯了。

桐  花        知錯就好,快去還給人家。 (將錢包塞到兒子手中)

大  龍        嗯。娘親,孩兒去了。

               【桐花含笑點頭。大龍下。

桐  花       快去快回。

大  龍      (內應) 哎。

桐  花       二龍也該放學了,奴家趕緊去煮午飯。 (下)

               【二道幕落。

               【二龍背著書包上,滿臉沮喪,低頭走路。大龍從舞臺另一側上,

                 看見弟弟,高興招呼。

大  龍        阿弟,放學了。

二  龍      (沒精打采)哦。

大  龍        阿弟,今日發生什么事情,怎么這么沒精神?

二  龍        唉! (賭氣將胸前所掛的玉龍拿下來扔地上)

大  龍      (感到詫異,撿起玉龍) 阿弟,究竟發生什么事情,說給哥哥

                 聽。

二  龍       大龍兄!

              (唱)  藍天飄來一片云,

                           放學路上風波生。

                           同窗見我掛玉龍,

                           風言風語起議論。

                           說甚乜——

                            你我并非親兄弟,

                            大哥不是母親生。

大  龍       原來是這個原因。這種玩笑話,哥哥也聽過。

二  龍       當真?

大  龍       當真。阿弟!

               (唱) 風言風語風吹過,

                           閑人閑話且莫信。

                           你我好比南山竹,

                           一母同胞根連根。

二  龍       既然你我是親兄弟,為什么我去讀書,你下海捕魚上山砍柴;為

                什么我有玉龍,你沒有;為什么我穿新衣服,你穿舊衣服?娘親

                豈不是太偏心了?

大  龍      (表情嚴肅)阿弟!

               (唱) 阿弟休要把娘怨,

                          兒當體諒慈母心。

                          只嘆爹爹去世早,

                          娘親獨自撐門庭。

                          供你讀書已不易,

                          無力再供兄讀書。

                          阿弟啊,

                          你是小來兄為大,

                          幫助娘親理應當。

             (白) 阿弟,今后不許再說什么親生不親生的話了,娘親聽見會

              傷心。知道嗎?

二  龍      嗯。

大  龍      來,把玉龍重新掛上。

二  龍       且等。(搶過玉龍掛到大龍脖子上)

大  龍       阿弟,你這是什么意思?

二  龍       大龍兄,從今以后,這塊玉龍咱二人輪流戴,一人戴一日,你看

                 好嗎?

大  龍       不好不好,哥哥天天上山下海,萬一丟了怎么辦?還是阿弟你一

                 個人戴吧。 (欲取下)

二  龍        哼,哥哥不戴,我就不跟你好了。

大  龍        好啦好啦,哥哥戴就是了。

二  龍        哥哥戴上玉龍真好看。

大  龍        嘿嘿。

二  龍        嘿嘿。

大  龍        是了,哥哥要去江邊還人東西,你先回家去吧,免得娘親擔心。

二  龍        嗯,那我走了。

大  龍        去吧,路上小心。

二  龍         知道。

               【二人不同方向下。

二  龍      (回頭)哥哥你早點回來陪我玩。

大  龍       (也回頭) 哎。

                【二人揮手道別,下。

                【二道幕啟。奶娘上,低頭找東西。

奶  娘        唉!

                (唱) 夫人命我尋公子,

                            船過桐江暫停留。

                           上岸買得鮮鯽魚,

                           貪了便宜暗歡喜。

                           誰知貪小反失大,

                           遺落錢包無處尋。

             (白) 買魚的時候明明還看見錢包,如今到處尋不見,掉到哪里了

               呢? (四處找) 急死人了!

大  龍     (拿錢包上) 阿嬸,你是不是在找這…(舉起手中的錢包)

奶  娘       正是正是。哎呀,你哪里撿的?

大  龍       方才賣魚的地方。你當面點一下。(遞過錢包)

奶  娘      (打開錢包看了看)沒錯沒錯。多謝了!

大  龍       不用不用。 (欲走)

奶  娘     (瞥見大龍胸前的玉龍)小孩等一下。

大  龍       阿嬸還有乜事?

奶  娘       小孩,你這塊玉龍真好看,是哪里來的?

大  龍       我家自己的。

奶  娘       你今年幾歲?

大  龍      十二歲。

奶  娘     (若有所思)十二歲。你家住何處?

大  龍       哎呀,你問這么多干什么?                       

奶  娘       哦,你是拾金不昧的好孩子,阿嬸要去感謝你父母。

大  龍      不用不用。我爹爹早就去世了,我娘親說人家的東西就應該還給人

               家,沒什么好感謝的。 (欲下)

奶  娘      你娘親名叫什么?

大  龍     (回頭) 名叫桐花,就是桐花樹的桐花。

奶  娘      你不是你娘親親生的吧?

大  龍     (氣憤轉身) 哼,鄉里人說我不是我娘親親生的,你這個外鄉人怎

               么也這樣亂說?哼! (大踏步下)

奶  娘      吔—— (自言自語) 身上有玉龍,也是十二歲,不是他娘親親生

                的。哎呀,他一定就是我家夫人十二年前丟失的少公子。我得趕

                 緊回府,將這喜訊報與夫人知道。 (小跑下)                           

——幕落——

第二場  夫人逢喜

【幕啟。金夫人府邸,客廳景,金碧輝煌。金夫人背對觀眾站著想

心事,突然繞客廳快走一圈。

金夫人    哎唉!

              (唱) 華堂輝煌耀人眼,

                          我不喜反憂為哪般?

                          想起那一年——

                          天下大亂動刀兵,

                          倉皇逃生到荒野。

                          嬰兒暫放草叢中,

                          誰知從此無影蹤。

                          不知嬌兒在何方,

                          生死不明十二春。 (哭)

                          老爺傷懷染重病,

                           臨終之時屢叮嚀。

                           他要我一定尋到親生兒,

                           他要我萬貫家財傳子孫。

                           他撒手人寰倒輕松,

                           撇下千斤重擔壓我肩。

                           三叔幾番逼改嫁,

                           大伯覬覦我財產。

                           我費盡心機護門庭,

                           盼只盼——

                          早日尋到親生兒,

                           移交這把金鑰匙, (掏出金鑰匙)

                           斷絕叔伯貪念頭,

                           斷絕叔伯貪念頭。

一丫頭    (上) 稟夫人,金大伯帶金虎公子過府來了。

金夫人    (大驚,忙藏起金鑰匙,皺眉)今日他又來做什么,為什么還帶金

                虎過來? (搖搖頭)請他們進來吧。 (坐下)

丫  頭       是。有請金大伯、金虎公子!

金羅漢      來了。 (拉金虎上)

              (念白)  一計不成再生一計,

                              不信男人斗不過女流。

               (白)虎兒,阿爹在家教你說的話還記得嗎?

金  虎       記得記得,嘴巴甜一點,將阿嬸喊作“娘親”。

金羅漢      虎兒真聰明。

金  虎       阿爹,為什么要叫虎兒喊阿嬸作“娘親”?

金羅漢      虎兒你看,阿嬸的房子大不大?

金  虎       很大,比咱家的房子大很多。

金羅漢      阿嬸屋里的東西高不高檔?

金  虎       高檔,肯定很值錢。

金羅漢      沒錯。只要你嘴巴甜一點,喊她“娘親”,以后這房子、這屋里的東

                西統統都是你的。

金  虎       阿爹你說真的?

金羅漢      阿爹哪里會騙你?

金  虎       那好,那我今日一定得學會嘴甜一點。阿爹,走。

              【父子倆進屋。

金夫人    (起身笑臉相迎)哎呀,大伯今日有空來。快請坐!

              【金羅漢落座。

金羅漢      虎兒也來了。幾日不見,又長高了。

金  虎       嘿嘿。(傻笑)

              【金夫人落座。

金羅漢     虎兒,還不快快行禮?

金  虎       哦,虎兒拜見阿嬸。

金羅漢     (用嚴厲的眼神盯住兒子) 哼——

金  虎      (恍然大悟) 哦—— 說錯了說錯了,重來重來。虎兒拜見娘親!

金夫人     (起身) 嗄,為何如此稱呼?

金  虎        是我阿爹教我這樣稱呼的。

金夫人      大伯,這是什么意思?

               【金虎徑自起來,站到父親身旁。

金羅漢       弟媳啊! (起身)

               (唱) 一筆寫不出兩個金,

                           一墻隔不開兄弟情。

                           可憐我侄兒影蹤無,

                           你有財無子實堪憐。

                           長此以往非良策,

                          老來有誰可依賴?

金夫人       有什么辦法呢,只能過一日算一日,老了再打算。

金羅漢        吔,不能如此得過且過。辦法嘛,我倒有一個。

金夫人        哦,大伯有辦法,不妨說來聽聽。

金羅漢        弟媳你聽來。

                (唱) 我膝下,

                            金豹金虎兒一雙。

                            愿將虎兒他過繼,

                           晨昏定省侍奉你。

                           從此三弟必死心,

                           不敢上門找是非。

                           你財丁興旺享晚年,

                           財丁興旺享晚年。

金夫人        這…

                (旁唱) 大伯本是一狐貍,

                               卻為何,

                              今日善心大發作?

                (思考,夾白) 是了。

                (接唱) 送子定是謀財產,

                               我須咬牙不領情。     

                (微微一笑)不可不可,大伯!

                (唱) 官人臨終細叮囑,

                            定要我,

                            尋子回府繼家業。

                            妾身不敢違夫意,

                           大海撈針也要尋。               

金  虎       怎么,還要再找?找這么多年了都沒看見人影,我看阿弟早就死

                了。

金夫人     (手指金虎) 你…

金羅漢     (罵兒子) 放肆!你把阿爹教你的話都忘記了?

金  虎       我…

金羅漢     (轉向金夫人)虎兒不會說話,請弟媳息怒!

                (唱) 你尋子尋了十多載,

                            已經盡力良心無虧。

                            我忍痛割愛把子送,

                            全然是顧念兄弟情。

                            你何必固執己見,

                            拒絕我一番好意。

金夫人       大伯的好心我心領了!不過…

                (唱) 過繼之事非小可,

                           獨自做主我不敢。

                          懇請大伯緩幾日,

                          容我共吾兄商量。

金羅漢      (旁唱) 這女人耍心機,

                                也是狐貍一只。

                                分明是緩兵之計,

                                難道我會上她當? (冷笑)

金夫人      (旁唱) 大伯他陣陣冷笑我心驚。

                                倘若他不允我又當如何? (急得團團轉)

金  虎         阿爹,你二人怎么都不說話?

金羅漢       哦,哦哦哦,弟媳,你方才是說,讓我再等幾日,你回娘家與你

                  兄弟去商量一下,是不是?

金夫人       正是。大伯你看如何?

金羅漢        哼,你這是拖延之計,難道我看不出來?

金夫人      (膽怯) 這…

金羅漢       閑話休要再提。今日你必須在這張紙條(取出紙條)上按手印,

                  虎兒明日就過到你府中來。虎兒,印章拿出來。

金  虎        是。(取出印章,親昵拉金夫人)娘親,快點按手印啊。

金夫人      (不耐煩地甩開金虎的手) 不,我不能。

金羅漢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按不按? (步步緊逼)

金夫人       不,我不能按。 (步步后退)

奶  娘       (內) 夫人,夫人。 (上)

               【金羅漢父子氣惱,收起紙條和印章。

金夫人      (大喜) 是奶娘回來了。奶娘,可曾打聽到我兒消息?

奶  娘        恭喜夫人,賀喜夫人,少公子有下落了。

金夫人       此話當真?    

奶  娘        千真萬確。

金夫人       哦——

金羅漢       什么?侄兒找到了?

金夫人      (唱) 一道喜訊從天降,

                             云開霧散喜欲狂。

                             謝天謝地謝祖宗,

                             不枉我,

                              苦撐苦熬十二載。

金羅漢        奶娘,你沒認錯人吧?是不是誤將爛銅認作黃金?

奶  娘         不,絕對沒錯,有玉龍為證。

金夫人       玉龍乃是我陪嫁之物,錯不了,錯不了。

金  虎         阿爹,咱們回家吧,空歡喜一場。

金羅漢       也好。(旁白) 哼,我金羅漢決不就此罷休。(惱火地拉了一下

                  兒子) 虎兒,走。

金  虎         是。

                【二人悻悻下。

金夫人        奶娘,你在何處找到吾兒?

奶  娘         那一天,我坐船到桐江… 夫人,吔—— (附耳低語)

金夫人        有勞奶娘了!

奶  娘         夫人客氣了。

金夫人        奶娘,即刻帶領家丁前往桐江,迎接少公子回府。

奶  娘         是,夫人。 (欲下)

金夫人       且等。我這里還有一塊玉龍,(取出玉龍)雙龍合璧可作憑證,

                  不怕他養母不肯承認,你帶上吧。

奶  娘        是。 (收起玉龍)

金夫人       還有,這是一百兩銀票,請交給他養母,作為補償。(遞銀票)

奶  娘        是。 (收銀票,欲下)

金夫人       回來。

奶  娘        夫人還有乜事?

金夫人      (壓低聲音)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奶  娘         夫人請吩咐!

金夫人        奶娘!

                (唱) 常言道,

                           多門富親多條路,

                           添家窮親添筆債。

                           接上公子即刻回,

                            切莫留下聯絡址。

奶  娘         奶娘曉之。

金夫人        快快去吧。

奶  娘         是。 (下)

金夫人       吾兒要回來了,我得趕緊去吩咐丫頭,上好的房間收拾一間。

                (下)

——幕落——

第三場  大龍被搶

                  【幕前。大龍送二龍上學。

大  龍         阿弟,走快點。

二  龍       (愁眉苦臉) 唉!

大  龍        阿弟,你因何唉聲嘆氣呢?

二  龍        大龍兄,自從那日你說起那個奇怪的外鄉阿嬸,娘親就收起玉

                 龍,好似有心事。莫非你當真是…

大  龍       阿弟,你又來了。哥哥不是說過,不許你再說這樣的話了嗎?

二  龍       我是怕哥哥要離開我,就沒有人愛我照顧我了。

大  龍       吔,哥哥就是到天上做了神仙,也不會忘記你,一定將最好吃的

                仙桃仙果帶回來給你吃。

二  龍       真的?

大  龍       哥哥什么時候騙過你?

二  龍       一齊“拉勾”?

大  龍       好,來。

二  人     (拉勾)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呵呵呵…

大  龍       阿弟,快上學去吧。

二  龍       嗯,走。 (跑下)

大  龍       阿弟等一下,過橋小心點。

二  龍      (內) 哎。

              【大龍追下。

              【幕啟,桐花在家織布,桌上放著一匹織好的布。

桐  花      (唱) 手拿梭子停又織,(線斷了)

          斷了線兒亂了心。

           掏出玉龍仔細看,

           眼前猶現舊時景。

           小小嬰兒草中臥,

           胸掛玉龍惹人愛。

           桐花心軟抱回鄉,

           取名二龍苦養育。

            不是親生勝親生,

            其樂融融一家人。(起身)

            忽來外鄉女,

            問話太蹊蹺。

            莫非她,已認出玉龍?

            莫非她,是二龍親人?

            一團疑云壓心底,

 

            我日夜提防難安寧。

奶  娘     (帶兩個家丁上) 就是這家,你們兩個暫避一邊。

家  丁       是。 (下)

奶  娘     (敲門) 桐花大嫂在家嗎?

桐  花     (警覺,收起玉龍)你是何人?來此乜事?

奶  娘       桐花大嫂請開門,容我進屋再說。

              【桐花滿臉狐疑開了門,奶娘進屋。

奶  娘       桐花大嫂。

桐  花       你是…

奶  娘       實不相瞞,我是來找我家少公子的,我是他的奶娘。

桐  花      (大驚,假裝鎮定)什么少公子?你家少公子怎么會跑到我家?

奶  娘       桐花大嫂你不必隱瞞了。我且問你:“十二年前,你是不是撿到一

               個嬰兒?”

桐  花      我…

奶  娘       嬰兒胸前掛有一塊玉龍。

桐  花      玉龍?

奶  娘       是啊,那是我家夫人陪嫁之物。

桐  花       不,空口無憑,教我如何相信?

奶  娘       我這里還有一塊,雙龍合璧,可作憑證。(取出玉龍) 請大嫂一

                觀!

              【桐花接過,取出自己所藏的那塊,仔細比較兩塊玉龍,雙手顫抖

                不止。 

桐  花       哎呀!

              (唱) 怕甚乜,來甚乜。

        看來此事并非假,

        桐花不禁慌了神。

       十二載含辛茹苦養,

 

        怎舍得忍痛把愛割? 

奶  娘      桐花大嫂,你該相信了吧?

桐  花      不,孩子是我養大的,孩子是我的。

奶  娘     大嫂,你不舍得將孩子還給我家夫人,這也是情理之中。不過,終

               歸還是要還。你放心,我家夫人自有補償。(取出銀票)這是一百

               兩銀子…

桐  花      不,我不要銀子,我只要孩子。(兀自坐到織機前織布) 

奶  娘       這… (思索片刻,改變策略) 大嫂!

              (唱) 感蒙大嫂好良心,

         夫人托我謝恩情。           

        求大嫂好事做到底,

        早還公子見親母。

        夫人她思兒成病,

        臥床不起氣息奄。

        大嫂若將公子還,

        也算救她一條命。

桐  花      (停止織布,起身) 哦——

                (旁唱) 聽此言,動我心,

              天下母親憐母親。

              夫人失子十二載,

              傷心欲絕可想象。

              我不該——

              只顧自己不顧人。

              樹高千丈葉落歸根,

              二龍理應及早送還。

奶  娘      桐花大嫂,考慮好了沒?

桐  花      我理應將你家少公子送還夫人。

奶  娘      這樣好,這樣很好。(看看天色) 時已不早,少公子怎么還未轉

                回?我們還要趕路呢。

桐  花      怎么,今日就要接走嗎?

奶  娘      是啊,我家夫人重病在身,少公子若是去遲了,只怕…

桐  花      哦,既如此,你稍待片時,我去去就來。 (轉身拿起桌上的布

               匹)

奶  娘      大嫂,你要去哪里?

桐  花      我去給孩子東西買一點。

奶  娘      那好,你去吧,我等一會兒。

              【桐花急下。

奶  娘      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來啊!

家  丁     (內) 來了。 (上)奶娘,有何吩咐?

奶  娘      少公子一回來,汝等將他搶上馬車,揮鞭趕馬即刻離開此地。

家  丁      知道了。

大龍/二龍  (拉著手上)娘親,娘親。 (進屋)

奶  娘     (吩咐家丁) 少公子回來了,汝等即刻動手。

家  丁       是。

 二  龍       大龍兄,他們是誰?

大  龍      (認出奶娘) 是你!

奶  娘       參見少公子!

大  龍       誰是你家少公子?你認錯人了。

奶  娘       沒認錯,沒認錯。家丁,還不快快動手。

家  丁       是哪個?

奶  娘       方才與我說話的這個。

家  丁       知道了。 少公子,請吧!

大  龍       你們要干什么?

家  丁       我等是奉夫人之命,前來接少公子回府去享福的。

大  龍       我不去,我不去。

家  丁      (上前抓住大龍)這么傻的孩子,不去享福要在這里受苦。

大  龍      放下我,放下我。

二  龍     (用頭頂家丁)不許搶走大龍兄。

              【家丁反手推倒二龍,拉著大龍急下。奶娘放下一百兩銀票,跟著

                下。

大  龍     (邊走邊喊) 阿弟,阿弟——

二  龍     (爬起來) 大龍兄,大龍兄—— (追下)

桐  花     (手捧一雙新鞋上)           

               (唱) 一匹麻布織半月,

         低價賤賣換銀兩。

         買來一雙新布鞋,

         作為薄禮贈二龍。

               (進屋) 人呢? (發現桌上的銀票,拿起,急急走到門口)奶

                 娘,奶娘——

               【二龍哭著上。

桐  花       二龍,你因何如此?你哥哥呢?

二  龍       娘親,大龍兄他——

桐  花      大龍怎樣了?

二  龍      幾個陌生人將大龍兄搶走了。

桐  花     (驚恐)啊——(扔下銀票,追出去) 大龍,大龍—— (下)

              【二龍撿起銀票,仍舊哭個不停。

              【桐花步履蹣跚上,淚流滿面,目光呆滯。

二  龍     (忙上前攙扶)娘親。

              【二人默默進屋,慢慢下。

              【這期間——

后  臺      (伴唱) 啊… 啊…

                              可憐天下為母心,

             母失親兒心破碎。

             耳邊猶聞笑語聲,

             一片寂靜恍如夢,

             恍如夢。

燈暗。

——幕落——

第四場  夫人教子

             【幕啟。金夫人府邸,金夫人在客廳焦急地走來走去,兩個丫頭站

一旁不敢作聲。

 

金夫人      怎么這么晚了還沒接回來?

奶  娘      (內) 報兮,少公子回府。

金夫人      哎呀,我兒回來了。女婢,快快隨本夫人出門迎接。

丫  頭       是。

                【三人出客廳門。

金夫人      我兒在哪里,我兒在哪里?

大  龍      (內)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奶娘上,倆家丁抓住大龍跟在后面。

大  龍       放下我,放下我。

金夫人     (皺眉)奶娘,過來一下。

奶  娘        夫人。

金夫人      他就是少公子?

奶  娘       正是。

金夫人      沒認錯?

奶  娘       沒錯,就是在他身上發現玉龍。

金夫人     怎么這么土氣?

奶  娘       吔,常言道:“喝哪里的水像哪里的人。”他自小在山村長大,難免

                像山村的孩子言語粗野。

金夫人      哦。我可憐的兒啊,你受苦了!(抱住大龍痛哭一陣) 來,乖,

                 隨為娘進客廳。

              (愛憐地拉著兒子進了客廳)

               【其他人跟著進。

金夫人      女婢,替公子更衣。

丫  頭       是。

              【一丫頭下,取新衣服上,兩人一起幫大龍換上。

奶  娘      哎喲,換上新衣服,整個人都精神起來。

金夫人     (滿意點頭) 嗯,果然不一樣,這才像我兒。家丁,從今以后,

                 好好服侍公子,若有不周之處,小心家法伺候。

家  丁       是,是。

奶  娘       公子,叫“娘親”啊。

丫  頭      是啊公子,叫一聲“娘親”吧。

大  龍       我…

家  丁      公子,叫啊,叫啊。

            【金夫人神情期待。

大  龍      我不叫。

金夫人     你…

奶  娘      夫人息怒,少公子剛剛回來,還不能忘記他的養母,故此叫不出

               來。

金夫人     說的也是,我應該讓他適應一段時間再說。兒啊,走這么遠的

                路,肚子餓了吧?

大  龍       哼。

金夫人      女婢,隨我下去,好吃的東西煮一碗給公子(作)點心。

丫  頭       是。

                【金夫人領著丫頭下。

                【大龍負氣走來走去,家丁跟在他身后團團轉。

家  丁       公子,公子。

大  龍      (不耐煩) 哎呀,你們跟這么近干什么,干什么?走開,走開。

              【家丁面面相覷。

奶  娘       汝等退下吧。

家  丁       是。 (下)

奶  娘      少公子,這里比鄉下怎樣?

大  龍      哼! (轉身坐到椅子上)

奶  娘      少公子,富貴人家,坐要有坐相。

              【大龍憤憤起身,胡亂卷起衣袖。

奶  娘     (攔阻) 哎呀少公子,富貴人家不比鄉下,穿衣服有穿衣服的

               規矩。  

大  龍     (吼叫)走開!

               (唱) 你這阿嬸太討厭,

         啰哩啰嗦惹人煩。

         這不讓做那也不讓,

 

         富貴人家甚乜了不起。

奶  娘      好好好,你不要生氣,我走開,我走開。 (搖搖頭,下)  

大  龍      嗄!

             (唱) 眼前好似夢一場,

        好似夢一場。

        我本山里生來江邊長,

        卻來到這高樓金玉堂。

        站不自在坐不自在,

        一身新裝更不自在。

一丫頭     (端一碗點心上)少公子,請吃點心。

大  龍       我不吃。

丫  頭      夫人吩咐,一定要吃。

大  龍      哎呀,說不吃就不吃。 (坐下)

丫  頭      少公子啊!

              (唱) 碗中蓮湯甜滋滋,

        夫人愛子一片情。

        公子若不領此情,

        夫人怪罪非小可。

       求公子可憐奴婢,

       吃下這碗蓮子湯。 (跪下)

大  龍     (起身欲扶) 哎呀,你怎么跪下了?快快起來。

丫  頭      你不肯吃,奴婢就不能起來。

大  龍      你起來,我吃,我吃就是了。 (接過碗)

丫  頭      多謝公子! (起身)

              【大龍剛要吃,想起家不免傷心流淚。

丫  頭       公子,你為何傷心流淚呢?

大  龍       我想起我娘親共我阿弟,不知家中現在如何? 嗄!

                (唱) 心隨杏枝出高墻,

          想念娘親共細弟。

           娘親啊,

           大龍被搶離桐江,

          母子天涯各一方。

          不知娘親流了多少淚,

          不知娘親心里多少痛。

          誰人幫您把水挑?

          誰砍柴?誰捕魚?

          月夜織布誰相伴?

         生病誰人送湯藥?

         阿弟啊,

         雨天泥地路難行,

         誰人送你上學堂?  (哭,聞鳥叫聲,把碗給丫頭)

        拜托飛鳥傳音訊,

        盼娘親——

        早來接我回山鄉。 (啜泣)

丫  頭     (唱) 公子兩眼淚汪汪,

                         小婢不免也感傷。

              (白) 公子,不必悲傷,來日親人一定會相見。

大  龍      嗯。

丫  頭      趁熱吃吧。

大  龍      你先吃一口,我再吃。

丫  頭      這是公子吃的,奴婢不能吃。

             【金虎上,剛要進門,看到兩人在推讓,忙躲到門外偷聽。

大  龍      為什么我能吃你不能吃?

丫  頭       哎呀,反正奴婢就是不能吃。

大  龍       你要是不吃,我也不吃。

丫  頭       這…

大  龍       來,吃一口吧。 (舀一勺送到丫頭嘴邊)

金  虎     (跳進屋)哈哈,堂堂富家公子,喂丫頭吃東西。大家快來看啊,

                阿嬸阿爹快出來看啊——

              【家丁、丫頭紛紛上,金夫人、金羅漢隨后也上。

金羅漢     虎兒,你喊阿爹出來看什么?

金  虎       方才他(指大龍)舀一勺東西喂她(指丫頭),正好被我看到

                了。

金夫人     (怒目注視丫頭)賤婢你好是大膽! (甩一巴掌)

丫  頭      (跪下) 夫人饒命!

金夫人     來啊。

家  丁      在。

金夫人     將賤婢拖下去重重打。

家  丁      是,走。 (拖走丫頭)

丫  頭      夫人,夫人。

大  龍      夫人。 (欲求情)

             【金夫人不理。舞臺內傳出棒打聲。

丫  頭    (內) 哎喲,哎喲!         

             【大龍急得直哭,邊哭邊放下碗。金羅漢父子在一旁冷笑。 

金夫人     你們聽好了:以后誰敢亂了上下規矩,休怪本夫人手下無情。

丫頭們     奴婢不敢。

金夫人     退下。

丫頭們     是。 (下)

金夫人     兒啊,不哭了,以后不許這樣,知不知道?

大  龍     (轉身不理)哼!

金夫人      哎呀兒啊!

              (唱) 勸兒教兒費苦心,

        為何良言難入耳?

        你本富家少公子,

        為甚乜尊卑貴賤全不分?

        你可知有人視你眼中釘,

        說為娘冒認黃銅充真金。

        兒若不改卑賤相,

        更添話柄與他人。

大  龍     哼!

            (唱) 有錯也是孩兒錯,

       不問就打理不該。

       丫鬟體弱哪堪打,

       做人應有惻隱心。

金夫人    (接唱) 我兒既有惻隱心,

             為何不將娘憐憫?

             可憐我——

             受了他人多少氣,

             笑口強把苦淚吞。

             幸喜我兒回家轉,

              為娘方覺有指望,

              指望你,

              長成棟梁撐門庭。

              兒若不聽為娘言,

              為娘日后靠誰人? (哭)

大  龍      這… 母…母親,孩兒錯了。

金夫人     我兒,我親生的兒啊。 (抱住大龍,流下喜悅的淚水)

金羅漢     弟媳,侄兒在鄉下長大,缺乏教養,尊卑不分,我做大伯的,理

               應負起責任。今后讓他共虎兒、豹兒一起在我府中讀書,弟媳你看

               如何?

金夫人     這…

金  虎      我不與這個鄉巴佬一起讀書。

大  龍      你敢罵人?

金  虎      罵你又怎樣?鄉巴佬、賤骨頭。 (推了大龍幾下)

金夫人     吔—— (欲阻止)

金羅漢     吔,小孩子玩耍,大人不用管。

大  龍     (一手抓住金虎的衣領,另一手掐住金虎的脖子)你敢罵我!你再

               罵試試看!

金羅漢     吔吔吔,快放手,快放手,不能玩笑的。 (拉開大龍)

金  虎      阿爹。 (哭)

金夫人     大伯,我同意讓我兒共虎兒、豹兒一起讀書。

金羅漢    (沒好氣)先告辭了。虎兒,走。(拉走兒子)

金夫人      哈哈哈… 兒啊,方才真教為娘高興,往后就應該這樣做人。

大  龍       啊?

金夫人     兒啊!

              (唱) 馬善被人騎,

        人善被人欺。

        兒要處處強過人,

        天塌下來娘來頂。

        要吃要用把口動,

        為娘件件都依從。

        兒要替娘爭口氣,

        望兒長大成強龍。

大  龍      哦。

金夫人    兒啊,你今日遠道奔波一天,隨為娘進去安歇吧。

大  龍      是,母親。

             【金夫人拉著兒子下,滿臉慈愛。

——幕落——

第五場  桐花尋子

             【幕啟。桐花家,桐花背對觀眾無聲哭泣。二龍端一碗魚湯上。

二  龍      娘親,這兩日您粒米未進,孩兒特地煮一碗魚湯,給您補補身體。

桐  花     (轉身,精神恍惚) 魚湯?哪里來的魚湯?

二  龍      是孩兒親自捕的魚,親自煮的魚湯。大龍兄走了,打魚砍柴的事應

               該由孩兒來做。

桐  花      我的好孩兒。

二  龍      娘親,趁熱吃吧。

桐  花      好。(接過碗)

              (唱) 一碗魚湯捧在手,

         睹物思人淚又流。

         大龍啊,你今在何方?

         求你答應娘一聲。(哭)

二  龍     娘親,您且莫哭。孩兒早就聽人說過,大龍兄是別人家的孩子,早

              晚都要還給人家。

桐  花     不,大龍是我親生的兒子,他們搶錯人了。

二  龍     搶錯人了?娘親,此話怎講?

桐  花     是啊。兒啊,事到如今,為娘也不再瞞你了。(將魚湯放桌上)

二  龍      娘親,您有什么事瞞著孩兒?

桐  花    二龍兒啊!

            (唱) 兒你本非娘親生,

       襁褓之時遺草中。

       為娘抱回當親兒,

       取名二龍養育大。

二  龍      哦——

             (唱) 聽罷此言如雷轟頂,

                       一轉眼親母變養母,

                       一轉眼親兒變養兒,

                       欲要相信卻難相信。

              (白) 娘親,這不是真的,這一定不是真的。您待孩兒這么好,孩

               兒一定是您親生的,一定是您親生的。

桐  花      兒啊,娘親沒騙你。

二  龍      孩兒不信,孩兒不相信。(哭)

桐  花      也怪你母親派來的人不告而別,連姓名地址都不留下。(頓一下)

               是了,兒啊,待為娘帶你四處去打聽打聽,早日將你送到你親生母

                親身邊,也好早日將你大龍兄接回家來。

二  龍     (連連搖手) 不,不。娘親,孩兒不去,孩兒不到那會搶人的人家

               去。

桐  花      兒啊!

二  龍      娘親。

             【二人抱頭痛哭。

桐  花    (自己擦下淚,又替兒子擦) 兒啊,娘知道你舍不得共為娘分開,

              但你也應該替你親生母親著想,想她失子之痛,想她盼子之心…

二  龍      哦——

桐  花      兒啊,咱一齊去收拾行裝,明日一早就啟程去打探消息。

二  龍      孩兒謹遵娘親嚴命。

              【二人下,燈暗。二道幕落。

              【燈又亮。四年后,二龍背著包裹攙著桐花上,二人風塵仆仆走走

               歇歇。

后  臺     (伴唱) 啊… 啊…

             光陰匆匆似流水,

                             秋去冬來整四載。

             桐花踏上天涯路,

             尋兒白了青絲發,

             白了青絲發。

                  【一陣風雪,桐花站立不穩。

二  龍       娘親仔細仔細。

桐  花       哦—— 嗄!

             (唱) 追思往事淚漣漣,

                         背井離鄉尋親兒。

                         跋山,涉水,

                         跋山涉水歷艱辛。

                        眼見到了錢塘境,

                        大龍他仍是——

                        風箏斷線無音訊。 (頓一下)

                        多虧二龍存孝道,

                        一路相伴慰娘心。

二  龍       娘親,您今早一口粥都沒吃,孩兒到前面點心買一點過來給您充

                饑。 (欲下)

桐  花      不必了。兒啊,咱們盤纏所剩不多,還是節儉點好。

二  龍     (從包裹中掏出一百兩銀票) 娘親,這里不是還有一張一百兩的銀

               票?

桐  花       這張銀票不能動用,快快收起。

二  龍       哦,孩兒收起就是。

桐  花       兒啊,咱一齊慢慢再行。

二  龍       是。

              【二人下。

——幕落——

第六場  大龍變壞

后  臺     (伴唱) 一邊是慈母情深循循善誘,

                              一邊是夫人嬌寵大伯教唆。

                              人生變幻太匆匆,

                              短短四載兩樣人。                 

              【幕前。大龍醉醺醺上,金羅漢緊隨其后,一臉壞笑。

大  龍       好酒,好酒,哈哈哈…

             (唱) 讀書只是做樣子,  

                         為討母親她歡心,

                         多拿銀兩任我用,

                          賭博喝酒樣樣好。

                         人生短短幾十秋,

                         盡情享樂趁今時,

                         享樂趁今時。

              (白) 好酒,好酒,哈哈哈… 阿伯,哪里還有好玩的地方,帶我

                去玩。

金羅漢      好玩的地方倒是有一處,只是你現在醉成這樣…

大  龍      不要緊不要緊,我沒醉,我還很清醒。你說的好玩地方在哪里?

金羅漢     你當真想去?

大  龍       附近的地方都玩膩了,侄兒當真想到遠一點真正好玩的地方去玩

                一次。

金羅漢      既如此,你聽阿伯講來。那地方嘛!

              (唱) 美女如云亂人眼,

                         風流人士都向往。

                        不到那人間天堂,

                        枉在人世走此遭。

大  龍       哎呀妙啊!

              (唱) 大龍已到二八齡,

                         所見女子貌平庸。

                        未曾見識真美人,

                        心中悵悵有所失。                  

                        阿伯一番撩撥話,

                        教人心癢實難禁。

               (白) 阿伯,你現在就帶我去。走。 (拉伯父欲下)

金羅漢      且慢,我的話還沒說完。

大  龍        阿伯,你還有什么話?

金羅漢       帶你去沒問題,只是去那個地方需要這個… (做了個搓手指數錢

                 的動作)

大  龍        嗐,以為什么重要的的事情,小意思,小意思。阿伯你再借給

                 我,咱們先去玩,回去后我向母親要,連賭博輸的錢一起還給你

                 就是了。

金羅漢       吔,那個地方是高消費,阿伯沒那么多錢借你。

大  龍        啊,要多少錢?

               【金羅漢伸出五個手指頭。

大  龍        五十兩?

金羅漢       呵,五十兩?五十兩送小費都不夠。

大  龍        啊,難道還是五百兩?

               【金羅漢點點頭,大龍倒吸一口涼氣。

金羅漢      怎樣,還敢不敢去?

大  龍       哼,我大龍有什么不敢的。阿伯,你替我想想辦法,我今日一定

                要去那里玩一趟。

金羅漢      不愧是我的侄兒,有膽量。走,我幫你借“利”(指高利債)去。

大  龍       阿伯真好!

金羅漢      哈哈哈…

               【二人下。

               【幕啟。金夫人府邸,金夫人氣呼呼走來走去,奶娘小心翼翼侍立

                 一旁。

金夫人     (往門外張望) 一整天人影都看不見。奶娘——

奶  娘       夫人。

金夫人      你去看龍兒有在大伯家沒有。

奶  娘       是。 (下)

金夫人     (搖頭) 哎唉!

                (唱) 龍兒回府整四載,

                           轉眼之間長成人。

                           妾身猶記老爺語,

                            欲要托付金鑰匙,

                            卻為何,

                            心中隱隱不安妥。

                            龍兒他揮金如土,

                            萬貫家財半敗盡。

                            原指望他成棟梁我有靠,

                            卻不料已變紈绔寒我心。

                             悔不該,

                             初來之時太嬌寵,

                             太嬌寵。

奶  娘     (急上)

              (唱) 聞知公子去青樓,

                         急急回府報夫人。

               (白) 夫人。

金夫人      奶娘你回來了,龍兒在不在大伯家?

奶  娘       稟夫人,公子不在大伯家。

金夫人      那跑哪里去?這個時候也該回來了。

奶  娘       聽金虎少爺說,公子他今日去…

金夫人      去哪里了?

奶  娘       夫人,吔。 (附耳低語)

金夫人      啊—— 這還得了,這還得了,真是氣死我了。

               【大龍上,聽見母親發怒的聲音,不敢進屋。

金夫人      奶娘,速即吩咐家丁,將公子綁回府。

奶  娘        是。 (欲下)

大  龍      (怯怯進屋) 不用了,我回來了。

金夫人      你還知道回來。說,你今日去哪里了?

大  龍       我沒去哪里,我在阿伯家玩。

金夫人      還要撒謊是不是?還以為我不知道是不是?

大  龍        這…

                (旁唱) 見母親雷霆大怒,

               莫非她已知詳情?

               待我來察言觀色,

               無奈之時吐真情。

金夫人       你說還是不說?

大  龍        我不是說了嘛,我在阿伯家玩,不信你去問金虎。

金夫人       好… 好… 你還嘴硬。奶娘,去喚金虎過來對質。

奶  娘        是,夫人。 (欲下)

大  龍        壞了壞了。 (忙阻止)奶娘你不要去了,我說就是了。

金夫人       那好,說,今日去了哪里?

大  龍      (吞吞吐吐) 我… 我今日… 去了… 去了麗春院。

金夫人       你… 你果然去了那地方?

大  龍        是阿伯帶我去的。

金夫人       啐!

                (唱) 罵聲逆子太不肖,

                            好事不學壞學盡。

                            好一似,

                            脫韁野馬難約束——

                 (白) 奶娘,取家法過來。

奶  娘        是。 (下,取家法上)

金夫人      逆子,跪下。

大  龍        跪下就跪下。

金夫人      (接唱)看我今日打死你。 (欲打)

大  龍        你打吧,打死了,就當作再丟一次。

金夫人       哦——

               (唱) 龍兒一語提醒我,    

                           往事歷歷猶在目。

                          想當初,

                         失兒之痛不堪言,

                         思兒盼兒眼欲穿。

                         終盼得,

                        盼得龍兒回府來,

                        為娘心喜幾欲狂。

                        愛他憐他都不及,

                         怎忍下手將他打?

大  龍       母親,孩兒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母親饒我這一回吧。

奶  娘       是啊夫人,公子年幼無知,您就饒他這一回吧。

金夫人     (悲痛) 罷了,你起來吧。

大  龍       多謝母親! (起身)母親,以后孩兒再也不惹母親生氣了。

金夫人      這才是我的好龍兒。

大  龍        不過啊…

金夫人      不過甚乜?

大  龍       不過孩兒這次出去玩,花了一點錢,是向阿伯借的,母親您幫我

                 還一下,我就再也不去阿伯家了。

金夫人      多少錢?

                【大龍伸出五個手指頭。

金夫人       五十兩?

大  龍      (搖頭) 五百兩。

金夫人      什么?五百兩?! (眼睛一黑,差點倒下)

奶  娘      (攙住)夫人仔細仔細。

               【大龍攤攤手,不知所措。

               【燈暗。

——幕落——

第七場  二龍回家

               【幕啟。錢塘郊外,兩個家丁抬著金夫人的轎子上,奶娘隨轎伺

                 候。

金夫人     (唱) 燒香歸來眉心展,

                           師父之言如醍醐。

                           老爺生前積陰德,

                           后世子孫必昌盛。

                          龍兒終究年尚幼,

                          妾身仍須存期盼。

                【繞場行。

二  龍       (攙著桐花上)娘親,咱一齊慢慢再行。

桐  花        兒你受苦了。

                【二龍微笑搖頭。母子倆繞場行,迎面碰上金夫人的轎子。二龍

                看到奶娘,一愣。

二  龍       娘親,這個人好像有點面熟。

              【桐花抬頭看看奶娘,仔細辨認后,興奮地上前握住奶娘的手。

桐  花       是你!謝天謝地,我終于找到你了。

奶  娘     (假裝)我不認識你,快走開,我家夫人的轎子要過去。

桐  花       容我與你家夫人說話。

奶  娘       我家夫人沒空跟人說話,走開走開。

二  龍       你…

              【桐花向兒子擺擺手。

金夫人      奶娘,你與何人說話,為何停步不前?

奶  娘       稟夫人,有兩個人在這里擋道。

金夫人      竟有此事?邁住轎。

轎  夫        是,邁住轎。

金夫人     (下轎后,冷冷問話)汝等乃是何人,因何在此擋道?

桐  花        夫人,我乃是桐江岸邊的桐花啊。

金夫人      桐江岸邊?桐花?

桐  花       嗯。我來找我兒大龍。

金夫人      大龍是本夫人的兒子,你不見也罷。

桐  花        不,大龍乃是我桐花親生的兒子,四年前奶娘搶錯了。

金夫人      (大驚) 啊—— 奶娘,這是為何?

奶  娘        夫人,您不要聽她胡言亂語,奴才明明看見大龍身上掛有玉龍。

桐  花        玉龍原是二龍所戴,只因兄弟情深,故此那段時間二人輪流佩

                 戴。(取出玉龍)兩塊玉龍在此,桐花原物奉還。

金夫人     (接過)果有此事?

桐  花        二龍,快快上前拜見你親生母親。

               【二龍看了看金夫人,轉身抓住桐花的手,怯怯不敢上前。

金夫人     (收起玉龍,打量二龍)

                (旁唱) 一旁仔細暗觀察,

              不禁由疑轉為信。

              英俊少年貌堂堂,

               酷似老爺年少時。

               體態神情無兩樣,

               額頭開闊顯富貴,

               氣宇軒昂風度翩,

               日后定可成棟梁。

               真正是——

               龍生龍來鳳生鳳,

               這才是金家血脈。

桐  花       二龍,快快上前拜見你親生母親。 (輕推二龍)

二  龍     (害羞) 拜見母親!

金夫人      我兒免禮,我兒免禮! (扶起兒子)

奶  娘       夫人,天色不早,該回府了。

金夫人     是是是,得趕緊回府,讓丫頭伺候我兒沐浴更衣,祭拜祖宗。兒

                 啊,隨母親一同坐轎回府。

二  龍        那我娘親呢?

金夫人       這…

桐  花        二龍,娘親走路習慣了,你陪你母親坐轎就好。

二  龍        娘親,孩兒陪你一同走路。

桐  花        不能如此,你快快去陪你母親,聽話。

金夫人      兒啊,快上轎來。 (拉兒子一同上轎) 家丁,起轎。

家  丁       是。

               【一行人依次下。燈暗。

               【燈又亮。桐花背對觀眾黯然神傷,良久方轉身。

桐  花        哎唉!

                (唱) 二龍隨母離開我,           

           依依之情催人淚。    

                            主奴居處隔院落,

                            相見一面難上難。 (搖頭)

                            大龍誤進富貴家,

                            桐花暗暗心憂愁。      

           但愿他,

           老實本分似當年。

二  龍     (內)娘親,娘親。

桐  花      我好像聽到二龍的聲音?

             (唱) 三日不見思念深,

        待我循聲去尋他。 (下)

二  龍     (上)娘親,娘親。(攤攤手) 哎唉!

               (唱) 華堂聽厭恭維話,

          獨自來到花園里。

          親母百般寵愛兒,

          母子之間卻拘束。  

          想念養母性溫柔,

          二龍與她無隔閡。

          三日久似三冬春,

          不見養母心掛牽。

          高門大戶院落多,

          不知娘親在何方?

               (白) 娘親,娘親。

              【桐花和金夫人從舞臺兩側同時上,桐花剛要應聲,金夫人已先回

               答,桐花只得暫避一旁。

金夫人     龍兒,你在呼喚為娘嗎?

二  龍       我… (行禮)見過母親。

金夫人     龍兒,我的好龍兒。

                (唱) 過去你,一顆明珠落塵埃;

           喜今朝,洗盡污泥閃毫光。

            風華正茂知禮儀,

            親朋鄰里齊夸贊。

            今日在家宴賓客,

            快隨為娘回客廳。

二  龍        母親啊!

                (唱) 兒有心事難放下,           

          時刻思念我養母。

          不知她棲身何處,

          不知她可否安康?

金夫人        哦——

 

(旁唱) 龍兒他,

                開口閉口他養母,

                妾身不免生妒忌。

 (強笑,白)兒啊!

 (唱) 知恩圖報自是德,

            為娘不會虧待她。

            只待大龍回府來,

            定當厚禮酬謝她, 

             送她母子早回鄉,

             送她母子早回鄉。

二  龍      啊—— 哎呀不可不可,母親!
 
              (唱) 錢江源頭在桐江,

         兒有今日靠養母。

         她將那連心乳汁養育我,

         親生兒野菜熬湯充饑腸;

         她讓我背起書包上學堂,

         親生兒砍柴挑水撒漁網。

         她教兒——

         做人要學村前柳,

         甘為路人送蔭涼。

         她教兒——

          雙腳要走清白路,

          高山流水心坦蕩。

           她是桐江甘露雨,

           澆灌孩兒長成人。

           養母恩情深似海,

            金山銀山難回報。

           求母親,求母親——

           留她長在府中住,

           孩兒一并孝雙親。

             【二龍苦苦哀求金夫人,金夫人只是擺手。
 
桐  花    (旁唱) 聽罷二龍一番話,

            桐花暗自喜在心。

            喜他心中有養母,

            桐花再也無他求。

二  龍     (還在哀求) 母親,您答應孩兒,答應孩兒吧!
 
金夫人     你真是… 唉!
 
桐  花      桐花見過夫人。
 
二  龍    (見到養母,大喜) 啊,娘親,你來了。
 
桐  花     (慈愛)二龍。
 
金夫人     大嫂,您辛苦養育龍兒十六年,此恩此德本夫人無以為報,只有
 
                贈些銀兩,聊表謝意。
 
               【二龍不悅。
 
桐  花       不,夫人!
 
               (唱) 龍兒困居在山鄉,

          布衣粗糧度時光。

          照料不周心有愧,

          桐花安敢圖報恩。

          當年留下一百兩,

          一文不差都奉還。 (還銀票)

 
金夫人      這…
 
桐  花      (接唱) 盼只盼,

             盡早見到大龍面,

             母子結伴同回鄉。

                (白) 夫人,大龍去了哪里?為甚乜還未轉回?
 
金夫人      大嫂,你且莫急。幾日前他共王府公子結伴去打獵,我已派人去
 
                尋找,今日也該回來了。
 
桐  花       哦。夫人,不知大龍如今是何模樣?
 
金夫人     大嫂,你就放心吧。他啊,書也讀了,人也高了,恐怕見了面,
 
                你會認不出來。
 
桐  花       哦。
 
金夫人     這樣吧,龍兒——
 
二  龍      母親。
 
金夫人     你陪你養母先到客廳稍待片刻,我去看大龍回來沒有。
 
二  龍      是。娘親,請!
 
桐  花      哦。
 
              【母子下。
 
金夫人    (自言自語) 這個浪子,肯定又跑哪里去做壞事。
 
大  龍      (上) 母親,母親,我回來了。
 
金夫人      你還知道回來。
 
大  龍       母親,今日府中有點奇怪,丫頭、家丁見到孩兒都不理不睬,這
     
                是為何呢?
 
金夫人      大龍,以后你不能再叫我“母親”了。
 
大  龍       母親,這是為什么?為什么?
 
金夫人      大龍!
 
                (唱) 桐花塢中來貴客,

           你親生母親來尋你。

大  龍       我親生母親?

金夫人     是啊。

                (接唱) 當年領你回金府,

              今日方知領錯人。

大  龍        領錯人?

金夫人      是,我親生兒子二龍回來了。

大  龍       二龍也來了?

金夫人      (點頭) 從今后,咱們——

                 (接唱) 路歸路來橋歸橋,

               你回桐江陪親母。

大  龍       哦——

          (唱) 夢中忽聞驚雷響,

                 平靜水潭翻巨浪。    

                 心中想娘娘不來,   

                 忘了親娘她偏來。

                憶起山中千般苦    

                 實不甘愿回山鄉。    

                 心中只把二龍恨,

                 他來享福我遭殃。

金夫人     大龍你也不必傷心。咱們畢竟母子一場,你回鄉時,我自當為你

               準備一些盤纏。

大  龍     (歇斯底里) 不,我不要盤纏,我不回鄉,我不回鄉。 (跑下)

金夫人     哈哈哈,不回鄉?哈哈哈… (下)

——幕落——

第八場  大伯設謀

              【幕啟。金羅漢家,金羅漢捂著衣兜鬼鬼祟祟上。

金羅漢      嘿嘿!

               (唱) 可恨弟媳不識相,

                           我惱羞成怒暗報復。

                           四年來,

                           我用盡心機,心機用盡。

                           終把大龍變浪子,

                           府中金銀搬我家。

                          竊喜大功將告成,

                          誰料又來個二龍。

                          能辨是非有主見,

                          絕非大龍同類人。

                          前功盡棄豈甘休?

                          前功盡棄豈甘休?

             (白) 自從二弟去世之后,我金羅漢無時無刻不在想計(謀),意

                欲將他家家產搬到我家。大龍被我騙得團團轉,三天兩日向那個

                寡婦要錢送到我手里。眼見大功就要高成,不料又來一個二龍,

                聽說他才是真正的侄兒。看他那樣子就不好騙,我必須設法除掉

                他,好讓大龍繼續送錢給我花。哼!

               (接唱) 為圖大事心要狠,

               管他是親或是戚。

                               兩龍相爭必一傷,

                               看我來導一場戲。

大  龍      (哭上) 阿伯,阿伯你幫我想個辦法。(跪到金羅漢腳下)

金羅漢      啊,啊啊啊,大龍賢侄你這是為何呢?

大  龍       我阿弟二龍來了。母親說他才是她的親生兒子,她準備送我回

                鄉。

金羅漢     哦,原來是為了此事。你如何打算? (起身,扶起大龍)

大  龍      阿伯你幫我想個辦法。平時我什么都是聽你的,我把家中的金銀寶

               貝偷偷拿出來,都送到你這里來。只要你幫我想個辦法,讓我留下

                來,我以后還是什么都聽你的。

金羅漢     你不愿回鄉?

大  龍      死也不愿。

金羅漢     你既然如此決心,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就怕你沒有膽量去做。

大  龍       阿伯,你快快說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去做。

金羅漢     有你這句話,那就好了。(掏出老鼠藥)這是一包老鼠藥,吔

                 —— (附耳低語)

大  龍     (驚得瞪大眼睛)啊,你叫我去害…

金羅漢      怎樣,敢不敢?

               【大龍連連擺手。

金羅漢      不敢做,哼,你就回山鄉去吧,穿破衣,吃涼飯,去捕魚,被人

                 欺侮… 留你阿弟二龍在這里穿金戴銀,享受富貴。你仔細想想。

大  龍        這… 唉!

               (唱) 富貴后怎耐貧賤?

                          千錯萬錯老天錯。

                           一池難容兩條龍,

                          有他無我有我無他。

              (白) 阿伯,把藥拿來。

金羅漢      想清楚了?

大  龍       想清楚了。

金羅漢      絕不后悔?

大  龍       絕不后悔。

金羅漢     那好,藥在這里。 (伸出手)

              【大龍接過藥。二人擺造型,相視獰笑。

——幕落——

第九場  兄弟宴會

【幕啟。金夫人家后花園,大龍大擺酒席宴請二龍。往酒壺中放老

 鼠藥時,他幾次遲疑,最后還是咬咬牙,放了進去,雙手搖勻。

二  龍     (內) 大龍兄,大龍兄。

大  龍      二龍來了,我千萬不可露出蛛絲馬跡。 (坐下)

二  龍     (上)

              (唱) 久盼不見兄回府,

                         忽聞他——

                        花園設宴邀請我。

                        急忙忙來到花園,

                        興沖沖與兄相會。

               (白)大龍兄。

大  龍      (起身,欣喜) 二龍,你來了。

              【二人互相打量。

二  龍     (深情) 大龍兄!

              (唱) 與兄分別四載余,

                          朝也思來暮也想。

                          幾番夢里見兄面,

                         醒來失望淚濕枕。          

                         忘不了,長兄代父愛護我;

                         忘不了,兄你受苦我享福。

                        兄你恩情弟牢記,

                        時時惦念報答兄。

                         今日富貴臨弟身,

                         弟當留兄同享福。          

大  龍      哦——

             (旁唱) 他那里句句訴真情,

                             我不由愧疚涌心頭。

二  龍     (看到酒壺,拿起)大龍兄,你是不是要請我飲酒?來來來,今日

               高興,我自當開懷暢飲。 (欲倒酒)

大  龍    (急急搶過酒壺) 不,且等。哎呀!

             (旁唱) 事到臨頭卻猶豫,

                            欲害二龍心不忍。

二  龍      這也奇啊!

             (旁唱) 兄他神色慌張張,

                             莫非乜事心中藏?

             (白) 大龍兄,你為何自言自語?莫非有甚乜心事?

大  龍      沒沒沒,哥哥今日歡喜。來來來,我敬你一杯。(倒酒)

二  龍      你敬我?

大  龍       嗯。來,阿弟,干了這杯酒。

二  龍     (接過酒) 大哥,你還記得嗎?小時候娘親不許咱兄弟喝酒。有一

               次,你偷買一瓶酒回家喝了一杯,也讓我喝一杯。后來咱倆都吐

                了,被娘親知道,娘親傷心不已,一直流淚。大哥,你還記得這

                 件事嗎?

大  龍      (不敢直視二龍) 哦,記得,記得。

二  龍       可是今日不同,大哥一片心意,這杯酒我一定要飲下,娘親應該

                也不會責怪于我。多謝大哥! (欲飲酒)

大  龍       且慢。

二  龍       大哥還有乜事?

大  龍       你先把酒放下。

二  龍       這是為何呢?

大  龍       哎呀,叫你放下就放下。

二  龍       這… (端也不是,放也不是)

桐  花      (內) 大龍——

大  龍       娘親怎么也來了?

二  龍       哦,是我派人告訴她,說大哥你回來了。 (放下酒杯)

大  龍       你… 唉!

桐  花      (上) 大龍——

二  龍      (忙走上前)娘親你來了。

桐  花      (答應二龍)嗯。(抱住大龍)大龍兒啊!

               【大龍呆立不動。

桐  花       大龍,讓娘親好好看看。兒啊!(又抱住兒子流淚)

               【二龍陪著流淚。

桐  花       兒啊,這幾年來,你在府中過得好嗎?

              【大龍點頭。

桐  花       有沒有思念娘親?

大  龍       我…

桐  花       今日見到娘親,你歡喜嗎?

大  龍       這…

二  龍       娘親,大哥他一定是太高興了,因此話都說不出來。大哥,請娘

                親一同入座吧。

大  龍        哦,是是是,請娘親一同入座。

                【母子仨入座,相對無言。

二  龍      (起身) 娘親,今日咱一家團圓,孩兒共大哥敬您一杯。 (遞

                 酒)

大  龍        啊,快放下。

二  龍       大哥,娘親她半生辛苦,對咱兄弟二人恩重如山,咱理應敬她一

                杯。 (又遞酒)

大  龍     (霍地起身) 休得自作主張,快快放下。

二  龍      (困惑) 這…

桐  花     (緩緩起身)怎么,為娘連一杯酒都無福消受嗎?

大  龍       不不不,娘親,這酒… 你可能喝不習慣。

桐  花       今日高興,無論如何都要飲下此酒。(欲飲)

大  龍       哎呀娘親,您飲之不得啊。

桐  花       這是為何呢?

大  龍       這…

金夫人     (內)龍兒,龍兒。

桐  花       二龍,你母親喊你,去吧。

二  龍        是,娘親。(轉向大龍)大哥,你陪娘親好好說話,我去去就

                 來。

大  龍       哦。

              【二龍下。

桐  花       大龍,你且過來。

大  龍      (挪到母親身旁,眼神躲閃)娘親。

桐  花       頭抬起來,眼睛看著為娘。

              【大龍頭低得更低了。

桐  花       既是為娘飲之不得,你飲下。

大  龍      (驚得猛抬頭) 啊——

桐  花       我命你飲下此酒。

大  龍       不不不,孩兒也不能飲。

桐  花       你我都不能飲,誰能飲?

大  龍       這…

桐  花       說,誰能飲? (眼睛逼視兒子)

大  龍      (步步后退,跪下) 娘親,孩兒錯了,孩兒錯了。是阿伯叫我請

                 二龍喝酒,這酒中…

桐  花       這酒中怎樣?

大  龍       這酒中放了老鼠藥。

桐  花        啊,逆子你… (扇一巴掌)你竟敢做這傷天害理之事!

大  龍        孩兒知錯了,請娘親饒恕孩兒! (趴在地上哭)

桐  花       天哪!

                (唱) 大龍本是好根苗,

                           孝順娘親愛細弟。

                           他是桐花心上寶,

                           誰知寶貝忽被搶。

                           可憐我,

                           風里雨里把他尋,

                           睡里夢里常喚他。

                          老天不負有心人,

                          今日母子終重逢。

                          誰料見面已不識,

                         老實本分丟無蹤。

                          天啊天——

                          是誰害我好根苗?

                          是誰害我好根苗? (痛哭)

大  龍     (起身) 娘親。

桐  花       你是誰?

大  龍      我是大龍啊。

桐  花      不,你不是我家大龍,我家大龍不是你這樣。我家大龍在哪里?大

               龍,我的好孩兒,你在哪里? (哭笑)哈哈哈… 哈哈哈… (下)

大  龍       娘親,娘親。 (追下)

金  虎      (上) 大龍,大龍。(拿起酒壺)呵,在這里偷喝酒。人呢?不

                管他,我把這壺中的酒偷偷喝完再說。(仰脖喝酒,嘖嘖稱贊)

                 好酒,真真好酒。

二  龍      (上) 金虎兄你在這里。你看見我娘親共大哥了嗎?

金  虎       沒看見。

二  龍       去哪里了呢?

金  虎      (腹痛)哎喲,哎——喲。

二  龍       金虎兄,你這是為何?

金  虎       這酒中有毒…

二  龍       啊——

金  虎      (地上打滾)哎喲,哎——喲。

二  龍       大事不好了,出人命了啊!

              【金羅漢、金夫人聞聲上。

金羅漢      虎兒,虎兒。(抱住兒子)

金  虎      (虛弱)阿——爹。(頭一歪,死了)

金羅漢     (痛哭) 虎——兒。

金夫人      龍兒,這是為何呢?

二  龍       金虎兄喝了那壺中的酒,那酒中有毒。

金夫人      啊——

金羅漢    (起身抓住二龍的衣領) 你這個哪里來的野種,竟敢下毒害死我

                兒。我定叫你一命抵一命。

二  龍        冤枉,冤枉啊!

金羅漢      走,一齊見官去。

金夫人      龍兒,龍兒。

二  龍        母親,孩兒冤枉啊!

金羅漢      有冤到公堂上去說,走。 (推二龍)

大  龍      (內)且慢,且——慢。

              【桐花和大龍上。

二  龍       娘親,大哥。

大  龍      (對金羅漢)放下二龍,將我帶走,這酒中的毒是我下的。

夫人/二龍   啊——

金羅漢      那好,我只要一命抵一命。 (推開二龍,拉住大龍)

大  龍     (對二龍) 阿弟,大哥錯了,你罵我吧。

二  龍       不,這其中必有緣故。

金羅漢      廢話少說,走。 (推大龍下)

二  龍      (對桐花)娘親,您知道這其中是何緣故嗎?

桐  花      大龍忌恨你“奪”了他的富貴,哀求金大伯幫他留在金府。金大伯攛

                掇他用毒酒害死你,毒藥是金大伯親手給他的。

二  龍       哦,原來如此。(轉向金夫人)母親,您救救我大哥吧!

金夫人     哼,他差點把你害死,還要我去救他。休想!

二  龍     (跪下哀求) 母親,母親啊!

              (唱) 大哥他一時糊涂闖大禍,

                          求母親大人大量饒恕他。

                           當思想——

         不幸之中存萬幸,

         毫發未損孩兒我,

         仍可晨昏定省侍母親。

         天下母親憐母親,

         大哥若有三長兩短,

         可憐娘親何所依?

          母親啊,母親啊,

          孩兒磕頭求母親,

          發發慈悲救大哥,

          也算報答娘親養我恩。

金夫人      哦——

 

                (唱) 見龍兒跪在地上哀哀求,

                            我不由氣消心也軟。

               (白) 龍兒,你起來,母親答應你就是了。

二  龍      (起身) 如此多謝母親!

桐  花       桐花多謝夫人!

金夫人      不必多禮。

二  龍      (對金夫人) 母親,您您要如何搭救大龍兄呢?

金夫人      龍兒,吔—— (附耳低語)

二  龍        娘親。(向桐花低語)

金夫人      事不宜遲,咱們立即行動。

桐花/龍兒   是。

                 【三人擺造型。

——幕落——

第十場  對簿公堂

             【幕啟。錢塘知縣坐在公堂上,衙役持刀肅立兩旁。

知  縣      來啊,傳告狀之人。

衙役甲      是,傳告狀之人。

金羅漢     (內) 來了。(上,跪下)哎呀青天大老爺,替小民做主吔。

知  縣       嗄,堂下跪者何人?有何冤屈盡管說來,本官自然替你做主。

金羅漢       大人容稟!

               (唱) 小民姓金名羅漢。

知  縣       哦,金羅漢。

金羅漢      是。

               (接唱) 生有一子名金虎,

                              侄兒大龍請飲酒,

                              不料酒中下毒藥,

                             可憐吾兒命嗚呼。

知  縣       竟有此事?

金羅漢      是啊,求大人為我兒伸冤吔。

知  縣       你先起來。

金羅漢      謝大人!

知  縣       來啊,傳被告大龍。

衙役乙       是,傳被告大龍。

衙役丙      (內)押走。(押著大龍上)

大  龍         哎呀!

                 (唱) 公堂之上陰森森,

                            未然上前腳已軟。

                           思及往事后悔遲,

                           事到如今淚漣漣。                              

                 (跪下,白) 小民大龍見過青天大老爺。

知  縣        嗄,大龍。

大  龍       大人。

知  縣       我且問你,你用毒酒毒死金虎,此事當真?

大  龍       稟大人,酒中之毒確是小民所下,但金虎之死卻是意料之外。

知  縣       此話怎講?

大  龍      小民無知,聽信金羅漢攛掇之言,欲用毒酒害死阿弟二龍。事到臨

               頭,于心不忍。不料金虎看到酒壺,將酒飲盡,故此…

知  縣      我再問你,你為何要害死你阿弟二龍呢?

大  龍      說來話長,容我寫來。

知  縣       好,寫來。紙筆侍候。

衙役甲     是。 (遞上紙筆)

              【大龍一揮而就,遞回。

知  縣     (讀畢)原來如此。嗄,金羅漢。

金羅漢     大人。

知  縣      聽大龍所敘,毒藥乃是你所贈。故此,金虎之死實為你咎由自取。

金羅漢     哎呀冤枉啊,求大人明察。

知  縣       大龍,你說毒藥是金羅漢所贈,何人為證?

大  龍       并無旁人作證。

金羅漢      既無證人,他就是滿口胡言,藐視公堂。

知  縣       大膽大龍,你竟敢藐視公堂。來啊,將他押下監禁,來日行刑。

衙  役       是,押走。

金夫人     (內)且慢,且慢。

                【金夫人、桐花、二龍上。

三  人      (齊聲) 小民叩見縣官大人。

知  縣       汝等乃是何人?

金夫人     妾身乃是大龍養母。

桐  花      民婦是大龍生母。

二  龍     小民是他阿弟二龍。

知  縣      汝等來此做乜?

三  人    (齊聲)我等來此為大龍作證,毒藥實為金羅漢所贈。

金羅漢     哎呀大人,空口豈可為憑,明明是前來擾亂公堂。

金夫人     大伯你不必著急。若無證人,我等也不敢前來。

金羅漢     證人?證人何在?

金夫人     在外面等候。

知  縣       汝等先起來。

三  人        謝大人。(金夫人、桐花、二龍起身,退到一旁)

知  縣       來啊,傳證人。衙  役    傳證人。

賣藥人     (上) 小民叩見縣官大人。

               【金羅漢見到此人,大驚。         

知  縣       你是何人?憑什么作證?

賣藥人     稟大人,小民是賣藥之人。金羅漢曾經到我店中,說家中老鼠眾

                多,向我買藥回去滅鼠。小的辦事謹慎,特叫他簽下保證書,保

                證不可用藥去害人,才把藥賣給他。這是他的保證書。(取出)

知  縣       呈上。

賣藥人     是。(起身,呈上,退到一旁)

知  縣     (讀畢) 金羅漢,你還有何言可辯?

金羅漢     大人,我家虎兒不能白白死啊。

知  縣       哼,你害人不成反害己,咎由自取。來啊!

衙  役       在。

知  縣       將金羅漢押下,重重責打四十棍,然后趕出公堂。

衙  役       是,押走。

               【金羅漢垂頭喪氣下。

 知  縣      大龍。

大  龍       大人。

知  縣      你雖無殺人之實,卻有殺人之心,本該嚴加懲罰。本官念你年紀尚

                幼,且屬初犯,不再追責于你。

大  龍      謝大人。

知  縣     退堂。

眾  人     謝大人。

            【燈暗。

——幕落——

局  母子回鄉

              【幕啟。錢塘郊外,大龍背著包裹,攙著桐花上。

后  臺     (伴唱) 陰霾散盡天放晴,

                              母子結伴回山鄉。

                              雀兒唧唧叫歡歡,

                             似喜浪子終回頭。

大  龍       娘親,慢走。

桐  花       嗯。

二  龍     (內)娘親,大龍兄,留步留步。

大  龍      娘親,是阿弟的聲音。

二  龍    (上)娘親,大龍兄。

桐  花      二龍,你怎么又追出來?

二  龍      娘親,孩兒不舍得您和大哥離開,你們再住幾天,再住幾天吧。

              (哭)

桐  花      二龍,我的好孩兒。

              (唱) 十六載日夜相伴,

         一朝分開心何忍?

         母子一場緣分在,

         兒你孝心娘永記。

         望你回府伴親娘,

         她正倚門盼你歸。

大  龍      是啊,阿弟,聽娘親的話,回去吧。

二  龍      哦—— 那好。大龍兄,娘親以后就交給你了。

              【桐花聽了,背過臉拭淚。

大  龍      大哥曉之,回去吧。

二  龍     (點頭)嗯。娘親,大哥,二龍去了。

桐花/大龍 (依依不舍)去吧。

                【二龍欲下又轉回。

二  龍      (跪下)娘親,大龍兄。

桐花/大龍 (扶起)去吧。

                 【二龍含淚下。大龍重新攙住母親,往相反方向慢慢下。

后  臺       (伴唱) 世有桐花潔白無瑕,

                                開在山間香飄萬里,

                                 香飄萬里。

——幕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fsalp.com.cn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2元彩票大乐透走势图连线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百度 310V大赢家比分 甘肃11选5 信康配资 福建36选7 辽宁11选5走势 安徽11选5官方 免费微信群哈尔滨麻将 打百搭麻将技巧 500比分直播完整手机版 快播av女优影院 好友一起打麻将的app 单机麻将四人无需联网 ncaa比分直播 青海11选5 怎么和微信好友打麻将 {$UserData} {$CompanyData}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百度 310V大赢家比分 甘肃11选5 信康配资 福建36选7 辽宁11选5走势 安徽11选5官方 免费微信群哈尔滨麻将 打百搭麻将技巧 500比分直播完整手机版 快播av女优影院 好友一起打麻将的app 单机麻将四人无需联网 ncaa比分直播 青海11选5 怎么和微信好友打麻将